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连接器行业处于稳步上升期,随着下游产业的发展和连接器产业本身的进步,连接器已经成为设备中能量、信息稳定流通的桥梁,总体市场规模基本保持着稳定增长的态势。根据Bishop Assiciate 预测,至2023 年,全球以及我国的连接器市场将分别超过900 亿和300 亿美元。其中,以中国及亚太地区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呈现强劲增长,成为推动全球连接器市场增长的主要动力。

 

连接器企业先发优势不足,客户拓展及产品前瞻布局是核心

应用市场的需求是否旺盛及供应链是否畅通,直接影响连接器的市场表现。虽然疫情影响了当前连接器市场的表现,连接器需求增长仍是大势所趋。随着5G通讯、计算技术和新能源等新兴产业的发展,下游智能手机、物联网产品、工业机器人、自动驾驶汽车、新能源汽车等市场迅猛发展,电子元件行业的更新换代也在不断加速,未来连接器赛道市场空间十分广阔。

 

 

但值得注意的是,连接器行业并非处于强者恒强、一劳永逸生态。连接器市场与下游产品强相关,起始于同一赛道的连接器企业,先发优势难以保持,容易出现企业“后来者居上”:在高度定制化特征下,连接器市场对新兴厂商的规模与产能要求较低,客户拓展能力及高质量下游客户的绑定成为超越同行厂商的关键;对材料技术要求不高使得新兴厂商更易实现突破;快速产品迭代特征亦成为新厂商能够切入新客户产业链的基础,同时对连接器公司把握产品技术趋势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下游新兴市场将成新增长点,推动连接器细分行业持续发展

通信连接器:5G、数据中心
连接器作为通信设备中不可缺少的重要配件之一,在通信设备中价值量占比较大。同时通信行业是连接器第二大应用领域,也是未来连接器应用增速最快的市场。随着我国数字化转型和5G建设有序推进,通信网络新建、设备扩容、升级势在必行,带动连接器向高速化发展。

 

未来随着5G的部署及自动驾驶汽车的大规模推广,电信和数据通信领域连接器机会有望快速发展,包括通信设备高速背板连接器、400G高速数通接口、高端射频同轴连接器光纤连接器以及5G基础设施的高速、高可靠的连接器产品。

 

预计在5G 驱动下,通信连接器有望实现量价齐升,带来市场空间大幅扩大。同时数据中心的设备升级将增加对高性能背板和夹层连接器以及电源接口的需求。大量增加的数据流量输送和回程将需要新的高速互连连接器,包括SFP、SFP 28和QSFP28 以及光纤贴片线和跳线等。

 

汽车连接器:电动汽车、智能驾驶
汽车领域是全球连接器最大的市场。随着汽车智能化的不断进步,除了原有发动机管理系统等设备需要连接器的数据连接外,更先进的车载娱乐系统、智能驾驶系统等对于连接器的需求愈加旺盛。预计2025 年全球汽车连接器市场规模将达到 194.52 亿美元,中国汽车连接器市场规模将达到 44.68亿美元。

 

传统汽车单车连接器种类约有一百多种,数量约为500个,主要集中应用在发动机管理系统、安全系统、娱乐系统等方面。而随着人们对汽车安全性、环保型、舒适性、智能型等方面要求的提高,汽车也将使用更多品种和数量的连接器。

 

以电动汽车为例,汽车内增加了电池组、逆变器、DC-DC 控制器等,涉及自动驾驶的还需要增加传感器,这些方面都大大增加了连接器的用量。数据显示,新能源汽车单车使用连接器数量在800到1000个,远高于传统汽车的平均水平。配套充电桩中同样大量使用了连接器产品,且充电桩连接器价值占比较大。

 

工业连接器: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

随着中国智能制造产业发展,智能化设备终端对连接器承受严苛环境能力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连接器不仅要具备卓越的性能,能够在苛刻的工业环境中使用,还要满足使用者对智慧控制设备的多元需求。而传统连接器难以满足市场需求。在这一背景下,重载连接器的市场将被扩大,对连接器厂家而言或将成为新一轮机会窗口。

 

工业4.0与工业自动化的到来,意味着更多的智能装备和机器人将会被广泛应用到各种生产领域,其需求量表现为稳定且快速的增长趋势。其中,核心智能装备及机器人对连接器的应用要求很高,更多的“高精密、高性能”的连接器将会被越来越多地应用到这些智能装备及机器人领域。

 

且工业互联网对于连接器行业的意义不只是为自身的生产、管理、服务等提高效率,而是要在数字化经济中打开一条新的通道,这就要求连接器企业为客户提供工业互联网下的解决方案,帮助客户实现数字化的变革。

 

“国产化+内循环”,连接器产业链企业顺势而为

目前,高端层面的连接器生产技术主要是掌握在国外厂商手中,受到中美国际形势和疫情的影响,国内连接器产业链逐渐开启了国产替代路程,整体进行升级换代。国产化一方面是我国的制造业降低对国外产品或技术的依赖性、往高端水平发展的机会;另一方面顺应“内循环”趋势,它将带来内需市场的增大,给予国内中小企业更多成长的机会。

 

总体来看,中国本土连接器厂商可分为国营和民营两种,国企一般主打航空、军用及工业级产品,代表有中航光电、四川华丰、航天电器等。民企主要扎根在消费类电子、汽车以及通讯市场,阵营代表主要有立讯精密、得润电子、长盈精密、江苏吴通、宁波凯峰等。

 

其中,部分连接器企业研发能力和国际巨头的差距正在逐渐缩小,并且在成本、反应速度、贴近客户等方面拥有较大的局部优势。近年来,出于成本控制、贴近市场等考虑,国际连接器巨头在部分尖端产品上开始与拥有较高精密制造能力和快速响应速度的国内连接器企业合作。这不仅扩大了我国连接器的市场空间,还将先进的生产技术、管理方式引入国内企业。优秀的连接器生产企业成为下游制造商的合格供应商后,获得了业务和技术上长足进步的机会,从而推动了国内连接器产业的整体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