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今年3月,拜登总统就在病危的流言里如期参加了白宫组织的半导体与供应链峰会。

 

这是一次堪称美国汽车历史上最高级别的巅峰会晤,拜登与国家安全顾问Jake Sullivan一起,和参会的十余家跨国企业一把手共同探讨了芯片供应危机的应对之策。

 

 

“我们不能再等了。”

 

拜登很焦虑。面对通用、福特等美国本土汽车制造商代表,以及包括三星、谷歌母公司Alphabet、台积电和英特尔在内的科技公司高管,主持会议的拜登难掩内心的急切,他反复呼吁,投资半导体产业的复苏计划已是刻不容缓。

 

就在最近,白宫再次召开半导体峰会。

 

这一次,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Gina Raimondo)与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迪塞(Brian Deese)会晤了底特律三大汽车制造商,以及包括苹果、微软、三星、台积电以及英特尔在内的一众高管。白宫重申,工业制造领域依旧需要率先解决全球芯片短缺导致的供应链瓶颈。

 

 

白宫提到一个颇为敏感的话题。

 

雷蒙多在峰会上表态称,美国政府需要更多有关芯片供应链的信息,以提高处理危机的透明度,并进一步确定导致供应短缺的根本原因。最为关键的是,这一次的行动将十分强硬,雷蒙多宣称,美国有各种方法能让参与者交出数据,如果有必要,他们必定会采取行动。

 

01

商业数据的“鸿门宴”

与会的嘉宾们都傻眼了。

原以为白宫再次邀约了最顶尖的行业参与者,是为了解决芯片供应难题的“集思广益”,没想到,这是一场精心策划且极具算计的“鸿门宴”。

 

虽然美国方面宣称一切都是为了提升芯片供应链的透明度,但最终意图,是让这些最顶级的企业主动披露数据。按照美国商务部的要求,各个企业需要在45天内主动公布半导体供需的内部数据,虽然明面上宣称这是“自愿行为”,但如若这些公司不愿意配合,美国方面也可以通过强制手段获取企业材料。

 

 

——”我们也不希望像这样。”

 

——“但如有必要,我们将强制进行信息共享。”

 

这心机和态度,冠冕堂皇,却野心勃勃,还真符合美国一如既往的办事风格。把台积电视为“镇岛之宝”的台湾媒体们第一时间坐不住了,他们把台积电参加芯片峰会一事形容为“肥羊入虎口”,毕竟,45天内交出库存、订单和销售记录等最高级别的商业机密,这对任何一家遵守商业规则的公司来说都是无法忍受的事情。

 

 

吃相难看,但美国别无他法。

 

当下的美国有多缺芯?就在这个九月,美国副总统哈里斯(Kamala Harris)就曾亲赴东南亚,对芯片供应进行了深入考察,并直言“芯片供应问题十分真实”,透露了火烧眉毛的无奈。

 

今年以来,美国的汽车巨头通用及福特多次按下停产的暂停键,加剧了美国各地新车供应短缺,数据显示,今年8月美国经销商的新车销量和新冠疫情爆发前的2019年减少了72%。

 

与此同时,新车平均售价也已超过4.1万美元,创历史新高,且二手车价格也因此一路飙升。在北美市场长期热销的SUV等中大型车,无论是一线经销商还是二手车门店,门店一旦到货,立即被抢购一空,这是近几十年以来从未出现过的。

 

 

来硬的,美国为何这么急?

 

大家有没有发现,在前两次芯片峰会上,主角妥妥地是上任不久的拜登总统,但是这次唱主角的,却是商务部长雷蒙多。

 

有业内人士分析,雷蒙多此次之所以露脸峰会并官宣“狠招”,且不惜以霸权主义的形象示人,最大的因素,是自己承压了来自拜登总统的芯片供应指令。这一年来,拜登面对一塌糊涂的供应链问题,给麾下的几员大将都下达了关于芯片的KPI——

 

雷蒙多犯难了,必须采取非常措施。

 

02

“老大哥”启动“吸血模式”

没人愿意披露数据。

无论是库存、订单以及销售记录,对于任何一家企业来说都是机密级数据,我们可以试想一下,这些数据一旦被公开,结果会有多严重?

 

对于台积电这样通过缺芯危机赚得盆满钵满的巨头来说,最直接的负面冲击,就是削弱自身的议价能力和市场竞争力。当芯片成为稀缺品,库存与备货能力就是供货方议价桌上的谈判资本,相关数据一旦透明,是很难在议价阶段掌握主动权的。

 

 

来看看供应链的主要参与者——

 

生产商、客户与中间商。

 

数据移交了,透明了,被共享了,国家层面更容易量化交易之间的门槛与瓶颈,对于供应稀缺产品的三星和台积电来说,更容易在谈判阶段向美国客户式微。最终的结果,就是通过政府这双手,来保护极度缺芯的美国公司,特别是那些昔日被台积电等打压的制造业客户。据悉,美国正考虑通过使用《国防生产法案》(DPA),来强制三星、台积电等企业提交内部一系列数据。

 

 

美国此举,台积电最吃亏。

 

我们曾在《台积电不会背弃中国》一文中分析,在追述台积电历史的时候,几乎是等同于在回顾这家台湾半导体巨头与美国的强关联史。从表象上看,美国现在正在不遗余力拉拢台积电,而在内核上,台积电确实依赖美国。

 

过去几年的时间里,美国一直想要台积电在美国新设工厂制造芯片,但后者此前的态度一直是婉拒。直到去年5月,台积电终于对外公布了美国亚利桑那州建立新晶圆厂的计划,投资计划为120亿美元。但根据台湾方面的最新消息,新晶圆基地的前期成本可能被追加到接近360亿美元,几乎是既定经费的三倍。

 

深层动因是什么?美国已经让台积电从市场角度最依赖自己,现在还试图从产业角度进一步靠拢自己。

 

 

但是,美国有其小算盘。

 

有业内人士分析,在台积电赴美设厂之后,美国的下一步,极有可能就是慢慢削弱其在北美市场的力量。在接下来,极有可能采取各种方式,让台积电进行技术转移,让自己掌握相关核心技术和产业实力——

 

移交数据一事,就是强权的开端。

 

要知道,在具体操作层面,美国并不会真心实意推动台积电发展,“老大哥”衰落的时候只会想着对马仔“吸血”,故而上文中骨感的现实,台积电还将反复遭遇,甚至愈演愈烈。

 

 

美国此举,有点狠。

 

一方面,是如前文所说,这直接冲击到台积电、三星等美国市场的半导体供应商利益。

 

另一方面,则是其自私的操作实则延续了特朗普时期的“美国优先”原则,要知道,在半导体领域,这个国家其实还有欧盟与韩国等一众“盟友”,数据移交事件,极有可能会影响到接下来与诸多盟友的商业互惠关系。

 

只是,现在的美国已经踏出了极具争议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