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高度连接之后的真实世界正在被迅速地虚拟化,而虚拟的世界正在被迅速地真实化。”

 

元宇宙(Metaverse)应该是今年最火的科技概念没有之一。华尔街一个现象级的事件就与元宇宙相关:2021年3月上市的大型互动社区和多人游戏创作平台Roblox,估值一度从C轮融资后的40亿美元飙升至450亿美元,引发热议。这是第一家将“元宇宙”写进招股书的公司,被称为“元宇宙”概念股。

 

资本热衷于追逐风口不难理解。但为什么是元宇宙?它为什么吸引顶级风投的真金白银砸进来?为什么让全球科技巨头全部跑步入场?

 

什么是元宇宙?

 

“Metaverse”由meta和verse组成,meta表示元,verse 取自 universe,合起来就是“元宇宙”。这一概念指向的,是人类对构建未来空间的壮阔愿景。从概念属性来看,元宇宙结合了互联网、游戏、社交网络和虚拟技术等,所有这些技术融合在一起,造就了一种全新的、身临其境的数字生活。

 

在元宇宙的愿景面前,现阶段所有技术都成为基础,它是所有科技力量的集大成者。当这些基础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时,人们开始憧憬元宇宙,希望尽早在这一领域展开竞争优势。这显然值得科技公司神往、让资本愿意下注。

 

Roblox CEO有一段关于元宇宙的描述被记录进招股书:Metaverse是科幻作家和未来主义者构想了超过30年的事情。现在,随着拥有强大算力的设备进一步普及,网络带宽进一步提升,实现Metaverse的时机已经趋于成熟。

 

趋势果真如此吗?以各路玩家目前的布局来看,真的能到达元宇宙的彼岸吗?


国内外玩家有何差异?

 

国内外的元宇宙玩家,大概可以分为四股势力:科技巨头、工具型公司、内容型公司、UGC创作平台。

 

科技巨头以微软、苹果、Facebook为代表,这些公司不论在软硬件平台、内容生产等方面,都有涉足;工具型公司如英伟达、Epic Games,旨在提供底层算力和工具支持;内容公司以EA、Take-two为主,可以为游戏玩家提供第二种人生体验,且能进行虚拟交易甚至远程会议;新型UGC创作平台如Roblox、Garry’s Mod等。

 

国内涉足元宇宙目前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腾讯了。2020年底,马化腾写过这样一句话:一个令人兴奋的机会正在到来,移动互联网十年发展,即将迎来下一波升级,我们称之为“全真互联网”。虚拟世界与真实世界的大门已经打开,无论是从虚到实,还是由实入虚,都在致力于帮助用户实现更真实的体验。

 

从概念描述和发展愿景来看,全真互联网基本等同于元宇宙。业务布局方面,腾讯目前在游戏、社交媒体、电子商务等领域都有强大布局,初具了元宇宙的关键要素。

 

网易、字节跳动也都在加速布局元宇宙的核心环节。今年1月,3D化身社交平台Imvu的新一轮融资中,投资方就包括网易,该公司致力于在虚拟空间中创建真实的人脉关系。字节跳动也在今年4月,投资给代码乾坤近1亿元人民币,该公司主要产品是青少年创造和社交UGC平台。

 

从国内外对元宇宙的布局可以看出一些差异。

 

竞核研究组对元宇宙海外科技巨头的分析中,通过六大关键能力维度进行了对比。主要包括:新型硬件计算平台、社交网络、AR/VR/MR技术、AI技术、去中心化分布式生产力、内容研发。

 

苹果、微软、Facebook三大科技巨头在新型硬件计算平台、AR/VR/MR、AI技术方面,长板都很长;在视效/算力世界风头正劲的英伟达,在六大能力方面分布比较均衡,特别在AI技术、AR/VR/MR方面势头较好;两大游戏巨头EA和Take-Two则在内容研发这个维度上遥遥领先。

 

 

再看国内的元宇宙赛道,目前还未形成这六大维度的全面布局。在社交网络、AR/VR/MR、AI技术、内容研发、去中心化分布式生产力方面,有程度不一的投入和布局。但是,还有一个很大的差异点在于,在新型硬件计算平台这个处于关键底层支撑的维度,国内企业几乎没有涉足。


底层技术卡位,需要哪些关键支撑?

