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月 3 日晚间,5G R16 标准冻结,让 5G 网络能支撑更多行业应用。但运营商要实现 5G 商业成功,不仅发展新业务,还要保证 5G 时代语音等传统业务,减少 2G、3G 网络“成本包袱”。

 

众所周知,运营商语音业务从 2G/3G 网络承载,转向 4G 的 VoLTE 承载。过去一年,三大运营商都在积极发力 VoLTE 业务,其中中国电信表现格外抢眼。到今年 5 月,中国电信已累计实现 481 款终端支持 VoLTE 功能,VoLTE 用户更是达到 1.27 亿,预计今年底过 2 亿。

 

为何中国电信在 VoLTE 业务发展上发现迅速?这背后又有哪些秘诀?在近日召开的“GSMA Thrive·万物生晖 -LTE 峰会”上,中国电信科技创新顾问沈少艾就此进行了详解。

 

 

中国电信 VoLTE 商用三步走
在演讲一开始,沈少艾就直接切入主题,认为 VoLTE 大规模的商用,需要具备三个条件:


一是 LTE 的网络要实现与 2G 和 3G 网络相同的覆盖;


二是产业链要能提供支持 VoLTE 的终端产品;


三是,要有让用户买得起、用得好的 VoLTE 终端。

 

中国电信是如何做到这三点?据悉,中国电信很早就意识到 VoLTE 语音业务的巨大价值,在发展 4G 网络中,开始规划 VoLTE 网络、终端和业务,促进 VoLTE 商用普及。沈少艾详细介绍了中国电信 VoLTE 发展历程和重要里程碑。

 

2017~2018 年试商用

2017 年,中国电信为 VoLTE 发展奠定基础,逐步将 2G 和 3G 频谱重耕为 LTE 网络,并且在各个层面做好准备,将传统的 2G 和 3G 语音业务全面升级为 4G 高清语音业务。

 

2018 年,中国电信开始试商用 VoLTE。在试商用之初,中国电信颁布了 LTE 移动终端技术规范,对集采的终端提出了新的要求:2018 年 4 月 1 日起 3000 元以上的手机必须支持双卡双 VoLTE。

 

 

2018 年 6 月,中国电信在发布的《中国电信 5G 技术白皮书》中指出:对于语音业务,5G 实现全覆盖相对较难,为避免频繁切换,保持语音连续性,初期采用 SA 下的 5G 回落 VoLTE 方案,当 5G 网络覆盖性能全面提升后,再适时考虑 VoNR 等技术方案。

 

2018 年 10 月,中国电信宣布 VoLTE 正式试商用。为了全面加快 VoLTE 商用普及,中国电信采用了线上和线下的全渠道营销方式,来推动 VoLTE 商用。

 

2019 年规模商用

2019 年,中国电信规模商用 VoLTE。此时中国电信的 4G 用户渗透率已经达到近 84%,保持行业领先地位。

 

在 2019 年“中国电信智能终端技术论坛”上,中国电信发布了 5G 终端技术策略:为了提升语音服务升级,新上市机型必须支持 VoLTE,存量终端也必须全部升级默认开通 VoLTE,规划在 2020 年上市百元 VoLTE 手机,并实现 VoLTE 互通漫游。

 

经过前期努力,截至 2019 年底,中国电信累计实现 425 款终端支持 VoLTE 的服务,VoLTE 用户累计达到 8500 万。

 


2020 年成熟商用

2020 年,中国电信 VoLTE 进入成熟商用期。自从中国电信开通 5G 的网络后,截至 2020 年 5 月,累计实现 481 款终端支持 VoLTE 功能,VoLTE 用户达到 1.27 亿,预计今年年底用户将达到 2 亿。

 

 

在 5G 时代为了更好地发展 VoLTE,沈少艾介绍,在对终端功能要求方面,中国电信明确要求 5G 手机语音功能全部为 VoLTE,并全部取消 VoLTE 开关。中国电信还在力推百元 VoLTE 功能机。


