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家用的是STM32F103CBT6,现在采购的价格翻了5倍还要多,不过我们家用的量很小,还能够挺得住,那些采购规模大的厂商不替换的话就难了……”

 

1月6日,一位网友在贴吧留下了上述这段话。不同于2017年STM32价格上涨之后的愤慨,这一次MCU价格暴涨之后,舆论基调更多是无奈。此后在该帖子下,陆续出现了ST、NXP、瑞萨、Microchip、Diodes、华润微、汇顶科技、华大半导体等数十家MCU厂商的涨价通知。

 

这一轮MCU涨价潮是范围性的。我们也在群里看到一些吐槽:“就离谱,其他MCU涨涨价也算了,STM8003价格都敢翻倍了,必须替换它!”

 

 

然而,能够这样抱怨的人实际上都是“幸福”的,悲惨的是那些花钱都无法买到货的人!近两天大家都在热议Microchip的新闻:MCU交货周期延长到54周(按照365天计算,1 年=52.1428571429 周)。对此,有网友略显心酸地说到:“咋买个MCU比生孩子还难?”

 

缺货涨价,MCU供应难看似无解


一名采购朋友的话语道出了大家的心声:我这几天不怎么敢看ST、NXP这些公司的公告,感觉发出来的就是涨价,而到了自己这有钱都买不到货,越涨价越难买,现在真的是草木皆兵,四面楚歌了。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MCU供货周期超过了怀胎十月?

 

-疫情
对于这一轮MCU缺货涨价,疫情的影响广而深,从晶圆厂、制造厂到封测厂,由于疫情的影响均出现了产能波动。

 

很多MCU大厂将原材料工厂以及封装厂设在马来西亚。如果算全部的半导体产业,马来西亚的出口市场要排在中国、日本、韩国、新加坡和中国台湾的后面,但是当我们谈论亚洲的半导体封装时,马来西亚的作用便凸显了出来。

 

我们看一份statista的报告:

 

 

近几年,马来西亚在半导体制造的产值逐年递增,而产业核心便是封装。以市占比来计算,东南亚在世界封装市场的占比超过25%,大概在27%左右,而这其中有一半是马来西亚的贡献。

 

因为疫情,2020年上半年马来西亚也宣布过封国,英飞凌、ST、瑞萨、TI等国际大厂几乎都受到了影响,英飞凌还为此发过公告,这些几乎都是MCU供应大厂。

 

马来西亚在原材料方面同样是产业重镇。根据环球晶此前的公告,由于马来西亚疫情,用于MCU生产的6吋硅晶圆供应将会持续受到影响。

 

到目前为止,马来西亚的疫情都未见好转,从下图可以看出,截止到1月21日,马来西亚还有41087名确诊病例。

 

 

-材料和设备
前面我们提到,因为疫情位于马来西亚的晶圆工厂无法正常提供6吋晶圆,实际上从去年年初开始就满载的8吋晶圆一样持续缺货。统计数据预测,到2021年全球每月将新增22万片8吋晶圆,届时全球8吋晶圆的总产能将超过每月640万片。但是,这依然是不够的。

 

在8吋晶圆的消耗上,功率器件、电源管理IC、影像传感器、指纹识别芯片和显示驱动IC等同样因为下游市场回暖而供不应求,所以产业链也无法特别偏袒MCU。而从产业发展的节奏来看,晶圆制造厂商如信越、胜高、环球晶等从几年前就开始决斗12吋晶圆,也就是说8吋晶圆会增长,但也有限。

 

还有设备问题,8吋晶圆的需求暴涨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包括设备生产商。一开始很多公司扩产的设备都是二手的,虽然设备商又回头扩增了8吋晶圆的产线设备,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晶圆紧缺后设备商也会谨慎,而拿到设备的产线怎么搞到晶圆也是大难题。

 

从这个层面看,更落后的6吋晶圆生产和制造就更不容乐观了。

 

-罢工
这一波MCU缺货涨价潮中,ST的罢工事件也备受关注。

 

当地时间2020年11月5日,在ST管理层决定今年不给员工加薪之后,法国ST的三个主要工会CAD、CFDT和CGT在所有法国ST工厂发起了罢工。

 

目前ST的晶圆厂分布在法国、意大利和新加坡等地区,其中在法国有三大工厂,分别位于克罗勒(Crolles)、卢塞(Rousset)和图尔(Tours)。这几个工厂都有自己的特性:卢塞工厂是ST目前最大的8英寸晶圆厂,在2019年刚投入了14亿美元升级产线;图尔工厂是ST开发氮化镓工艺技术的主力工厂;克罗勒工厂是12吋晶圆厂,主要生产FD-SOI工艺产品。

 

ST的罢工事件被认为是这一轮MCU涨价缺货的导火索,但事件还没有发生的时候,MCU的供应就已经开始紧张,主要还是受疫情影响。

 

-需求
MCU供需失衡,汽车、工业和消费等领域都受到影响。

 

汽车市场,2020年三季度强劲反弹,环比增长达 57%。同时,不单单是汽车产量出现暴涨,单车的MCU需求也倍增。由于智能化趋势,单车搭载MCU芯片的数量已经由平均70颗增长为100颗。而根据市场分析机构预测,未来单车搭载MCU数量将达到300颗。

