在之前失控风险召回请愿被驳回以后,1 月 13 日,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 NHTSA 因为 eMMC NAND flash 失效会导致安全风险问题,要求特斯拉召回部分 Model S 和 Model X 车型,共计 15.8 万辆。这个事情很有趣,其实客观来看 NHTSA 对现有的问题是盯的,随着特斯拉这个体量累积起来,传统车企被召回的比照,也会落实到特斯拉身上。

 

01、跨度两年的拉锯

追溯整个时间轴,我们可以看到其实这个事情发生的很早,在 2019 年 5 月份开始, Model S、Model X 中中控屏,所使用的 NAND eMMC Flash 使用出现失效,它的失效后果不仅将会导致车载显示器异常;而且会导致车主因为 Flash,车辆部分重要的控制功能如空调控制、自动驾驶以及照明控制等都会出现问题。

 

 

在失去这个 MCU(Media control unit)以后,车辆虽然驾驶没问题,但是很多功能被严重影响了。这块 Flash 被用于定期更新特斯拉的车辆记录,由于大量的数据和 8GB 的容量不太符合,可用的储存空间变得越来越少,系统就会在旧的数据上覆写,持续更新更快耗损 Flash,最终导致整个损坏。

 

 

备注:2018 年以前的特斯拉 Model S 和 Model X 车款采用的 MCUv1 单元中,搭载的是 Nvidia Tegra Arm-based SoC 以及 8Gb 容量的 eMMC 内存(Hynix H26M42001FMR)

 

特斯拉处理这个问题也比较简单,通过更新固件更新来 flash 的擦写来缓解该问题, 在 flash 出现问题,车辆在保修期内的时候,特斯拉将会更换整块 MCU 电路板,如果超过保修期(通过 OTA 大法),车主需要自行负担更换费用,这笔费用包括零件更换和人员服务大约高达 1,800 美元。 这次 NHTSA 很坚决,召回原因是这些汽车存在触屏失灵问题,影响车辆的安全功能,比如除雾和倒车影像等,从而构成安全风险。 这次的程序是在 2020 年 11 月升级了一项安全调查,并在 1 月 13 日正式致函特斯拉提出此项召回要求。特斯拉须在 1 月 27 日前对此作出回应。如对召回存有异议,必须向 NHTSA “就其决定提供完整解释”。 从下述的定性来看,有几个地方值得注意:

 

1)特斯拉自己都确认了,由于选择的 Flash 8GB 不够用,所有的 MCU 娱乐控制器最终将不可避免地发生故障。按照 3000 次计算,整个寿命为 5-6 年。

 

2) 特斯拉对这个故障有自己的预测模型,从 2020 年到 2028 年每周 MCU 维修的预计数量,估计 MCU 故障的更换率将在 2022 年初达到顶峰,然后逐渐下降,直到 2028 年完成所有的替换。

 

3) 截至 2020 年 7 月份,目前 2012-2015 年的车型 MCU 的失效率在 14.2 – 17.3%,MY2016-2018 年的车型 1.9 – 4.1%,这个数据对应的 2399 例投诉和现场报告,7777 例保修索赔,以及 4746 例非保修索赔。

 

这里 NHTSA 出面,也就是让特斯拉把这个设计问题背了,是自己选择器件不当导致后期出问题,如果让消费者出钱 1800 美金,这事太坑了。所以管理机构的职责是盯着车企做出改进。

 

 

有意思的是,这次 NHTSA 做了对比,通过其他车企相似的问题,逼着特斯拉做出相似的行为。

 

1)没有图像引发的事故和车企的召回

 

 

2)除霜除雾功能问题引发的召回

 

 

3)ADAS 和信号灯功能引发的召回

 

 

从这个案例来看,其实用打造电子产品的模式来搞车最大的问题,还是在追溯机制。由于黑屏这种事情,都会在全球引发召回,所带来的成本,我们按照这里评估 1800 美金*0.6,每台车估计要 1000 美金,也就是 1.8 亿美金的损失。

 

小结:新势力从孩童长大,就需要按照既往的要求来看待。其实我觉得在全球把汽车质量看得这么重要,强推数字化在小规模是可以的,里面有很多潜在的损失,是被全球各国监管机构来裹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