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DRAM的所有信息
美光推出面向移动应用、业内容量最高的单片式内存

美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纳斯达克股票代码:MU)今天宣布推出业内容量最高的单片式 16Gb 低功耗双倍数据率 4X (LPDDR4X) DRAM。美光16Gb LPDDR4X 能够在单个智能手机中提供高达 16GB1 的低功耗 DRAM (LPDRAM),显示了美光为当前和下一代移动设备提供卓越内存容量和性能的前沿地位。

放弃自主研发留下惨痛教训 产业溃败成就“台湾存储教父”?

一个国家的高科技产业如果落后,就很容易被“卡脖子”。半导体芯片是尖端制造业之一,中国的芯片进口额已经超过原油进口额,成为第一大进口物资,每年的进口规模超过2000亿美元。在动态存储芯片(DRAM)方面,为了尽快突破技术垄断,实现独立自主,摆脱完全依赖进口的局面,近年来,中国大陆开启DRAM产业战略布局,引起行业关注。

BittWare对Eideticom进行战略投资并拓宽基于FPGA的 NVMe加速器产品组合以将EDSFF纳入其中

Molex旗下的 BittWare 公司是一家采用FPGG技术的企业级 NVMe 存储平台领域领先供应商,宣布将对 Eideticom 进行战略投资并开展协作 – 后者在高增长的新兴计算存储市场上是广受认可的领导者。

集邦咨询:2018年内存模组厂营收年增逾4成,前十大排名出炉

根据集邦咨询半导体研究中心(DRAMeXchange)最新全球内存模组厂排名调查显示,尽管2018下半年整体DRAM(内存)价格反转向下,但全年平均销售单价仍较2017年上涨超过10%,加上出货增加,带动2018年全球模组市场总销售金额达到166亿美元,年增41%。

将计算过程移步至内存里,这家公司有什么“骚操作”?

关于这个计算世界的一个关键的未来要素是移动数据。移动数据需要功率,以至于从内存中调用数据要比实际对其进行“计算”消耗更多的功率。这就是我们有缓存的原因,但即使有缓存,也需要对CPU进行广泛的管理。对于简单的操作,如位转移或和操作,目标是将计算能力转移到主DRAM本身,这样它就不必来回穿梭。

2018 全球闪存模组排名:金士顿稳居现货龙头

根据集邦咨询半导体研究中心(DRAMeXchange)最新全球内存模组厂排名调查显示,尽管2018下半年整体DRAM(内存)价格反转向下,但全年平均销售单价仍较2017年上涨超过10%,加上出货增加,带动2018年全球模组市场总销售金额达到166亿美元,年增41%。

全球 DRAM 连续下跌 9%,闪存业第三季度有望增长

DRAMeXchange数据显示,第二季度全球DRAM存储器产业的产值连续下降9%,而NAND闪存业则持平。 全球 DRAM 连续下跌 9%,闪存业持平

DRAM 价格走低成趋势,供大于求为原因之一
DRAM 价格走低成趋势,供大于求为原因之一

据DRAM Exchange最新报告称,DRAM市场正在降价、且趋势是会继续走低。

存储芯片市场在未来四个月里将走向何方?

作为半导体行业的三大支柱之一,存储器经过几十年循环往复的周期性发展,已经成长成为名副其实的电子行业的根源,甚至于有着决定一个行业生死的重要作用。眼下身处严峻的下行趋势之中,2019年上半年全球芯片销售额暴跌14.5%,罪魁祸首便是存储芯片。

SK 海力士重做 SSD:已发布 SuperCore 系列产品
SK 海力士重做 SSD:已发布 SuperCore 系列产品

说起韩国巨头SK海力士,大家肯定都知道他家的NAND闪存、DRAM内存芯片,不过其实在早些年,SK海力士还做过零售SSD产品的,只不过一直没有什么突破,就悄悄退出了,专心经营上游芯片。

全球闪存市场报告:三星仍位列第一,东芝断电事故影响巨大

继之前发布的2019年Q2 DRAM内存市场报告后,集邦咨询半导体研究中心今天又发布了Q2季度全球NAND闪存市场报告,主要是当季中闪存价格依然下滑了15%到25%。

韩国内存全球市占虽高,向日本出口仅占总出口额的0.5%?

韩国与日本之间的贸易争端已经持续了一个月了,韩国方面也态度强硬要对日本制裁,日前传闻韩国可能会以内存为武器制裁日本,不过韩国政府随后否认,称不会对日本采取内存断供的政策。

SK 海力士四段堆积 DRAM 量产时间确定:处理速度快 4 倍,耗电量减少 40%

SK海力士开发出了世界首个以四段堆积DRAM的HBM(高带宽内存)。与现有DRAM产品相比,数据处理快四倍,耗电量减少40%左右。计划从明年下半年在位于京畿道利川的总公司工厂正式开始量产。 

日本仗着半导体领先发出制裁,韩国如何反击?

与非网8月14日讯,自从7月4日日本宣布对韩国加强显示面板和半导体芯片所需的关键材料的出口管制至今,已过去了35天,从最初的极为紧张,到如今三星已寻找到合适的EUV光刻胶替代品,日韩双方之间贸易争端并未结束。

存储产品饱受周期波动影响,日韩之战下的 DRAM 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这一消息的推出,就让韩国半导体行业受到了震动。随后,三星集团实际掌门人李在镕、SK海力士首席执行官李锡熙纷纷赴日商讨材料供应事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后日韩又相互将对方踢出了自己的贸易“白名单”。在市场都在猜测,此举是否将升级日韩之间的矛盾之时,日本方面又宣布恢复部分材料对韩供应,但此时,韩国三星已经找了比利时作为“下家”。

韩国要用内存来制裁日本,这个算盘打得如何?

尽管日本经产省前不久表示会批准对韩国出口重要半导体材料的申请,但是日韩双方之间贸易争端并没有结束,双方依然态度强硬,都要把制裁进行到底。

兆易创新/华邦电子/旺宏等,国产存储芯片龙头企业是如何崛起的?

为了给对半导体产业链投资机会感兴趣的决策者、管理者等人士提供行业发展、成长机遇、全球产业规律等方面的参考,“芯师爷”将特别推出“芯财富——半导体产业链成长发展分析”。

上半年内存价格暴跌超过 50%,究竟何时才能迎来反弹?
上半年内存价格暴跌超过 50%,究竟何时才能迎来反弹?

随着日本宣布允许对韩国出口重要的半导体材料,持续了一个多月的日韩贸易争端有了缓和的可能,这也让全球内存及闪存市场面临的动荡缓和了,现在内存市场又要回到过剩的局面了,预计Q3季度价格还会继续下跌。

布满荆棘的 DRAM 产业发展之路:三大巨头的寡头垄断态势

2018年,全球DRAM市场规模为1000亿美元,其中三星、SK海力士、美光三大巨头市场占有率超过90%,呈现寡头垄断态势。近年来,在关键核心技术国产替代浪潮的推动下,中国大陆迎难而上,开启对DRAM的战略布局,力争在这一高端产业上有所作为。

今年76%的IC产品销售额将持平或下滑,存储器排名垫底

在经历连续2年高速增长之后,IC Insights预计DRAM销售增长率将在今年排名垫底,NAND闪存则是倒数二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