中国电信 VoLTE 成功的三大秘籍
中国电信在 VoLTE 领域发展多年,之所以在 VoLTE 推广上能够迅速发展,主要是因为三大秘籍。

 

秘籍一:打造出用户认可的高质量 VoLTE 网络

VoLTE 技术本身具有多个优势,不仅实现用户游戏或观看影片的同时接听电话功能,还能在降低用户拨号后的等待时间,减少接入时延。此外,VoLTE 能将音视频等内容通过移动数据网络上的专用通道进行传输,大大提升通话质量。中国电信重点建设的 VoLTE 网络质量优秀,支撑起了用户的语音需求。

 

秘籍二:积极推出普及型 VoLTE 终端

目前有两大群体更加渴望百元 VoLTE 手机终端。一类是低收入地区,及老年手机用户。另一类是那些只经营 4G 和 5G 网络的运营商用户。

 

据统计,全球约有超过 30 亿人每天的生活费不足 2.5 美元。这类人群使能通过低价位的终端实现从 2G 网络迁移至 4G 网络。此外,全球老年人口数量在增长,此类用户接近 10 亿,约占全球人口的 12%。这些老年人需要寻找更简单的非触摸式外形,只对稳健连接性、基本信息和紧急访问三大功能有迫切需求。

 

在笔者看来,中国电信低端 VoLTE 终端战略符合市场需求。中国电信为满足老人、儿童及低端市场需求,积极发展百元 VoLTE 低端机。

 

沈少艾介绍,为推动 VoLTE 终端普及,2020 年中国电信积极推动百元 VoLTE 手机上市,其中包括打造 100 元和 199 元两个价位纯 VoLTE 功能机,实现替代现有 2G、3G 功能机用户的用机需求。

 

 

秘籍三:多年生态平台构建,与生态伙伴合作共赢

中国电信通过多年打造的“天翼智能生态博览会”,构建起中国电信与生态产业各合作伙伴的共享平台。据悉,该博览会从手机交易演变为智能生态的合作,实现了生态圈内合作伙伴的共创、共赢,打造丰富的 VoLTE 终端,最终赢得了 VoLTE 业务的爆发。

 

沈少艾,VoLTE 百元机想要快速发展,除了运营商推动以外,也离不开芯片厂商、ODM 厂商、手机厂商、操作系统厂商之间的产业合作和积极行动。在笔者看来,中国电信要求终端厂商取消 VoLTE 开关,直接开通 VoLTE,就是与伙伴紧密合作、步调一致的表现。

 

在普及型方面,中国电信联合芯片厂家向紫光展锐和奥杰科技,终端厂家百合、ZTE 守护宝、老来宝、RichEast 等合作伙伴,推出了百元档 Cat1、Cat4 纯 VoLTE 功能机,最终实现了 VoLTE 手机与 GSM 手机相同价位及相似功能。


观察:借鉴领先者经验,VoLTE 还需再进一步

通过上述分析可以看到,中国电信在 VoLTE 方面的经验行之有效,值得全球运营商借鉴。面向未来,沈少艾表示,中国电信将推出 VoLTE 互通漫游,包括国内运营商之间互通以及国际运营商的互通。中国电信希望能够继续与全球运营商保持通力合作,减少数字鸿沟,实现可业务持续发展。

 

尽管中国电信等运营商在 VoLTE 取得不少成绩,但笔者认为,中国运营商依然要重视 VoLTE 的推进。工信部统计数据,截至 5 月底,我国移动电话用户为 15.92 亿户,其中移动互联网(3G+4G)用户 13.19 亿户,2G 用户为 2.73 亿户,2G 用户规模占全网用户规模的近五分之一。如何让更多用户从 2G 迁移到 4G,产业任重道远。

 

值得一提的是,更加完善的 LTE 网络覆盖、更多样的用户迁移策略的以及更多普及型 VoLTE 终端,将吸引用户迁移到 VoLTE。目前运营商投资 VoLTE 也支撑了未来 5G 语音发展,因为 VoLTE 是 5G 时代语音必备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