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在会议室见到中电互联副总经理邓子畏,是在中电互联一场业务会议的前夕,即将到访的是来自银行的代表。谈起与银行等金融机构的合作方向,邓子畏的关注点是通过工业互联网与区块链的技术组合,提升金融机构对制造业中小微企业的认证和放款效率。

 

 

“当加工厂为了完成订单向银行贷款,银行可以通过我们具有公信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核实订单的真实性,从而更有效率地放款,这是我们支持制造业企业的一种方式。”邓子畏说。

 

中电互联作为中国电子旗下唯一工业互联网企业,其自主研发的中电云网BachOS平台已获批中部地区首个国家级工业互联网区域平台,也是国内首个电子行业标识解析二级节点。对于工业互联网的布局思路,基于工业互联网服务于制造业企业的业务逻辑,产业本地化发展的优势和短板,邓子畏向《中国电子报》记者分享了他的思考。

 

布局工业互联网的三个维度

2015年,中电互联下辖的长沙智能制造研究总院(以下简称长智院)成立,面向长沙本地的制造业企业提供咨询诊断、技术支撑等智能制造和转型升级服务。邓子畏回忆,长智院的服务覆盖了长沙大部分的制造业企业,并重点调研、走访、支撑了长沙市的1000家试点示范企业。

 

在这个过程中,长智院推动了制造企业、平台企业产业链上下游资源的快速汇集,在沉淀行业知识的同时,也更加深入地了解到工业企业转型的痛点问题。在此基础上,中电互联应运而生,于2018年在长沙市成立,并以工业互联网为核心,推动并服务于长沙市制造业企业的数字化、智能化升级。

 

据邓子畏介绍,中电互联围绕平台、边缘、应用三个维度布局工业互联网。

 

在平台层,中电互联基于中国电子云这一自主安全的全国产化公有云,为工业互联网搭建底层架构。

 

“中国电子云是全国产化的自主安全平台,基础软硬件基于PK体系飞腾芯片和麒麟操作系统,对底层安全防护到位。同时,我们持续加强安全控制策略和算法保护,并针对工业安全需求推出特定防护产品。”邓子畏说。

 

边缘层是衔接云与终端设备的计算平台,具有实时数据处理和分析、安全性强、可扩展性强的优势,在保障业务实时处理能力的同时有效降低系统负载。中电互联基于传感器、网关、工业控制板卡布局面向工业互联网的边缘计算。其中,传感器用于采集工业现场参数,网关通过不同协议对数据进行收集、转换和管理,控制器提供数据处理能力。

 

“边缘侧是我们重点发力的方向,从传感器、控制器到网关都在研发布局,也有专门生产控制器板卡的子公司。边缘自动化最容易被黑客攻击,所以我们倾向于采用本土化研发和生产的产品,以避免后门导致的黑客或网络攻击,加强安全防护。”邓子畏向记者表示。

 

在应用侧,中电互联基于大型企业、中小微企业的需求,开展了不同的服务策略,并将工业互联网与区块链技术结合起来,解决制造商、供应商、采购商等产业链主体在数据、融资、物流、质量管控等环节的堵点和痛点。

 

服务制造业企业的两种逻辑

不同规模、不同类型、不同行业的制造业企业,在转型升级的过程中有着不同的难点和诉求。邓子畏表示,对于大型企业,中电互联以私有云的方式提供解决方案和个性化定制。对于中小微企业,则提供面向行业的云平台服务。  

 

大企业往往有着长周期的业务需求,资金相对充裕,拥有信息化服务团队,因而更看重技术解决方案的整体性和系统性。

 

“对于大型企业,我们会做顶层设计。2016年,我们为长沙威胜集团做了智能制造5年规划。从研发设计、工艺设计、生产过程管理、物流到售后服务,做了全流程的顶层设计。之后再一起做分布实施,目前来看,取得了较为理想的效果。”邓子畏说。

 

中小微企业的转型升级,往往面临着缺乏资金、缺乏客户资源、缺乏信息化人才队伍的痛点。针对这种情况,中电互联推出行业云平台,为中小微企业疏通最紧缺的市场、技术和融资资源。

 

从市场端切入,中电互联的SMT(表面贴装技术)等行业平台成为下游企业的集中接单平台,为中小企业导入订单资源的同时,也帮助企业根据市场需求更有效地优化产能。

 

在技术改造方面,中电互联为中小企业提供轻量化服务,让企业以较低的投入解决最紧迫的技术痛点。

 

“一个SMT的贴片企业,每年投入几万元,就可以获得一些单点的技术改造服务,解决1~2个现实的痛点问题。”邓子畏说。

 

针对制造企业产业链上下游存在的资金周转压力大、融资授信难、采购议价能力弱等一系列问题,中电互联提出了基于区块链的中电云网平台供应链精准服务解决方案,推动形成数据驱动的工业电子商务新形态。

 

“许多中小制造企业都有资金周转不充裕的问题,为了完成订单需要抵押设备甚至厂房来申请贷款。我们打造了具有公信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让银行可以从平台上查到从企业到加工厂的订单数据,看到订单是否真实发生,从而提升了认证和放款效率。”邓子畏说。

 

目前,中电互联的供应链精准服务解决方案已经在数字零售、SMT等多个行业推广应用。在提升制造业企业融资和银行认证放款效率的同时,也推动解决产业链上下游存在的海量设备连接能力差、数据传输不可靠以及物流成本高和质量追溯难等问题。

 

“我们不仅仅停留在技术改造,而是从市场订单、金融支持等维度,在细分行业为中小微企业提供支持,解决他们面临的实际问题。”邓子畏说。

 

人才缺口仍是产业发展的最大瓶颈

从2015年长智院成立至今,邓子畏对于长沙计算产业的长板与短板也有着深刻的感受。在他看来,长沙依托高校和企业的联合研发、联合孵化,培养了一批CPU、DSP、FPGA芯片企业,形成了本地化的研发和生产能力。长沙在机械工程、移动互联网的丰富场景,也对计算产业形成了拉动作用。

 

至于长沙发展工业互联网的痛点和挑战,邓子畏认为,最大的困难仍然是高端人才欠缺。

 

“互联网产业与传统制造业不同,需要经验丰富的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专业人才作支撑,但是这类人群一般都聚集在北上广深等互联网前沿阵地。虽然长沙市的人才政策和不断优化的营商环境,正在推动人才回流,但依然无法满足产业发展的需要。”邓子畏说,“同时,长沙的高端芯片制造需要进一步加强,为电子制造业的高端化发展夯实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