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路上,一台出租车挥手即停,你拉门而入。不同于以往,这一次的行程没有操着地方口音的出租车大叔问你去哪,你也不用担心自己是外地人会被绕路。因为这辆车无人驾驶,行驶的路径是算法推荐的。

 

将思绪拉回到现实。当前,产业和大众普遍看好无人驾驶的未来,这个领域涵盖了所有的主要汽车制造商和谷歌、优步、华为等跨界科技巨头,德国在 2017 年就已经出台法律允许车辆自动驾驶系统在公开道路测试。然而,即便如此要在现实中大范围实现开篇的场景依然需要等待漫长的时日。

 

确实,大马路上的自动驾驶汽车目前还不能让人完全放心。即便是已经有一些成绩的特斯拉,依然会因为自动驾驶功能惹上一些“麻烦”。我们不去赘述特斯拉因为自动驾驶出过的事故,但当下的技术和道路水平没人敢让出租车方向盘离开师傅的双手。

 

尽管如此,自动驾驶或者无人驾驶在全球范围正在且仍将享受着巨额的投资。深入产业内部,我们总是能看到从业者沿着这条路砥砺前行。笔者很认可知乎上某匿名用户在回答相关问题的一句话,“辅助驾驶始于驾驶安全,无人驾驶终于经济效益。”当我们给无人驾驶划定一个范围,园区内、仓库里或者小区中……低速的无人小车已经开始出现,提高效率的同时也减少了人力资源成本。这个时代,人力成本经常需要很大一笔投入。

 

有了范围设定,规模实现开头这样的情景便不再是异想天开,而是某些企业案例的写实。让汽车像人一样用“眼睛”看世界,这是很多公司的愿景之一,注册在深圳福田的技术初创企业——普思英察PerceptIn)亦是一个“布道者”。

 

 

普思英察致力于为下一代计算平台和智能设备开发“眼睛和大脑”。公司创始人是号称“百大佬”之一的刘少山博士,离职前在百度负责无人车项目,并担任首席工程师。不过,初创的普思英察并没有直接进入无人车领域。先是做了智能扫地机器人,然后又开发智能服务机器人。后来,考虑到刘少山的背景,加之类似技术由简入繁,可以说做无人驾驶是普思英察的“命”。

 

普思英察是一个技术流的公司,倡导以乐高的方式做无人驾驶,DragonFly 计算机视觉模块是其中很重要的一块。 “我们用一年的时间将这个设备(视觉 demo)的软硬件细节都调整到一个不错的状态,还算是比较快的。” 普思英察 CTO 俞波博士在接受采访时说。

 

 

在当前的无人驾驶领域,探测距离远、成像精度高的激光雷达是很多整机厂绕不过的坎,被尊为无人驾驶的“千里眼”。然而,事实上一台不错的激光雷达的价格抵得上一台家用汽车,成本让现阶段搭载激光雷达的无人车很难“终于经济效益”,去完成大规模商用。

 

“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采用激光雷达,而是采用视觉加上毫米波雷达和超声波雷达配合。” 俞波这么说,定然很多人会将普思英察归纳到“特斯拉派”,和“谷歌派”道不同不相为谋。

 

 

不过,区别于特斯拉让带有自动驾驶功能的汽车在大马路上风风火火,普思英察的做法显然“稳妥”一些,小区、园区、景区等封闭场所在该公司的发展路线上优先级更高。对于普思英察而言,通过这样潜移默化的方式让人们接受无人车是公司的机会,比如俞波所说的随叫随到的无人零售车进行售卖和送货。

 

深圳是科技创新重镇,我们喜欢用国际视野去审视深圳公司的创新水平,哪怕是一家初创公司。对于中美无人驾驶领域的发展对比,俞波认为:“中国在无人驾驶技术上落后了一段时间,但是我们场景特别丰富,数据也比较多,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算法上有机会去做赶超。”走在这条路上,普思英察绝不会孤独,仅低速无人车领域的国内竞争者就不少,百度 Apollo、新石器、驭势科技、智行者、一清科技、高仙机器人、坦途智行……名单悠长,且都实力不俗。
 

----------------

总编推荐:由贸泽电子全力支持,与非网倾力策划推出的第一个产业纪录片视频系列《深圳 Style》,关注奋斗在深圳的电子产业内的创业者们。

 

如果你看过了上面的视频,会发现我们制作了中英文双语字幕,没错,除了与非网及旗下覆盖本土市场的网络集群,这一系列的视频,我们也会通过 Supplyframe 集团覆盖全球的网络平台进行发布。

 

我们的观众不止于中国,发出最强音,让中国电子产业者的声音触达更多本土和海外的行业用户,是我们对每一个有情怀、有实力的创业者和实业家的承诺。

 

如果你自认有足够实力,有故事,想说给人听,欢迎和我们联系,联系方式:editor@supplyframe.cn,或扫描下方二维码,留言请备注:创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