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Pico!你的主人是谁?”

 

自制超迷你语音助手—Pico

 

“他是稚晖君,毕业于电子科技大学,是个不折不扣的电子发烧友和科技宅,对软硬件都很感兴趣,目前在 OPPO 研究院 AI 实验室做算法工程师。”

 

在由 Supplyframe China 主办、得捷电子(Digi-Key)赞助的 Hackaday Prize 2019 China 大赛中,稚晖君携“自制超迷你语音助手 --Pico”一路走进 Hackaday Prize 中国区 top 6。

 

稚晖君

 

稚晖君,就是本篇文章的主人公,人称“科技教徒”。

 

“在学校的时候,从大二开始参加各种电子设计竞赛,也很幸运获得了大量奖项;大三的时候成立了自己的团队和工作室,从事嵌入式软硬件和机器人项目的开发;研究生阶段和几个小伙伴一起组建了创业团队并成立公司,获得了一些投资从事尖端机器人相关技术的研发;从 16 年开始关注人工智能相关技术,也见证了整个 AI 行业的快速发展,目前正以此为职业深入研究;同时,从 2015 年开始撰写维护个人技术博客,在网络上也发布有众多开源软硬件项目;最近开始使用知乎和 B 站等平台创作,目前仍在快速学习与成长中,请大家多多指教。”稚晖在向笔者的采访回复中,如是道。

 

多年来混迹开源创客圈子的缘故,稚晖对 Hackaday 并不陌生,把作品开源给感兴趣的人是其参加 Hackaday Prize 的原因和动力,借此机会和平台开拓视野和思维,推动大众创新是其更进一步的追求。

 

电赛狂魔、B 站 up 主、知乎大佬 ... 每一层标签的转换或叠加,都暗含着这位科技教徒的蜕变。

 

自制超迷你语音助手—Pico

本着从硬件开始定制语音助手,且需要在语音助手上接入并控制自己的设备(自有协议),同时可扩展性还要好,方便后续软硬件的升级,此外希望设备很迷你 ... 的需求,稚晖耗时 5 个月设计了 Pico——一个解决个人使用智能音箱痛点的迷你语音助手小机器人。

 

众所周知,当前市面上已经有诸多成熟的智能音箱产品,亚马逊 Echo、GoogleHome 、苹果 HomePod,百度天猫精灵、小米的小爱同学…等等,他们作为一个智能设备控制中心,可以整合自家或合作伙伴生态链产品,同时还外带一些娱乐功能。

 

但是,目前市面上众多 AI 音箱背后的 AI 程度都还不足以让它们真正地实现“合理对话”,因此便催生了 Pico 的诞生。

 

 

Pico 主要有以下特点:

  • 自主设计的电路硬件,可以方便地增减需要的硬件模块,比如添加多麦模块、手势识别模块,删去不必要的蓝牙音箱功能等等;

 

  • 从最底层实现语音功能,所有代码都可以开放成 SDK;

 

  • 使用最常用的 Mqtt 协议实现自定义硬件接入,将语音识别结果用来控制任何东西(后期加入语义理解的话效果更佳);

 

  • 带一个 OLED 显示屏;

 

  • 极致小巧,仅仅比口香糖大一点。

 

从 Pico 的特点中不难看到,DIY 上述程度的语音助手项目过程十分复杂,对于开发中遇到的难点,稚晖向笔者指出,一方面,从整体项目来说,最难的是一个人把电路、结构、软件、算法、加工制作全部完成;另外,项目拆开来看的话,最难的是主控电路的设计,由于对作品的小巧属性有较高要求,于是自己设计主控板,过程中花了挺多时间,踩了很多坑,好在作品顺利完成,也学到了不少东西。

 

关于 Pico 作品的详细情况,由于篇幅原因,在此就不多做介绍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前往电路城查看,网址如下:自制超迷你语音助手 --Pico

 

一朝做创客,此生难回头

追溯稚晖的创客生涯,要从学校时期谈起。2018 年稚晖从电子科技大学毕业,在校期间,曾参加过全国大学生电子设计竞赛、飞思卡尔、挑战杯等多种竞赛,大概获得国际级奖项 2 项、国家级奖项 3 项、省级奖项 5 项、校级十多项,基本都是一等奖。

 

可以看到,稚晖参赛经验丰富,回顾当年历程,从最开始啃面包借元器件做比赛,到后面小有成绩再创立公司,无论是知识和认知层面的提升还是过程中积累的经验,这些都是其成长中难能可贵的养料,去滋养、去催化一名创客潜在的可能性。

 

一朝做创客,以后肯定是停不下来的。

 

对于接下来的创作计划,稚晖透露,接下来的 DIY 应该会走软、硬件、算法结合的套路,至于具体会是什么产品,还请大家期待吧。

 

稚晖本次参赛作品入选 Hackaday Prize 中国区前六强,但遗憾的是其作品及中国区参赛作品均未能入选全球前 20 强。对此,稚晖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国内外创客文化氛围有差异,国外有车库文化,很多人有时间精力和兴趣在周末折腾一些小项目;反观国内,相对来说生活节奏不太一样,创客文化主要流行在年轻一批之间,而这些年轻创客群体主要还是在学习阶段,所以不能要求他们有很好的创新性;而国内真正有技术、有资源的工程师一般都是在企业里面做重大项目,很少有精力或时间自己再去业余折腾,所以像我这样的奇葩可能还是有点少了。”

 

稚晖结合自身经历,道出了国内创客圈的现状和桎梏。对于未来的发展趋势,稚晖认为,在当前国家层面本就非常重视科技和创新兴国的时期,国内的创客群体只是需要一个创客文化普及的时间。假以时日,相信国内会有很多优秀的作品出现,去和全球更多的优秀作品同台竞技。

 

结语

每一个身份、每一段年龄、每一层标签,都有自身的局限或困惑所在。在访谈的最后,笔者把问题抛给稚晖,试图去捕捉当代优秀青年人,在追逐自我的路上面临怎样的困惑和阻碍。

 

“没有阻碍,真正的创客会想办法解决一切问题”,稚晖在自信和自负的天平之间摇摆,“困惑是时间太少了”,是稚晖给我们最终的答案。

 

可见,在“科技教徒”通往“科技教父”的路上,时间是桎梏,也是礼物。

 

11 月 23 日,HackadayPrize 2019 China 大赛颁奖仪式暨全球创客嘉年华活动将在深圳举办,一起来 Party 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