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取得的成功,很大程度得益于三星集团掌门人李健熙的创新改革和铁腕手段,使得三星能从一家韩国的本土厂商成长为全球性的一流企业。

 

 

 

建立三星电子帝国成功开启

1938 年,三星公司从一家不起眼的食品出口商起家,挨过了战争的动荡之后,开始了多元化的经营,涉及纺织、制糖、建筑、保险、零售等业务。

 

而如今的三星则半导体、固态硬盘、移动智能手机、显示屏、彩电、音频元件、主要家用电器等领域处于全球领先地位,同时在韩国则牢牢掌握着韩国人的衣食住行的各个产业。

 

在去年,三星集团一年的营收就占了整个韩国 GDP 的五分之一,足见三星在韩国的影响力和地位。

 

 

三星的真正奇迹正是来自于上世纪六七十年美国半导体产业的转移。1965 年,在美国帮助下,韩国科学技术研究所(KIST)成立,韩国政府也以合资方式推动美国企业来韩国投资。1969 年 1 月,韩国的电子产品促进法案(EPA)生效,把电子产品作为韩国重点发展战略之一,推动了更多人参与到电子产品的生产和出口当中。

 

两次石油危机让李秉喆意识到,身处资源匮乏的小国,三星的不能仅仅是这样,电子半导体才是投资趋势。看到这一契机的三星创始人李秉喆成立了三星电子。最初只是和日本的三洋电机合作,代工生产黑白电视机,到 1974 年,三星建立了包括冰箱、空调和洗衣机在内的白色家电生产线。与此同时,三星也建立起消费电子领域的垂直整合模式,开始向更基础的半导体产业拓展。

 

 

投入 DRAM 三星第一次转型

此时的三星遇到一次绝好的进军半导体的机遇。那一年,一家准备投入生产 5 微米 CMOS 大规模集成部件(LSI)的美韩合资企业的半导体公司 Hankook 遇到资金困境,濒临破产边缘。看到这一机会的李秉喆和当时还未上位的李健熙,不顾管理层的反对,自掏腰包,收购了 Hankook 的一半股份,而到 1977 年底,将业务完全合并,成为此后的三星半导体。

 

在 1983 年,三星在京畿道器兴建立第一个半导体工厂,正式加入了全球半导体竞争的行列,然而,父子两人都低估了这场战役的惨烈性。

 

1984 年,三星刚推出 64K DRAM,内存价格就暴跌,从每片 4 美元雪崩至每片 30 美分,此时三星的成本是每片 1.3 美元。换句话说,每生产 1 片亏损 1 美元。到 1986 年底,累计亏损 3 亿美元,股权资本全部亏空。

 

在众人印象中,电子产品每年都降价。但内存很奇葩,它和化工品一样,是重资产、强周期,价格大起大落,好处是,一旦熬过衰退期,你就是领头。

 

当三星染指这一市场时,好不容易突破技术封锁,从当时尚不起眼的美光手中购得 64K DRAM 技术,就遭遇了行业的第一次衰退。

 

 

英特尔是这个行业最早的玩家,由于市场不景气,昔日行业大佬英特尔被迫退出,转行干起了 CPU,NEC 等日本产商也纷纷缩减投资规模。而三星还疯狂地逆势加码。

 

1987 年,苦熬多年的三星人终于迎来行业转机。当年,美国向日本半导体企业发起反倾销诉讼,双方达成出口限制协议。受此影响,DRAM 价格回升,三星乘势崛起,不但实现了盈利,还开始在技术上领先。

 

1992 年,三星率先推出全球第一个 64M DRAM,并于当年超越日本 NEC,成为全球最大的 DRAM 制造商。两年后,又率先推出 256M DRAM。

 

2008 年,金融危机爆发,DRAM 价格雪崩,从 2.25 美刀狂跌至 0.31 美刀。在这艰难的时刻,三星却做出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决定:将三星电子上一年的利润全部用于扩大产能,故意扩大行业的亏损!

 

很快,DRAM 价格就跌破材料成本,大多数玩家都熬不住了。最先倒下的是德国巨头奇梦达,由于资金链断裂,于 2009 年初破产。

 

而日本的尔必达苦苦支撑数年,最终于 2012 年被美光收购。另一巨头东芝的闪存业务,也在 2017 年被美国贝恩资本收购。

 

至此,整个 DRAM 行业只剩下三星、SK 海力士和美光三大玩家。其中,三星和 SK 海力士两大韩国巨头独占 75%的份额,成为名副其实的行业霸主。

 

进入 2016 年,在大数据、云计算、比特币挖矿等需求的带动下,内存价格一路飙升,三星也将英特尔踩在脚下。

 

 

液晶面板三星第二次孤注一掷

液晶面板和内存一样,液晶显示技术最早诞生于美国。1968 年,RCA 公司研制出全球第一块液晶显示屏。但身为 CRT 电视的霸主,却无心将它推向应用。日本人最早嗅到了商机。1972 年,夏普买下 RCA 公司的技术,将其用在计算器、钟表等小物件上。90 年代后,笔记本电脑的出现,开启了人类历史上的液晶时代。

 

