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8日,密歇根州一辆闪着警灯、停在路边处理车祸的警车左后方被特斯拉Model Y的Autopilot击中。3月11日底特律发生的特斯拉与牵引式挂车严重碰撞事故至少是2016年以来在美国发生的第三起致命车祸,NHTSA(美国高速公路安全管理局)此前至少派出了14个特别事故调查组,调查可能与其自动驾驶辅助系统有关的撞车事故,但至今没有对特斯拉采取任何行动。这次是第15个调查组。

 


特斯拉在中国卖得最好,“舆论3.15”压力山大,它在美国也是排名第一,去年在美国电动汽车市场份额高达79%,不过数量与中国相去甚远,要是在美国也卖中国这么多,那是不是事故的概率会更大?美国人怎么想,怎么做呢?

 

电动汽车销售数据


·2020年,全球电动汽车(电池和插电式)销量为324万辆,其中欧洲140万辆,全球第一;中国136万辆,排在第二;特斯拉老家美国远远落后。


·特斯拉全球市场销量仍是第一,其中Model 3连续3年登顶,累计销量超36万辆;2020年Model 3在中国销量近14万辆;全年特斯拉各车型在中国销量49.95万辆。


·特斯拉在美国电动汽车市场份额高居榜首,却在J.D.Power的2021年度汽车可靠性研究中排名倒数第四;2020年美国新车质量排名研究中,特斯拉以每百辆车250个故障排名倒数第一。


在特斯拉最为艰难的2018年,是中国向特斯拉抛出橄榄枝,允许特斯拉在上海独资建厂。这造就了其一直的傲娇,也令其对中国消费者的诉求如此消极!特斯拉不愧是科技公司,崇尚软件定义的汽车,不断压低硬件成本;马斯克也不愧是资本市场高手,用堆砌科技感的手法让股价一路狂奔。不过,3月初两日的单针探顶走势已说明了一切。

 

主人公:美国“老炮儿”


“老炮儿”,北京俚语,意为整天无所事事的老混混,现在比较褒义,说的是在某个领域比较牛逼的有经验阅历的人;它因“小钢炮”的电影而一炮蹿红为“老炮儿”。


Steve Bock就是轮子上的国度一个玩儿车的美国“老炮儿”。他的想法代表了不小部分的美国人。


2021年3月5日,他在北卡罗来纳州罗利郊区的家中接受了Tom Krisher和David McHugh的采访。他刚刚花37000美元买了一辆新的日本品牌斯巴鲁Outback(傲虎),中国售价在30万元左右。它是1995年起开始上市的五人座运动型多用途车或跨界休旅车,搭载水平对置发动机和全时四轮驱动系统。


他还有一辆1965年款福特野马,是当时的一款超级大众汽车。截止到1967年底,该车已卖出超过100万辆,当时的售价为2358美元。2020年,一辆同款车在印第安纳波利斯的Mecum第33届春季经典赛上以38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我也想买一辆电动汽车”


Steve Bock说:“我也想买一辆电动汽车,但价格要降很多才能买。”美国的民意调查显示,如果电动汽车的切入成本更低,如果有更多的充电站,如果再有更多的车型可供选择,大多数美国人都会考虑使用。


美国这样一个汽车轮子上的国家,对汽车的依赖性可想而知。全球主要主机厂已经非常清楚:电动汽车将在未来几年主导整个行业。不过,要做到这一点,他们需要把这个想法卖给Steve Bock这样的人。


为什么最近Bock更换他家的2013款本田Pilot 7座SUV(38000美元上下,对标丰田汉兰达)时,他考虑过购买一辆电动汽车,然后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呢?因为他觉得,一辆有足够空间载两条狗的电动汽车太贵了;他还担心充电站太少,开长途车不方便。所以,Bock选择了斯巴鲁Outback。和几乎所有在美国销售的其他汽车一样,它是用汽油行驶的。

 


Steve Bock和他的1965年款福特野马

 

“如果价格能降下来,我会考虑的,”Bock说,下次购买电动汽车的可能性仍然存在。几乎可以肯定,他真买的话,一定是知名度最高的特斯拉,而且是7座Model X SUV,价格80000美元左右,中国卖80多万元。


民意调查显示,绝大多数美国人都支持Bock的想法。如果电动汽车的成本更低,如果有更多的充电站,如果有更多的车型可供选择,电动汽车可能会出现在他们的购物清单上。换句话说,现在时机不对。


除了作为借口的价格外,你会发现,Bock买的都是日系车,在美国人心目中,日系车性价比最高。从这个角度看,他未来的选择会不会是即将上市的丰田与斯巴鲁共同开发的e-TNGA平台首款纯电动SUV呢?

