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特朗普政府)第二轮制裁,台积电只接受了我们芯片 5 月 15 号之前的订单,到 9 月 16 号生产就停止了,所以今年可能是全球最领先的、华为麒麟高端芯片的绝版、最后一代。”在 8 月 7 日的中国信息化百人会 2020 年峰会上,余承东在他的演讲中提到这一令人悲观的消息。

 

 

麒麟芯片采用 fabless(无工厂)模式,华为只负责设计,不负责生产。在台积电宣布断供华为之后,中芯国际成为华为唯一的希望。

 

但从余承东的话来看,麒麟芯片全系列都将停摆,这意味着由中芯国际代工的麒麟 710A 可能也不再生产。

 

当下,华为手机业务只剩下外购芯片这一条路可走,而高通和联发科都想抢占海思半导体留下的市场。

 

无论华为选择向左还是向右,在如今纷乱的市场下,活下去应该是华为首先考虑的事情。

 

高通,从敌到友

在余承东演讲后的第二天,高通公司尝试游说特朗普政府,呼吁取消高通向华为出售芯片的限制。

 

在华尔街日报公布的游说文件里,高通警告称,美国针对华为的相关禁令可能会把价值高达 80 亿美元的市场拱手让给高通的海外竞争对手,这其中包括中国台湾省的联发科以及韩国的三星。面对麒麟芯片退出留下的巨大空缺,高通自然想一举拿下属于华为的那部分芯片市场,首先是高端芯片,接着是中低端。

 

 

随着近年来高通与华为在芯片和 5G 上的布局和发展,两家公司也形成了一种亦敌亦友的微妙关系。

 

在研制麒麟芯片之前,华为在手机终端和网络业务上一直与高通保持密切合作,而高通也从华为获得金额庞大的订单。但从 2011 年开始,余承东积极推行自家的麒麟芯片,经过几代的迭代更新,麒麟的芯片口碑不断上涨,不仅让华为摆脱了对高通芯片的依赖,甚至在高端芯市场抢下了高通的份额。而随着 5G 时代的到来,华为成为拥有 5G 专利最多的公司,也有了更多参与制定标准的话语权,这让曾经在 4G 时代拥有主导地位的高通走到了对立面。

 

事实上,华为最大对手并不是高通。在电信设备领域华为要面对爱立信、诺基亚;而手机业务上,三星、苹果和一众国产手机厂商更是让华为感到压力。

 

如果两家公司一味的对立,只会两败俱伤。

 

在一个特殊的时间点,两个纠葛数年的对手选择握手言和。

 

在 7 月 29 日发布第三季度财报之后,高通宣布跟华为达成了一份和解协议,华为将向高通支付总额一笔 18 亿美元(约合 127 亿元人民币)的专利费用,用于支付此前未支付的专利许可费。与此同时,华为还与高通签署了一项长期性全球专利许可协议,包括专利交叉许可。

 

在麒麟芯片被“放弃”之后,华为不能放弃辛辛苦苦打造的两条高端手机产品线——Mate 系列和 P 系列。即使在国内能靠其他中低端系列手机抢占市场;但在海外市场,只有高端机型才能与三星和苹果抗衡。

 

目前联发科的天玑系列还在打磨阶段,剩下的选择只有高通的高端芯片。从另一角度来说,只有采用高通最新的旗舰芯片的手机,才能称得上旗舰机型,才能得到用户的认可。

 

在 5G 方面,华为也需要跟高通合作。“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就是共同把产业做大,把标准往前推进。”一位业内人士是这样评论两家公司的合作。此前高通 CEO 史蒂夫·莫伦科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华为和高通在 5G 领域进行 PK,但两家公司并不会分隔开来,华为和高通需要合作,才能让 5G 发展。

 

在与华为签署协议后,莫伦科夫表示:“高通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联发科,抓住华为的大腿

相比身处国外的高通,国内的联发科更有可能被华为选择,此时的联发科也需要华为这个“大腿”。

 

联发科董事长蔡明介一直是任正非的“迷弟”,作为“自家人”,华为海思曾经引进了联发科的大量人才,比起高通更能掌握话语权。

 

但联发科的产品不能完全匹配华为高端手机的市场定位,这是让网友不看好的首要原因。

 

 

联发科发家自“山寨机”时代,而在 4G 时代,联发科却接连失利。

 

当时华为能拿到高端市场的入场券,也是抓住高通骁龙 810 过热这一机遇,麒麟 920 凭借自身稳定的表现和不错的性能,靠着 Mate 7 的大卖,逐渐站稳了脚跟,在高端市场与苹果、三星三分天下。而联发科芯片被打上了“低端”的标签,很多人形象地形容它是“1 核有难,8 核围观”。

 

 

到了 5G 时代,联发科迎来了自己的机会。作为一家能够抗衡高通的独立芯片设计公司,联发科拥有天玑 1000、天玑 800、天玑 600 和天玑 400 等完善的 5G 手机芯片产品线,能够从高中低端三条产品线与高通竞争。

 

在推出了天玑 1000、天玑 1000Plus 后,市场反应普遍非常不错,只可惜叫好不叫座,因为联发科芯片“低端”的印象已经深入人心了。

 

如果联发科要想在高端市场站稳脚,找回曾经失去的荣光,他需要一个给他正名的产品:9 月发布的华为 Mate 40 系列正是目前最好的机会。

 

最新消息,华为已与联发科签订合作意向书,定下了采购超过 1.2 亿颗芯片的大单,假若按照华为预估的单年手机出货量约 1.8 亿台来计算,联发科所分得到的市占率将超过 60%,远胜过高通,这也是联发科梦寐以求的机会。

 

按照此前多家机构公布的数据,天玑 1000Plus 芯片与华为麒麟 990 5G 芯片在跑分性能上大体相当。在高通仍处在禁令限制的情况下,天玑 1000Plus 芯片最有可能被用在 Mate 40 系列上。

 

 

尾声

目前,美国关于华为的禁令仍有许多不确定的因素。

 

首先是在 9 月 14 日前的缓冲期内,特朗普政府会不会改变政策放松限制,我们不得而知。其次,假设华为采购由台积电代工的高通或联发科芯片,是否会被美国算作违反禁令,还要看美国政府的回应。

 

总之在华为用完麒麟芯片库存改用新芯片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数。

 

如果一切顺利,华为大概率会同时采用高通和联发科的芯片来布局不同市场需求的手机。

 

另一方面,麒麟芯片的前景虽然一片灰暗,但华为并没有打算放弃自研。

 

继去年启动年薪 201 万的“天才少年”计划之后,华为又在今年启动了“南泥湾项目”,这些计划不仅是为了招揽人才,也是在应对未知的考验。未来华为将全方位扎根,突破物理学、材料学的基础研究和精密制造瓶颈,实现核心技术的突破,最后就构成一个完善的生态。

 

正如余承东在演讲中说的那样:“我们要构筑产业的核心能力,要向下扎到根,向上捅破天,根深才能叶茂,上面的生态要丰富和完善,让我们中国企业在这个产业链上挣到更多钱,参与全球的竞争,我们华为希望提供的平台能够让大家不断地发展,不会受制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