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西部时间 2021 年 1 月 13 日,英特尔宣布,其董事会已任命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为新任首席执行官(CEO),自 2021 年 2 月 15 日起生效。同时基辛格还将加入英特尔董事长会,担任董事会成员。他将于 2 月 15 日接任鲍勃·斯旺(Bob Swan)的首席执行官职务。

 

此次换帅,正值英特尔处理器工艺路线向更小节点(10 纳米 /7 纳米)转换而陷入混乱之际。消息传出后,英特尔的股价上涨了约 8%,达到每股 58.70 美元。

 

帕特·基辛格是位技术牛人。在英特尔工作了 30 年,成长为公司的首位首席技术官,是 80486 处理器的架构师。他共领导了 14 种不同的微处理器程序,并在 Core 和 Xeon 系列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并推动了包括 USB 和 Wi-Fi 等关键行业技术的创建。

 

换帅的背后

2018 年 6 月 21 日,英特尔宣布,首席执行官布莱恩·科赞奇(Brian Krzanich)与公司前雇员有“consensual relationship”,违反了公司相关准则而闪电卸任,自 2016 年起担任英特尔首席财务官(CFO)的鲍勃·斯旺(Bob Swan)临危受命,在担任了 7 个月英特尔临时首席执行官后,于 2019 年 1 月 13 日正式接任第七任英特尔首席执行官,他也成为英特尔历史上第一个非技术背景出身的首席执行官。

 

鲍勃·斯旺的上任让华尔街的众多分析师争论不休,有的认为英特尔需要强大的技术领导人,也有人认为财务背景的他也许能带给英特尔新的变化。

 

但事实上,自鲍勃·斯旺上任以来,尽管财务数据出现好转,但是英特尔的麻烦还是不断。10/7 纳米延迟表明英特尔在设计、架构和工艺三者之间的协调方面出现了问题。尽管之前英特尔先后在设计、架构方面出现过问题,但依靠工艺制程的优势也可以得以弥补;而现在却在尖端制程方面出现了问题,这将是非常不利的。而且在 7 纳米工艺中发现了一种“缺陷模式”,导致了良率下降问题。

 

在工艺制程方面,英特尔一向以满足最严苛的摩尔定律而闻名,在大幅缩小晶体管体积的同时,还导入全新技术,在产品性能提升方面一直超前对手。确实,英特尔发展前 50 年里,在工艺研发过程中,一直以世界首创的方式改进制造技术,包括铜互连技术、应变硅技术(2003 年)、高 K 金属栅(High-k metal gates,HKMG)技术(2007 年)、FinFET 技术(2011 年)。

 

英特尔在 2011 年率先进入 22 纳米 FinFET 工艺制程后,并于 2014 年率先完成 14 纳米工艺制程量产;由于各种原因,10 纳米的研发不及预期。于是 14 纳米工艺在 2014 年推出后被不断改进,2016 年量产 14+,2017 年量产 14++,以弥补 10 纳米延迟的缺憾。原计划 2016 年推出 10 纳米,直到 2019 年 5 月才正式推出;原计划 2021 年推出 7 纳米,由于发现了一种“缺陷模式”,导致了良率下降问题,现在看来又要延迟四个季度。

 

对此,2020 年 3 月,鲍勃·斯旺表示,重塑公司文化是领导英特尔转型的关键,重新思考几乎影响了英特尔业务的各个方面。(reshaping company culture is key to leading the turnaround at Intel. The rethink affects nearly every aspect of Intel's business.)

 

确实正如《纽约时报 New York Times》所说,英特尔存在问题,不仅限于跨城竞争对手 AMD 再次振兴,而且公司的文化需要修正。(Intel has a problem and it isn't limited to renewed vigor from crosstown rival AMD. The company's culture needs fixing.)

 

技术大牛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

帕特·基辛格,1962 年出生于宾夕法尼亚州罗伯索尼亚(Robesonia),1979 年获得林肯技术学院(Lincoln Technical Institute)电气工程专业副学士学位,1983 年获得圣克拉拉大学(Santa Clara University in)电气工程专业学士学位,1985 年获得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电气工程专业硕士学位。2008 年获选为 IEEE 院士。帕特·基辛格在 VLSI 设计,计算机体系结构和通信领域拥有八项专利,目前是国家安全电信咨询委员会(NSTAC)的成员。

 

2008 年因创作出版了《Balancing Your Family, Faith & Work》和《The Juggling Act: Bringing Balance to Your Faith, Family, and Work》,被威廉·杰瑟普大学(William Jessup University)授予荣誉文学博士学位。

 