 

要讨论元宇宙底层的关键技术支撑,英伟达是个必须要探讨的典型。

 

今年4月的英伟达GTC大会上,黄仁勋首次公开提出了他对于元宇宙的想象,他的实现方案就是Omniverse。当时,披散着一头长发的老黄,目光灼灼,兴奋地说:“Omniverse 旨在创建共享虚拟3D世界,就像90年代尼尔·斯蒂芬森在小说《雪崩》中所描述的科幻空间那样。”

 

老黄强调:“Omniverse是打造元宇宙重要的组成部分,是我们最重要的平台之一,几乎结合了英伟达有史以来的所有工作。”根据他的释义,Omni来自于拉丁语,意为“全”、“所有”,Omniverse似乎含有全能宇宙之意,也代表了英伟达的元宇宙梦想:成为现实世界连接数字虚拟世界的入口以及基础设施,打造元宇宙的底层技术平台。
 

 

英伟达官网上关于Omniverse有一句响亮的Slogan:革新工作流程,创造协作和模拟的新时代。

 

根据英伟达方面的解释,Omniverse是专注于实时仿真、数字协作的云平台,拥有高度逼真的物理模拟引擎以及高性能渲染能力。这一平台完全开放、并且非常注重协同性,它基于皮克斯发明的通用场景描述语言(USD),因为USD已经是业界公认的未来流程协作的数据格式,搭建起的流程适合团队协作。并且,英伟达投入大量资源使其具有动态能力,让物理可以通过USD发生。而其应用场景,也绝不仅局限于游戏以及娱乐行业,建筑、工程与施工、制造业等都是涉猎范围。

 

从官方资料中对于以下三方面能力的概括可以看出,Omniverse的突出表现在于:能够实现实时协作、实时追踪、实时渲染的真实感。
 

 

梳理到这里我们不妨想一下:实时性仰赖什么?主要是强大的算力支持和流畅的工具体验。渲染的真实感又怎么实现?RTX,这是英伟达的傍身技艺,借助AI、光线追踪、模拟SDK等不断升级,实现了实时AI增强图形、视频和图像处理的强大功能。

 

基于过往这些技术积累,在处理大量数据或需要大规模算力的时候,Omniverse支持路径追踪及多卡GPU,能够结合RTX平台快速渲染、快速出图,也可以调用服务器上的多GPU算力。因此,Omniverse能够支持多人在平台中共创内容,使参与者能够创建和仿真符合物理定律的、与现实世界高度贴合的共享虚拟3D世界,就像用现实数据1:1创造的一个虚拟世界,即数字孪生世界。

 

在笔者一个多月前对黄仁勋的采访中,他提及了对元宇宙以及Omniverse的预测:元宇宙中的经济、Omniverse形成的经济体,将比物理世界中的更大,数字货币、加密货币都可以在元宇宙世界中使用。

 

他相信未来将会有更大的市场、更大的行业,更多的设计师和创造者将会在虚拟现实和元宇宙中设计数字事物。而只有在数字世界才能购买并拥有一件物品时(这个物品可以是艺术品,也可能是一辆跑车),它就形成了更为独特的吸引力,就会更加令人神往。这时,人们必不可少的一样东西就是引擎,这也是英伟达创造Omniverse的目的。

 

谈到这项技术对制造业、商业甚至整个社会的重要性时,黄仁勋的描述是,通过Omniverse,工厂和建筑都将有一个数字孪生模拟和跟踪它的实体版本。工程师和软件程序员可以模拟出新的软件,然后逐步应用到实际中。在现实世界中运行的软件都会先在数字孪生中模拟,然后再下载到实体版本中。

 

