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方文

 

新冠疫情的暴发更令国际社会再次认识到半导体产业的重要性。

 

除了长期以来的信息数字化、物联网技术推动半导体产业增长之外,新冠疫情还催生了远程办公设备销量的提振以及全球汽车产业复苏带来对半导体需求的强劲反弹。

 

而新一代半导体比以往的半导体在性能上大幅提升,人工智能等用途广泛,还可以转用于军事。

 

新阶段日本半导体奋起直追成必然

 

日本在半导体领域拥有强烈的奋起直追动力,不仅是因为有过巅峰的历史,还具有产业和技术的底蕴,也是抗击新冠疫情和强化同盟的战略需求。

 

美国、欧盟与韩国等先后公布各自半导体产业发展的新战略之际,日本也试图将半导体产业打造成倾国家之力推动的产业。

 

曾经拥有全球近一半市场占有的日本半导体业者,如今已经没有一家的销售规模进入前10名,很难说还要如何崛起。

 

 

基于全球半导体产业发展出现了新的动向与趋势,日本从国家层面出台《半导体·数字产业战略》欲扩大国内生产能力。

 

为此,经济产业省于2021年3月24日、4月27日、5月19日召开了3次[半导体·数字产业战略检讨会议]。

 

分别召集了日本半导体·数字产业相关的企业、有识之士和政府部门为未来半导体产业发展方向进行把脉,并将数字产业、数字基础设施、半导体确立为国家的顶梁柱。

 

经济产业省在2021年6月4日召开的产业构造审议会总会上提出,若要挽回日本在半导体产业的落后就必须由国家出台大规模、长期、有计划的财政支出计划;

 

并明确将半导体技术研发和制造工厂引进到日本国内,对产业链起到关键作用的材料、制造设备等进行重点技术研发,以及推动数字转型。

 

日本已不仅将半导体战略视为关系到振兴国内半导体制造基础的产业政策加以重视,更把积极吸引海外企业赴日投资半导体、新建国内工厂等作为国家事业加以重视。

日本政府基本决定与民间企业合作,在国内完善新一代半导体制造基地。

 

日本政府近日宣布,基于扶持在国内建造半导体工厂的相关法律,批准全球半导体巨头台湾积体电路制造公司等在熊本县建厂计划。

 

政府最高将补贴4760亿日元,台积电将携手索尼集团与电装,主要面向日本客户进行生产。

 

日本在半导体生产方面落后,因此政府希望通过提供补贴等夯实生产基础。

 

对台积电等的补贴是基于相关法律的首个项目,到2024年底前陆续发放。

 

预计工厂将在2024年12月首次出货。用于演算的10至20纳米级制程半导体的月生产能力将达到约5.5万枚。

 

政府认为台积电方面满足了持续生产至少10年、半数以上材料在日本国内采购等条件。

 

博弈对抗下的美日半导体结盟

 

近日,日本将与美国政府携手,力争在2025至2029年度的较早阶段实现。日美政府在5月的首脑会谈中一致同意在新一代半导体领域合作。

 

近期将设置联合工作组,具体制定建造地点等建设计划,日本政府在研究利用补贴等方式。整体来看,结盟意味着竞赛的升级,也意味着一方攻击力的增强。

 

结盟的美日两国,在半导体问题上曾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博弈对抗,也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开始的日美半导体摩擦。

 

这段具有特殊意义的历史,也成了日本半导体产业跌落神坛的重要拐点。

 

上世纪八十年后期开始,电子产业陆续诞生了几种新的分工模式。伴随着制程技术的不断进化,设备投资的折旧也逐渐成为半导体生产的最大成本,当半导体生产成了新一轮的烧钱巨坑,投入产出比是不划算的,部分业务不如请台湾公司代工。

 

在代工这条路上,来自美国的英特尔和韩国的三星算是后知后觉,但最终也还是赶上时代的末班车。

 

当日本公司意识到自己对外部代工的依赖时,为时已晚,建造一个芯片工厂的基础成本已从昔日的500亿日元增加到5000亿日元。自己没能力投资建厂,只能转而依赖海外。

 

更决定性的是,日本工业在上世纪80年代末错过了两次转型。

 

它没有投资于逻辑芯片,而是选择专注于DRAM存储芯片,而此时美国工业恰恰放弃了存储而专注于计算能力。

 

结果,日本公司在存储芯片领域面临着韩国企业的激烈竞争。

 

而且,就像欧洲一样,日本错过了集成电路(IC)设计和IC制造之间横向分工的列车。

 

发布白皮书直指未来核心产业

 

近日,日本政府31日在内阁会议上敲定2022年版《制造业白皮书》。

 

白皮书指出日本制造业因全球半导体不足而受到严重影响,有必要致力于强化半导体产业的竞争力,强调称稳定供应是数字社会安全上的最重要课题。

 

继美国、欧盟、韩国都相继公布包含巨额投资的国家半导体战略之后,日本也计划将2000亿日圆投入日本国内的半导体、电池的生产领域,以缓解核心产业的芯片短缺问题。

 

日本政府预期,随着可再生能源和电动车兴起,有机会扩大电池市场,这对2050 年要实现零温室气体排放的目标也至关重要。

 

另外,日本目标是到了2030年,必须生产用于电动车的高性能和高容量电池,在此之前也会对所需材料和设备进行大规模投资。

 

工程师紧缺正在成为绊脚石

 

近日,电子行业组织在向日本经济产业省发出警告,2026-2030年是日本半导体行业重新站稳脚跟的[最后也是最大]的机会。

 

据日本电子信息产业协会称,日本成功振兴芯片的关键在于能否招揽足够的人才进行研发和运营芯片工厂。

 

该协会估计,未来10年,日本8家大型生产商将需要招聘约3.5万名工程师,以跟上投资的步伐。

 

日本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电子元器件、设备和电路行业25岁至44岁的从业人员已经从2010年的38万人减少到2021年的24万人。

 

结尾:

 

从台积电产程的国际化,现实世界中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只靠自己不搞国际合作,就能完成整个产业链的在原材料应用软件光刻机这三大领域。

 

当下,多种原因挑起的[芯片安全焦虑]在全球一些大国流播。从台积电的发展来看,更在大力呼吁半导体产业要回归其既有的规律。

 

于我国而言,完全独立地发展半导体产业,并不可行也无必要。我们需要在关键领域,有自己核心科研能力和产业产出,能对所谓的[制裁]形成反制。

 

部分资料参考:

半导体行业观察:《日本强调,打造本土半导体》

汽车公社:《“美国陷阱”再现,日本输掉半导体的关键十年》

CTIMES:《日本真能透过台积电设厂振兴半导体产业吗?》

现代日本经济:《陈祥:日本半导体国家战略及其创新领域探析》

蒙田研究所:《危机四伏的日本半导体工业还能再崛起吗?》

问芯Voice:《美日结盟建 “去中化” 半导体供应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