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外市场,电商发展的“瓶颈”之一就是物流配送,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对于人口密度并不是很密集的地区,配送是一道难题。尤其要核算成本的状况下,人力成本高的市场,配送费用将更高。这也是为何无人机要被物流公司引入的原因所在。电商企业对此也是蠢蠢欲动的。除了无人机之外,无人驾驶也被认为是和物流公司非常匹配的一种模式。我们关注到,包括电商企业对无人驾驶的引入也非常在意的,因为这种模式对他们的发展同样是非常重要的,无人仓储和无人驾驶的衔接对于电商的智能化匹配契合度非常高。

 

 

亚马逊高价收购 Zoox

 

近日,有消息称,亚马逊有意斥巨资收购自动驾驶企业 Zoox,涉及资金超过了 10 亿美元。对于亚马逊而言,虽然没有自己独立的物流公司,但是对于搭建可以匹配的物流配送也在计划之中。如果能够有自动驾驶被引入到物流配送中,那么对于提升自己的配送过程无疑是非常有助益的。更何况,如今的亚马逊生意做得如此之大,市值如此之高,贝索斯完全有能力在配送市场进行更高更好的升级匹配。有意思的是,特斯拉 CEO 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发推文称,亚马逊 CEO 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收购无人驾驶汽车 Zoox 的行为在“盲目模仿”。其实马斯克并不理解贝索斯对无人驾驶的布局,电商巨头并非对无人驾驶的单独布局,更多的还是和其主营业务的一种契合。

 

据悉,亚马逊已经同意斥资超过 10 亿美元,并购曾经创下美国初创自动驾驶公司单轮融资记录的 Zoox。对于自动驾驶而言,亚马逊也不是突然地心血来潮,因为早在 2019 年 2 月,亚马逊就参与了另一家自动驾驶初创公司 Aurora 的 B 轮 5.3 亿美元的融资。对于亚马逊来说,如果想涉足到自动驾驶领域,并购是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Zoox 和 Aurora 是目前仅有的可供并购的标的。Zoox 成立于 2013 年,此前累计融资 8 亿美元,估值达 32 亿美元。

 

值得关注的是,腾讯公司也投资了 Zoox,腾讯投资的是 Zoox 的最近一次融资。在亚马逊的版图中,无人配送无疑是非常重要的一环,也是亚马逊在意的环节,除了无人驾驶之外,亚马逊也开启了仓储无人化建设,如果能够引入无人驾驶之后,可以衔接各环节的物流,包括最后一公里的配送,这样也迎合了亚马逊战略体系对仓储物流无人化的需求。如果亚马逊能够成功收购 Zoox,那么就可以尝试各种可能。

 

 

困顿中的 Zoox 被收购也实属无奈

 

据悉,Zoox 目前主要是耕耘在乘用车领域的自动驾驶,该公司设计了一款用于城市地区载客的原型车。早在 2018 年 12 月,加州公共事业委员会给 Zoox 颁发了首张自动驾驶打车服务运营牌照。不过,令人遗憾的是,虽然 Zoox 取得了牌照,但是在其之后取得牌照的 Waymo 的运维能力更强,Waymo 在加州运营后,马上提供了超过 6000 人次的 Robo-Taxi 服务。Waymo 加州服务首月服务 6299 人次,但 Zoox 的发展却是举步维艰。

 

更主要的是,Waymo 宣布和沃尔沃合作,双方将共同开发适用于网约车、本地物流车、卡车和私家车的自动驾驶汽车,Waymo 成为沃尔沃汽车集团、极星和领克等的 L4 级别自动驾驶技术全球独家合作伙伴。这对 Zoox 也构成了极大的压力。

 

作为一家初创企业,Zoox 也曾是踌躇满志,不过发展中遇到的问题还是颇多,甚至管理层也是矛盾重重,如今的管理层对于 Zoox 的发展和融资逐渐陷入了一个困顿之中。这时候,或许被并购是最好的结局了。

 

亚马逊对于自动驾驶的构建也是由来已久了,在 2016 年,亚马逊在内部成立了一个无人驾驶技术研发团队。研发无人驾驶卡车及叉车,以进行货物运输。当初,亚马孙收购了一家研发无人配送车的初创公司 Dispatch。收购完成后,亚马逊以 Dispatch 团队为基础,组建了专门开发无人配送技术的研发实验室。到 2019 年 1 月,亚马逊的无人配送车 Amazon Scout 也正式亮相。

 

 

电商平台的无人驾驶情结

 

我们关注到,越来越多的电商平台,对无人驾驶也是“各怀心思”。京东、阿里巴巴,此外百度、华为都纷纷入局无人驾驶领域。此外,按中国工信部要求,2020 年基本 ADAS 自主份额要达到 50%。高级别自动驾驶的仿真路测也进入研发冲刺阶段。其中,百度公司在无人驾驶领域的国内市场是率先入局的,其 Apollo 技术框架顶层的 Apollo 仿真引擎拥有海量实际路况和自动驾驶场景,基于大规模云端计算容量,目标是赋予开发者“日行百万公里”的训练能力。2020 年 3 月,中国首个 L4 级自动驾驶开放测试基地在重庆开工,百度 Apollo 自动驾驶测试运营中心将设立,打造“虚拟仿真+封闭试验+开放测试”的全链条能力。

 

此外,2019 年 4 月,华为云发布了自动驾驶云服务八爪鱼(Octopus),提供模型搭建、训练、仿真、标注等全生命周期服务。2019 年 11 月,腾讯发布了自动驾驶仿真系统 TAD Sim,其卖点是使用专业游戏引擎、工业级车辆动力学模型、虚实一体交通流等技术,“让虚拟场景无限接近真实世界”。2020 年 4 月,阿里通过达摩院发布了“混合式仿真测试平台”。而谷歌旗下自动驾驶公司 Waymo 的仿真测试软件 Carcraft 并不对外开放,而是服务于自己车型的大规模测试,目前已完成 100 亿英里(161 亿公里)的仿真路测。

 

甚至在 6 月 27 日上午,滴滴出行首次在上海进行了自动驾驶网约车开放道路体验,并与央视新闻就全流程进行了一场长达 2 个多小时的直播。上海智能网联汽车规模化载人示范应用也宣布启动。公开资料显示,滴滴自 2016 年开始组建团队,投入自动驾驶研发测试。到 2019 年 8 月,滴滴将旗下的自动驾驶部门升级为独立公司。2020 年 5 月 29 日,滴滴自动驾驶公司首次对外融资,拿下了由软银愿景基金领投的超 5 亿美元融资。

 

相对于共享经济服务,电商企业杀入到无人驾驶领域,更多的是对最后一公里以及无人仓储之间的匹配,这是大仓储大物流的基本配置,包括无人机领域的研制应用,都是在智能化发展中必然经历的一环。亚马逊、沃尔玛、京东、阿里巴巴都是这样的构思和设想,而百度、华为、谷歌等互联网巨头对于无人驾驶市场的涉足是对未来智能出行的布局。在技术的演变中,科创企业在技术上的积累,随着 5G 网络的建设,也必然会进入到一个新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