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列表

《小王子》读书笔记
发表于:2013-12-11 09:08:11 | 分类:思想与读书
浏览( ) | 评论( )

如果我是坐在宁静乡村的田沟边或者星空下,比起在现在颠簸的公交车上,小王子可能更会打动我。虽然作者说,将这本书献给成年人,但是,它仍然更适合给孩子看。也许是因为都市的忙碌生活让我的心布满尘垢吧,对我来说,小王子美好得太不真实,需要一种将童话变成现实的力量才能维系这种美好,跟着小王子的脚步,我回到纯真和充满想象力的童年,可是却无法在其中找到未来的出口。

《我的母亲是纳粹》读书笔记
发表于:2013-11-27 15:28:02 | 分类:思想与读书
浏览( ) | 评论( )

我认为,作者有些残忍。作者的母亲,是一个纳粹党成员,而且是集中营的最强壮最残忍的工作人员。她抛弃了自己的一双儿女,投身纳粹事业,因此,女儿一生都无法原谅她。这本书讲述的就是,当母亲九十岁高龄时,她和女儿郝尔加(也即作者)见面的情形。郝尔加恨母亲,既是因为母亲的抛弃,也是因为她为母亲的事业而羞耻。狂热、刻薄、恶毒的母亲让她无比厌恶,以至于在母亲九十岁高龄时的会面,她仍无法释怀。郝尔加在文中说:“让我走,妈妈……不,我不恨你,我只不过不能爱你。”也许是因为战争的记忆太遥远,也许是因为没有亲身经历这样的母亲带给自己的伤害,我对这位母亲却几乎没有憎恨,而是为她感到深深的惋惜和同情。投身纳粹事业,并不都是母亲的原因。在希特勒的领袖光环和社会狂热气氛的煽动下,普通人很难从那股洪流中抽身而退,就像国内对毛的崇拜一样。而且,作为不愿意将自己的一生耗费在仅仅是照顾丈夫和孩子的家庭琐事上面,而是希望有自己的事业和理想的女性,纳粹有着强大的吸引力,它让郝尔加的母亲感觉到,人生是有价值的。郝尔加的母亲为丈夫不理解她而痛苦,也为丈夫和她离婚娶了另外的女人而痛苦,虽然这种痛苦表现为她对

刘小枫《沉重的肉身》读书笔记
发表于:2013-11-16 17:44:03 | 分类:思想与读书
浏览( ) | 评论( )

TD P { margin-bottom: 0in; }P { margin-bottom: 0.08in; }“在现代人的生命感觉中,个人自身的死感回到了自己身上,不再借居在身体之外的观念或智慧中。就在身体化的死感通过灵魂身体化回到个体人身上时,性感一同回到了个体人身上。当个人的身体在世是由超然世界的宏伟设想或宇宙性的智慧理性来负担的时候,个人的性感与死感一样不身体化的敏感。个人人身离开了超然世界的宏伟设想或宇宙性的智慧理性,个体灵魂才随个体人身的生成而生成,并开始面对自己赖以栖身的身体的爱欲。从前,不仅个体身体的死,而且自己身体的爱欲也是 由宗教的来世承诺或理性的宇宙秩序(利维坦式的灵魂)来负担的,一旦人摆脱了利维坦式的灵魂,拒绝了形形色色的、不属于自己身体的超个体灵魂,个体灵魂的 直观就使身体的性感身体化了。身体自身没有直观自身的感觉的眼睛,身体的影子才是这样的眼睛。” 好吧,这段话读起来想当晦涩。用通俗一点的话来解释(我的理解)就是,从前,人生存的价值是为国家做贡献、学习马克思主义造福社会,或者普渡众生等等,而人自身是没有价值的,只有从事伟大事业的时候,才有价值。 这种情况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