沿着这一思路可以想象到的是,如果Omniverse应用成熟,现实世界中的生产力将得到极大提升和改善。因为数字孪生意味着在工业化生产中,人们将能够通过虚拟世界的模拟,进行多次测试以及实验,降低成本,提升开发效率。

 

目前,英伟达有三大方向:计算、图形、AI,而Omniverse 正是打通了这三大方向,也拿下了通往未来的新船票。相比业界当前所说的宏大的元宇宙,Omniverse更注重落地,已经发布了企业级的Omniverse设计协作和模拟平台,宝马集团、Foster建筑事务所和WPP传播集团等在全球人员结构复杂的设计团队,已经对Omniverse Enterprise进行了早期测评。

 

Omniverse 并非只为元宇宙而生,是它本身的功能属性与元宇宙相吻合。


现阶段技术抢跑还是概念炒作?

 

对于元宇宙的理解,各方有各自角度:

 

科技巨头说,元宇宙是需要大量数据支撑、建立在算力之上的虚拟空间。

 

互联网公司说,元宇宙是未来网络空间的基石,是互联网与硬科技真正交融的未来之地。

 

社交、游戏平台则说,元宇宙可以实现现实世界中的“你”的另一个身份,实现虚拟和现实世界的交互。

 

VR/AR公司认为,在构建沉浸式的、栩栩如生的数字世界方面,VR/AR有天然的优势。

 

……

 

关于元宇宙,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以业界对于元宇宙这种盲人摸象般的拼凑理解来看,元宇宙其实还处于极其初级的阶段,市面上的玩家也仅是具备了一些特征,可以算作元宇宙的初级胚模或必备基因。

 

创道投资咨询合伙人步日欣向笔者分享了他的观点,他提到:“从产业发展来看,元宇宙概念刚刚被产业关注,还处于一个萌芽状态,未来的数字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格局和形态,现在各大巨头也都在摸索阶段,并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共识。”

 

步日欣强调,Roblox上市让互联网企业及VC看到了元宇宙的想象空间,共识正在凝聚。但必须承认的是,现阶段离实现元宇宙还非常远。元宇宙并非一种技术,而更像是一种理念。未来围绕这种理念,衍生出什么样新的应用,不是现阶段就能有定论的,不管是社交、游戏,还是网络娱乐消费,都只是基于目前互联网数字架构基础上所能想象到的发展方向。

 

“我认为元宇宙有两大核心要素,一个是算力,一个是社会规则。元宇宙空间要维持正常运转,二者缺一不可。算力是基础设施,元宇宙的数字化运行,就是构架在这些基础设施之上;而社会规则是一个元宇宙空间有序运行的‘游戏规则’,只有规则明确,这个空间才会有鲜明的独特性,才是吸引用户聚集的核心要素”,步日欣说道。

 

鉴于苹果、微软、Facebook等这些全球大厂都已率先入局,未来,具备哪些技术能力的公司,有望和这些巨头掰一掰手腕?步日欣强调的关键点是“生态”。他认为,元宇宙的核心并非局限在技术层面,就像当下的互联网格局一样,得用户者得天下,得生态者得天下,这些互联网巨头布局元宇宙,都具备得天独厚的优势。对于初创企业来说,率先开跑、抢占有利地形非常重要,但也存在被大厂收购或独立上市的可能性。


写在最后

 

突然爆火的元宇宙,颇像人工智能刚刚兴起的时候,科技巨头、资本和创业者都蜂拥而上的场景,一切似曾相识,但又更加摸不准。

 

一位圈中好友说,元宇宙是继数字货币和人工智能后,又一个让她有了兴奋感的东西。因为这三样东西,都不仅仅是一个新事物,它们都带来无限种新的可能性。

 

或许在元宇宙的实现路上,可能先落地一个个“子宇宙”:工业元宇宙、汽车元宇宙……为传统产业的生产制造、运行方式等带来颠覆性的改变。这一点,可能是更为现实的实现方式。

 

虽然离实现元宇宙的愿景还有距离,但趋势已起,剩下的交给时间,还有很多新的发展空间值得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