1979 年帕特·基辛格以品质保障工程师(technician in quality assurance)的身份加入英特尔;1993 年担任副总裁,是当时英特尔历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2000 年 1 月至 2005 年 1 月担任首任首席技术官(CTO)兼高级副总裁;2005 年 1 月担任高级副总裁兼数字企业集团(Digital Enterprise Group,DEG)联合总经理,5 月因联合总经理 Abhi Talwalkar 离开,他全权负责 DEG 部门;2009 年加入 EMC,领导 EMC 的信息基础架构产品业务,担任总裁兼首席运营官(COO);2012 年 9 月 1 日担任 VMware 首席执行官,并加入 VMware 董事长会。

 

在英特尔工作期间,为 1980 年代至 1990 年代的个人计算机革命提供了所需的处理能力。帕特·基辛格从 8088 处理器的研发工作起步,历经 80186 和 80286 处理器的研发,到 80386 处理器的关键工程师之一,成长为 80486 处理器的架构师和设计经理。在管理 DEG 部门期间,他还领导 486DX2、奔腾、奔腾 Pro、奔腾 II、奔腾 III、奔腾 IV、Nehalem 等处理器的研发,可以说帕特·基辛格为英特尔处理器的辉煌成就作出了巨大贡献。

 

作为英特尔的首任首席技术官,帕特·基辛格领导开发了多项关键技术,包括 Wi-Fi 和 USB。这表明他不仅是一个有力的领导者,而且他知道如何掌握技术产品创作中所进行的实际工作的原理。

 

如此看来,英特尔在工艺受阻的情况下,还是选择了回归技术流。帕特·基辛格真是一个技术大牛。

 

帕特·基辛格在获悉任命后,在感言中表示,我永远感激这家公司,我加入英特尔时才 18 岁,很荣幸能在罗伯特·诺伊斯(Robert Noyce)、戈登·摩尔(Gordon Moore)和安迪·格鲁夫(Andrew Grove)的指导下工作,并且英特尔还帮助我在圣塔克拉拉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继续学业。我在英特尔的经历影响了我的整个职业生涯,在当今至关重要的创新时刻,以首席执行官的身份重返英特尔,将是我职业生涯的最大荣誉。我期待与大家一起继续塑造技术的未来。英特尔历史悠久,从 CPU 到多体系结构 XPU 公司的转变令人振奋,我们作为世界领先的半导体制造商的机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但是我知道我们可以继续加快创新速度,增强核心业务并为股东,客户和员工创造价值,我将尽快分享有关我对英特尔的愿景和战略的更多信息。

 

英特尔的历任首席执行官

按照英特尔的惯例,首席执行官退位,直接任命总裁为首席执行官就好了。50 年,英特尔都是这么干的。

 

从 1968 年到 2018 年的 50 年来,英特尔历史上只有过 6 位正式首席执行官,他们分别是罗伯特·诺伊斯、戈登·摩尔、安迪·葛洛夫、克瑞格·贝瑞特(Craig R. Barrett)、保罗·欧德宁(Paul S. Otellinii)和布莱恩·科赞奇。

 

除了罗伯特·诺伊斯外,包括联合创始人戈登·摩尔、安迪·葛洛夫、克瑞格·贝瑞特、保罗·欧德宁四位都是从总裁位置上被任命为首席执行官的,而且安迪·葛洛夫、克瑞格·贝瑞特、保罗·欧德宁在担任总裁前都担任过首席运营官。而布莱恩·科赞奇在被任命为首席执行官前是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

 

从这 6 位首席执行官的履历中可以看出,罗伯特·诺伊斯和戈登·摩尔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安迪·葛洛夫是公司第 3 号员工,而克瑞格·贝瑞特、保罗·欧德宁和布莱恩·科赞奇都是从毕业后就在英特尔工作的,一直没有换过公司。

 

也就是说,英特尔的首席执行官都是从内部挑选提拔的。

 

前 5 任首席执行官都会兼任一段时间的总裁,然后在退休前将总裁的位置交给公司董事会要着力培养的人,一般两年左右,总裁就会继任首席执行官。

 

45 年来没有变化。

 

布莱恩·科赞奇是个例外,在 2013 年 5 月 2 日,他当选了首席执行官。可总裁位置却交给了詹睿妮(Renée J. James)。

 

我们来看看英特尔 6 位首席执行官当选时的年龄,罗伯特·诺伊斯 46 岁、戈登·摩尔 51 岁、安迪·葛洛夫 56 岁、克瑞格·贝瑞特 59 岁、保罗·欧德宁 55 岁和布莱恩·科赞奇 53 岁。除了罗伯特·诺伊斯外,其他都是 50 多岁当选。

 

还好帕特·基辛格今年也才 59 岁,还不到 60 岁。

 

从 1968 年到 2018 年 50 年,英特尔只有 6 位首席执行官,可从 2018 年 6 月到 2021 年 1 月,两年半的时间,英特尔首席执行官却换了两茬。

 

但愿随着帕特·基辛格的回归,英特尔可以回归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