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比特币矿机第二大生产商,之前的主营业务为比特币矿机及销售,近两年来也一直在尝试转型,试图“区块链+AI”两条腿走路。

 

边缘 AI 芯片成新业务落脚点

2013 年因看到区块链方面的机遇,嘉楠科技随即成立,并于当年推出了全球首款基于 ASIC 的区块链计算设备。

 

往往在功耗、性能、成本之间是可以进行一些权衡置换,但以区块链、AI 为代表的新计算类型并非如此,会对功耗、性能、成本都同时有着非常极限的要求。

 

嘉楠在芯片设计上积累的方法和经验完全能够应用在这些新型计算相关的 ASIC 芯片设计领域中。

 

 

2016 年进入 AI 芯片市场,而端侧 AI 芯片则是其目标。

 

彼时端侧芯片当时正处在爆发前期,不但拥有海量的应用潜力,对于性能和功耗也要更高的要求,这正是嘉楠科技所擅长的。

 

2018 年,嘉楠科技就推出了首款 AI 芯片,这也是全球最早量产的 RISC-V 架构商用边缘 AI 芯片勘智 K210。

 

具备视听一体、自主 IP 核与可编程能力强三个特点,能够支持及其视觉与及其听觉多模态识别。

 

在此之后的 K510 上引入了 GNNE,目标是希望能在这个芯片上把 AI 芯片的通用化做得更好。

 

 

推进“区块链+AI”战略

针对后期业务,目前在加大芯片及矿机产品的研发投入,为矿机行业下半场做好技术储备的同时,也在寻求算力交付方式的突破。

 

通过在工艺、产品和 SaaS 三方面创新,嘉楠科技未来将打造从芯片到算力交付的一站式解决方案。

 

从长远看,区块链+AI 作为转型符合行业大趋势,AI 作为战略投入是可以的,但就目前而言还是应以盈利为目的大力发展主营业务为宜,构建好专业壁垒。

 

在第二季度,完成了中芯国际第一代 N+1 制程比特币挖矿芯片的设计和投片工作,这是中芯国际首批成功投片的 N+1 芯片之一。

 

该芯片目前已经回片,预计在第四季度中期开始大量交付采用这种芯片的矿机。

 

不过,从 2019 年年报数据来看,公司 AI 产品的盈利性尚未显现,仍需大量时间和金钱的投入。

 

 

连续亏损下新思路任重道远

比特币减半后挖矿的代价越来越大,新的机型性价比并不好,市场对新矿机没那么认可。

 

2018 年之前,嘉楠科技主营业务一直为比特币矿机及销售。但直到 2019 年,其矿机业务在行业内的市占率并不突出。

 

2019 年上半年,按全球出售的比特币矿机的总计算能力衡量,比特大陆市场份额排名第一,而嘉楠科技与之差距较大。

 

财报显示:今年第二季度,公司总净收入达 1.78 亿元,同比下降 26.3%,环比增长 160.9%;净亏损为 1678.7 万元。

 

较 2019 年同期净亏损 2.63 亿元和 2020 年第一季度净亏损 3994.6 万元已分别收窄 93.61%和 57.98%。

 

截至目前,嘉楠科技绝大部分营收依然来自于矿机业务。尽管 AI 产品收入已大幅提升,但与其矿机产品收入相比,仍然是九牛一毛。

 

 

5 月份美股研究机构 White Diamond 发布针对嘉楠科技的做空报告,该机构指出嘉楠科技存在矿机利润率低、转型 AI 芯片业务失败、市值不合理等问题。

 

而公司官方声明中任期届满后,孔剑平和孙奇锋将不会寻求任命或参加公司董事会的选举,则显示出内部管理层面的隐性问题。

 

虽然嘉楠科技计划要用 3 年时间实现矿机和 AI 业务收入 1:1。

 

但事实上,还面临着业绩连续亏损、股价低迷的现状。在这样的背景下,其区块链+AI 势必任重道远。

 

结尾:

从长远看,区块链+AI 作为转型符合行业大趋势,AI 作为战略投入是可以的,但就目前而言还是应以盈利为目的大力发展主营业务为宜,构建好专业壁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