在这期间,液晶技术经过无数次迭代,催生出薄膜晶体管液晶显示器(TFT-LCD),以夏普为代表的日本企业,独占了其中 90%的份额。三星从 1984 年就开始跟踪液晶技术,直到 1991 年才成立面板事业部,并于当年建成第一条试生产线。

 

 

但李健熙知道这又是一个重资产、强周期的行业,此刻,他面临的形势不比当年做 DRAM 强,甚至更恶劣。项目刚上马,就赶上行业第一次衰退。此后七年,三星连续亏损,从 91 年到 94 年,每年亏 1 亿美元。

 

李健熙明白,要想在这样的行业活下去,就必须拿出破釜沉舟的勇气,不惜一切代价做到行业第一。但液晶面板分为不同的世代,代数越高,生产出来的基板尺寸越大,可供切割的屏幕尺寸也越大。为了积累技术实力,三星利用行业衰退期,到日本去招揽失业的工程师。

 

1995~1996 年,行业再次陷入衰退。三星逆势而上,建成第一条 3 代线,赶上日本的产能。眼看曙光初现,却又一头撞上亚洲金融危机。

 

在此次危机中,三星深陷债务危机,不得不砍掉很多项目。唯独液晶面板,不但毫发无损,还加码投入数十亿美元。1998 年,三星建成 3.5 代线,全面领先日本企业。

 

但在日本夏普看来,现有产能已过剩,投资过高势必遭到亏损,但李健熙却不管不顾,毅然决定在 2001 年投产 5 代线。事后证明,他又一次赌对了。率先建设 5 代线,成为韩国超过日本的分水岭。

 

2001 年后,三星用 40 英寸 TFT-LCD 液晶电视,彻底颠覆了人们对液晶屏大小的固有观念,家用电视迎来了液晶时代。反观夏普,因为保守,很快败下阵来。尽管事后奋力反击,却始终未能翻身。2016 年,富士康斥资 35 亿美元收购夏普,一代液晶之父,黯然落幕。

 

1998 年,三星超越夏普,成为全球最大的面板企业。七年后,又凭借自己在液晶技术上的优势,掀翻昔日的偶像索尼,成为全球第一大电视厂商。

 

登上行业之巅的三星并未懈怠,在业内抢先研究下一代显示技术 OLED,最终成为一代 OLED 霸主。

 

 

三星争霸的成果

三星在半导体的影响力都是有目共睹的,2016 年,三星终结了英特尔 25 年的霸主地位,成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公司。

 

在全球,三星依旧是最大的手机制造商,同时也是全球最大消费电子公司,在电视、存储器、显示面板等近 20 种产品上都是全球 NO.1。

 

并且它控制着全球手机产业链的命脉。手机三大件 CPU、存储器和 OLED 面板,后两项三星都是全球第一,芯片代工全球第二。

 

以存储器为例,三星 DRAM 占有率高达 50.2%。只要你生产手机,就离不开三星。苹果很牛,面板和内存却是三星的。华为和 HTC 都曾因三星断供吃过大亏。

 

在韩国,三星的影响力更是“一手遮天”,其营收占韩国 GDP 的 20%。有人调侃,韩国人一生有三件事情无法避免:死亡、税收和三星。

 

 

独特帝王的治理方式

投资内存,连续亏损 13 年;投资液晶面板,连续亏损 7 年。这种自杀式的投资决策,在欧美,乃至日本企业,是难以想象的。分权模式下,各方为了自身利益,很难在这种赔钱的生意上达成一致。

 

 

但是在李健熙身上,却创造了奇迹,使得三星拥有惊人的执行力,能够不惜血本投资半导体;同时,还拥有惊人的决策效率,当对手还在犹豫、观望时,它已抢先一步。在李健熙真正掌握了实权。他紧着就是斩断公司上下根深蒂固的“数量至上”的观念,给三星来一次洗心革面般的再造。

 

第一,向高端挺进。

为此,三星从沃尔玛等大型超市撤出,转至百思买等专业店销售;推行品牌战略,收回子公司广告权,统一交由广告巨头美格(FCB)负责;斥巨资加入奥运会 TOP10 计划。

 

第二,抛弃以数量为中心的经营思想。

发起质量运动,把质量第一的思想整理成资料,每天组织员工学习。同时,在生产线实行停止机制,一旦发现不合格品,马上停机检修。

 

第三,重实效,埋葬形式主义。

进行人事改革,打破世袭、亲缘、地缘关系,大力提拔年轻人,重用有技术的人。在李健熙看来做半导体,主要拼两样东西。一是钱,而是人才。在高科技行业,人才就是企业的命根子。为了吸引人才,李健熙打破常规,为他们开出比 CEO 还高的薪水。他本人则亲赴日美欧等人才聚集之地招揽人才,从全球 500 强企业里挖人。

 

如今,三星已建成以三星综合技术院(SAIT)为核心的三级研发体系,同时还推行地区专家制度,每年派遣优秀人才到海外学习。

 

结尾:

李健熙开创了一个时代,他的离开,也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终结。而他留下的远不止一个强大的三星,更是对全球经营管理者的一份珍贵遗产。

 

正如三星电子在声明中所言:“李会长是一位真正有远见的人,他把三星从一家本土企业转变成世界领先的创新者……他的遗产将永垂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