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 相关内容
  • 电子产业图谱
申请入驻 产业图谱

莫大康:中国半导体业面面观

2018/02/09 09:20 作者:莫大康
  • 3评论
阅读需 25 分钟
加入交流群
扫码加入
获取工程师必备礼包
参与热点资讯讨论

 

对于未来产业的发展,有如下不成熟的看法:存储器要集中,不能太多家,以及 12 英寸生产线不能太多,太分散,政府要积极引导,敢于直言,地方政府要量力而行,不能光顾项目上马,而忽视企业的盈亏,因为现阶段中国 12 英寸生产线能捕捉到的市场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竞争对手们己经聚集在中国,以及先进制程技术的提升尚需要时间,所以要实现盈利是十分困难的。 

 
中国电子报报道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咨询委员会于 1 月 25 日在京召开“2018 年度工作座谈会”,总结咨询委员会一年多来的各项工作,研究制定 2018 年的工作计划。
 
工信部副部长罗文,他说产业规模快速增长、核心技术取得突破、骨干企业实力增强、融资环境大幅改善。但是也要看到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还存在一些问题,主要体现为两个“没有根本转变”:一是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局面没有根本转变;二是产品结构仍然处于中低端的格局没有根本转变。
 
各抒己见  
对于产业的发展现状,站在不同角度看法各异。目前较为主流的看法,它们依 2017 年中国半导体业销售额可达 5,300-5,500 亿元,同比增长达 23.5%-26.8%,认为中国半导体业是一技独秀,再加上国內部分媒体的统计,如 2018 年半导体设备金额将超过中国台湾地区,居全球第二,以及近期全球开工的 12 英寸生产线中,至少有 10 条以上在中国地区等。
 
此等观点对于产业发展是正能量,符合当前潮流,有些不足是可能会盲目的乐观,导致未来的路方向不明。
 
显然,也有务实的观点,当电子报记者李佳师近期采访计算所龙芯的资深专家胡伟武时,题目是“大家都对中国自主芯片寄予了厚望,很希望了解目前中国在通用 CPU 芯片上与国外相比,有代次差别吗?现在发展到什么程度?”
 
胡伟武讲:“如果拿跑步来做比喻,原来我们是连他们的背影都看不到,现在能够清楚地看到了他们的身影,他在前面跑,我们在后面追。到 2020 年时,我们基本上可以看见他们的后脑勺和头发了。这个差距不是说技术上的差距,而是说体系上的差距、产业生态上的差距,当然技术上我们也有差距”。
 
它自己也有信心到 2020 年龙芯会成为新的产业体系里的重要企业,在党政军、能源、交通、金融、电信等行业做出自己的体系。到 2035 年时,我们可以和英特尔、AMD、IBM 等企业同台竞技,这个时间表也与我们国家实现现代化是同步的。
 
显然有时听些“刺耳”的观点,未必一定是不好,至少可以清醒自己,不要“妄自尊大”。如西方的“唱衰论”观点,在今年 1 月 26 日美国 EETIMES 资深主编 Rick Merritt 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半导体行业将陷入迷茫 China Forecast to Miss Chip Targets》引发我们的深思。
 
Rick Merritt 引用了 IC Insights 公司主席 Bill McClean 在公司年会上发表的预测:“中国在半导体行业的发展预期将会大大落空。到 2020 年中国半导体自产率将会达到 15%、2022 年达到 20%,这将远远落后于中国政府在《中国制造 2025》中提出的,到 2020 年我国芯片自给率将达到 40%,2025 年将达到 70%的目标。”
 
他作为一个有 38 年工作经验的半导体分析师,McClean 认为半导体工业的发展要远比其他行业更难。
 
半导体业发展“三步曲”  
中国半导体业发展的讨论,许多有识之士提出各种好的建议,再三权衡认为中芯国际董事长周子学的三步曲相对较为务实。
 
由于半导体业的复杂性,及中国的特殊地位,尽管从心情上可以理解希望产业能迅速突围,给中国争口气等,但是不能忽视产业发展的科学规律,以及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中有些深层次矛盾需要逐步解决,因此这个产业的进步,尤其是芯片制造业,在中国现有条件下,恐怕很难花 10 年时间就能崛起一个年销售额,如同中芯国际那样达 30 亿美元以上的企业。
 
周子学的讲话站得高,对于现状看得更加清晰,它总结为发展的“三步曲”:
第一阶段,依政府资金支持为主,至少要持续到 2020 年,让企业渡过生存期,逐渐在市场中找到竞争的位置;其次,用 5-7 年的时间由政府资本支持过渡到市场资本支持相结合,让企业适应市场节奏;最后,再用 5-7 年的时间让企业实现自主创新,真正自主决策,融入市场,进入发展快车道。
 
周子学董事长非常清晰,他站在中国半导体产业立场,首先企业要渡过生存期,三步曲总计约为 20 年左右的时间,才能进入自主发展阶段。主要的改变是投资主体将由国家资金,逐步过渡到依企业的自有资金为主,最终必须要脱开依赖于国家资金,这样的企业才能真正自主决策发展。
 
要达到“三步曲”的目标有两个主要方面,一个是企业要迅速的做强做大,以及另一个是政府要彻底的转换角色,让企业真正的自主决策。
 
结语  
站在中国半导体产业链观察,不单指是中芯国际,我们的差距可能更大些,所以周子学董事长的三步曲理论较为中肯,因为它不但需要产业链中的各类企业要齐头并进,而且相应的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大环境必需改善,两者之间是相辅相成的关系,所以用时会更久些。
 
观察中国半导体业的发展,总体上有三种心态,乐观,务实及悲观。显然“悲观”论调肯定是不可取,因为随着中国国力的强盛,相信只要坚持下去一定能成功,仅是时间早、晚问题。
 
现阶段的乐观思维可能要收敛,不能再膨胀下去,这个产业不可能“拔苗助长”。任何时候要务实,并不等于不积极进取,目前的国际态势不容乐观,各种可能都会发生,所以既要务实,又要大胆,要充分利用当前的大好时机。
 
资金是十分重要的,但不能夸大它的作用,现阶段可能更应该提倡重视产业发展的质量,而不是欢呼兴建有多少条 12 英寸芯片生产线。
 
对于未来产业的发展,有如下不成熟的看法:存储器要集中,不能太多家,以及 12 英寸生产线不能太多,太分散,政府要积极引导,敢于直言,地方政府要量力而行,不能光顾项目上马,而忽视企业的盈亏,因为现阶段中国 12 英寸生产线能捕捉到的市场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竞争对手们己经聚集在中国,以及先进制程技术的提升尚需要时间,所以要实现盈利是十分困难的。
 

更多相关内容

电子产业图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