 

 

工业MCU的需求同样暴增。2019年,ST市场营销、传播及战略发展总裁Marco Cassis就曾表示:“ST将专注增长最快的工业应用市场。”确实,MCU是工业自动化的核心部件,在工业控制系统、过程控制系统、自适应控制系统、实时控制系统和数据采集系统中都发挥着重要作用。

 

此外,智能家居、物联网、安防监控、指纹辨识等领域目前都对MCU有倍增的需求。说到这里必须有但是,因为没有人知道这样的强劲需求是短期内的回光返照还是长久的。

 

-囤货
我们在这里也要提到囤货,这并非是一个贬义词。

 

实际上,每当有动荡市场的因素出现后,都会有人囤货。日本311强震后,下游厂商开始掀起囤货风潮,深怕被断链效应阻碍后续出货进度。在这之前,台系MCU厂商和日系厂商竞争并不激烈,但拉货刺激下开始竞争加剧。而市场上的MCU价格也同样走高。松翰、义隆、盛群等台系厂商都在这波红利中受益过。

 

回到当下,2020年上半年就有传出深圳华强北囤MCU的消息,基本是ST的产品,但后期由于二季度各分析机构对未来预期失准,加之疫情下ST供应也并未出现大的拖延,因此这波民间囤货被打压下去了,当时的论调是如何卖掉Q2的回货,以及如何消耗即将到来的Q3新入仓货。

 

但2020年三季度开始,市场强势回暖,终端大厂开始纷纷“屯粮”,市场余量被瞬间清空,而产业链中有货的人也必然会待价而沽,这让本就不充足的产能更雪上加霜。

 

从产业链上看,是疫情打乱了MCU产业升级的节奏,晶圆制造以及晶圆代工厂商现在做的是“逆生长”,技术创新才是他们更关注的,因此对于现有产线扩产是保守的,疫情让市场发展变得格外不可预测,没有人会赌这波需求在疫情下能够持续多久,因此短时间内的MCU缺货会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国产替代,难逃真香定律?


此消彼长,在国际MCU大厂纷纷表示涨价和交期延长的同时,国产MCU将迎来机遇。据统计,此前国产MCU市占比不足5%。那些面对国际厂商生产的MCU芯片缺货而愁眉苦脸,感叹“买MCU比生孩子还难”的人,实际上在他们的目光里是没有国产MCU的,在他们的潜意识中,始终带有国产MCU就是不靠谱的偏见,因此试都不愿意一试。

 

虽然在这波涨价潮中,国产MCU也有发布涨价通知的,但在全产业链都受到波及的时候,这样的行为是可以理解的。而我们必须要说的是,对于小批量用户而言,目前国产MCU的供应比国际厂商的MCU要靠谱的多,且服务更是高出几个档次,与其在等待中拖到项目失败,何不给国产MCU一个机会呢?

 

我们看看论坛中用户的反馈:

“自从晶圆短缺,ST的价格水涨船高,MCU大多翻了十几倍,于是国内很多对标ST的生产企业开始冒头,以不低于ST的性能,却远低于ST的价格开始面向客户。我们公司每月的MCU消耗量其实挺大的,但是从ST涨价以后就断开了ST的采购,转而投向国产MCU的怀抱,对于我来说,就是变成了代码移植的工具人。开始从ST向国产MCU平台的移植。不得不说,移植完成后突然觉得国产的MCU是真的香,物廉价美。感觉这波风潮过去之后,ST在国内的市场都被国产瓜分的差不多了。毕竟原先很多不做单片机的都开始转向这里了,留给ST的市场越来越少了。”

 

买不到MCU?何不看看这份国产MCU厂商清单:
1、    北京兆易创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2、    国民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3、    中颖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4、    华润微电子有限公司
5、    华大半导体有限公司
6、    上海复旦微电子
7、    上海灵动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8、    上海贝岭股份有限公司
9、    上海东软载波微电子有限公司
10、    深圳市中微半导体有限公司
11、    上海晟硅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12、    杭州士兰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13、    希格玛微电子
14、    深圳市汇春科技有限公司
15、    卓尔集团(建荣)
16、    苏州华芯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17、    龙芯 
18、    北京同方微电子有限公司(隶属紫光集团)
19、    杭州中天微系统有限公司
20、    珠海欧比特控制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21、    深圳市锦锐科技有限公司
22、    北京时代民芯科技有限公司 
23、    上海芯圣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24、    南京微盟电子有限公司
25、    安凯 
26、    上海芯旺微电子技术有限公司
27、    大唐微电子技术有限公司
28、    深圳宏晶科技有限公司
29、    深圳市智想科技有限公司
30、    上海山景集成电路股份有限公司
31、    上海华虹集成电路有限责任公司
32、    致象尔微电子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33、    钜泉光电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
34、    杭州万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35、    上海云间半导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36、    北京芯盈速腾电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37、    厦门联创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38、    深圳市爱普特微电子有限公司
39、    赛元微电子
40、    深圳市航顺芯片技术研发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