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关于小米要上市的传闻层出不穷,从雷军各种“辞官”,到雷军点赞 CDR,再到曝出的河南销售团队裁员事件,处处透露了小米正在筹备上市。此前并不渴望上市的雷军现在好像也改变了主意,即使目前小米资金充裕,也希望能通过上市融资以达到市值最大化。

 

2016 年年初,雷军曾非常肯定地表示小米 5 年之内不会上市;之后时间点延长至 2025 年。但随着小米触底反弹,走出“中年危机”,雷军对上市的说辞也随之改变。去年 11 月,雷军谈到上市的时候没有再强调期限,而是用了一个比较含糊的表述—“会在业务比较舒服的时候 IPO。”虽然小米官方没有明确表态,但近期所有的迹象表明,小米已经在紧锣密鼓的准备 IPO 了。

 

 

雷军辞去多个职位 简化上市审核流程?

去年 11 月 27 日,重庆市小米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法人变更为小米联合创始人兼高级副总裁洪峰。

 

今年 3 月份,小米旗下的北京小米支付技术有限公司法人从雷军变更为洪峰,小米支付的全资股东由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变更为美卓软件设计(北京)有限公司,而雷军则是美卓软件的天使投资人。

 

而在小米体系之外,雷军也不间断“批量”辞去多职。在去年 6 月及今年 3 月,雷军分别卸任欢聚时代、猎豹移动董事长席位,去年 12 月迅雷董事长则从邹胜龙变更为主管小米电视业务的高级副总裁王川。至此,雷军也不再是其他上市公司董事长或法人的身份。

 

对此,业界分析认为,雷军密集辞职,是为了避免在资产盘点时出现过多的关联交易嫌疑。尤其是小米如果计划也在 A 股同步上市的话,更应该厘清一些关联交易的嫌疑。毫无疑问的是,雷军辞去多职,必然有利于 IPO 的进度,省去很多中间程序。

 

工商资料显示,纵使接连辞去多个职位,目前雷军仍是 15 家公司的法人,51 家公司的股东,128 家公司的高管。在此之前,雷军已经卸去 37 家公司的法人。

 

雷军点赞 CDR 但拒谈小米 IPO 计划

富士康的快速过会,让人们对于国内资本市场的 CDR 模式越来越期待,当然背后是独角兽企业的回归,中国经济也需要这些独角兽们来撑起另一片改革的浪潮。

 

事实上,内地监管鼓励新经济企业在 A 股上市的制度改革已经是暗流涌动了,中国存托凭证(Chinese Depository Receipt,即 CDR)、同股不同权等制度改革预期逐渐浮出水面。对于那些互联网新贵来说,这显然是一个新的发展机会。

 

面对如此利好的政策,小米当然是表示支持啦。“这是一个很好的主意,一项很好的政策创新。”雷军在接受采访时说道。但对于自己的公司的 IPO 计划和它是否会发行 CDR,他拒绝发表评论。

 

40 名员工裁员八成,真只是常规操作?

 

 

AI 财经社消息称,小米于 3 月 30 日解散了位于河南的一支营销团队,该团队 40 多名员工中,大约 80%的员工遭到辞退,其中包括部分刚刚递交转正申请的员工。

 

据多名被辞员工介绍,他们于 2017 年 10 月前后,与小米签订了三年的劳动合约,双方的合约将会终止于 2020 年。不曾想,2018 年 3 月 30 号,这 40 余名员工中的 30 多位,就接到了小米的辞退信。根据另一名被辞员工林泉(化名)的说法,剩下的十几名员工,将放在第二批次被辞退,目前辞退消息还未到。

 

小米方面对于裁员事件作出了回应,表明这属于正常的工作调整,河南团队并没有解散,被辞退的人因为不符合公司的要求,没有达到转正的标准。

 

这些当初被招聘用来发展线下渠道的团队真的因为不达标而被辞退吗?也许只是上市准备的牺牲品吧!毕竟大部分公司上市前的常规操作都要做人才结构优化。

 

做决定的时候

小米 2015 年还亏损 9.8 亿元,2016 年盈利 9.13 亿元,2017 年盈利预计可达 75.82 亿元,利润率 6.5%,2019 盈利年有望增至 188.31 亿元。2016 年 -2019 年这四年间,小米净利润的年复合增长率可达 174%。

 

数据显示,小米凭借着自己的“薄利多销”和生态圈的布局,现在仍处在高速增长期间,但智能手机已经过了最辉煌的时代,全球智能手机的增长也已经开始出现下滑,竞争的格局也在不断演变,小米必定要做出自己的选择!

 

尽管雷军依旧对于上市一事不露声色,但是雷军和小米的一举一动却备受关注。当人们对于手机的迭代不再那么热衷的时候,其实也预示着这个市场或许即将带来新的改变了。再有利好政策的加持,这时候如果再不上市的话,或许也将会错过最好的上市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