 


丰田首款纯电动SUV(Toyota提供)

 

主机厂的巨大风险


美国的情况对头部主机厂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风险。随着全球各国政府努力加紧扭转气候变化,主机厂们把未来寄托在这样一个观念上:消费者很快就会准备好购买那些不是用内燃机驱动,而是用电池组中储存的电能来驱动的汽车。


通用汽车、福特和大众汽车计划在未来五年内斥资770亿美元开发电动汽车,从皮卡到小型SUV车型应有尽有。通用汽车甚至宣布了一个目标,即到2035年完全停止使用汽油和柴油燃料的乘用车,到2040年实现碳中和。


对于主机厂来说,这是一种风险,理由很简单:万一美国消费者在未来许多年拒绝电动汽车呢?


主机厂别无选择,只能给买家打折扣,同时希望至少在大部分买家转向电动汽车之前,用他们从燃油气汽车中获得的利润来弥补成本。如果他们不这样做,经济上的打击可能会很大。目前,电动汽车在美国新车销量中所占比例不到2%,在全球约为3%。


虽然,2020年12月是美国电动汽车的高光时刻,售出近19000辆,占到新车销量2.5%;虽然,IHS Markit预测,2021年全美电动汽车销量将占到3.5%,这仍与汽车大国风范相去甚远。


咨询公司LMC Automotive全球汽车预测总裁Jeff Schuster表示:“电动汽车仍然没有对全体民众产生巨大吸引力。”

 


2月底美国密歇根州特洛伊市特斯拉画廊展出的特斯拉Model Y

 

欧洲和中国已经开始起飞


与美国相比,电动汽车在欧洲和中国的销售已经开始起飞,主要得益于污染法规和政府的激励措施,迫使汽车行业出售更多的电动汽车。


在欧洲,主机厂在欧盟二氧化碳平均排放量下限之前推出了一系列新的电动汽车车型。政府支持的激励措施可以将成本降低到接近内燃机车的成本。结果是:2020年,欧洲售出了近73万辆电池车,其中30多万辆是在最后三个月售出的。纯电池电动汽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的市场份额从3%跃升至10.5%。到去年12月,市场份额已接近四分之一。


德国埃森的Kerstin Griese就是新的车主之一,她在工作时开过电动汽车,之后购买了一辆电池驱动的标致208。Griese发现,这辆车在安全驶入高速公路时加速给力,她每天都要开车40公里去上班。


“我对自己说,当价格在3万欧元(36263美元)左右,续航里程超过300公里,而奖励定得很高的时候,我就出手。去年就买了,”她说。


在获得6000欧元政府补贴和3000欧元的分期后,她的新车售价约为24000欧元(约合29000美元)。这款车可以使用高速公路沿线的快速充电站,当她进行长途旅行时,比如去65公里外的邻国荷兰购物远足,她可以在半小时内充满电。
“我觉得这很吸引人,”她说。


研究公司Sanford C.Bernstein的分析师Arndt Ellinghorst说,在占全球电动汽车销量约40%的中国,由于六大城市可注册的内燃机汽车数量受到限制,电动汽车购买速度加快。的确是这样。


据LMC称,包括初创企业Lucid、Bollinger、Rivian和Workhorse在内的主机厂计划今年在美国推出22款新的EV车型,而去年它们已经推出了6款。


如果拜登政府成功地将推广电动汽车作为应对气候变化的广泛计划之一,那么更严格的监管以及电动汽车的更高销量也可能随之来到美国。

 

美国是一个固执的民族


不过,这可能是一场艰苦的战斗。去年全电动汽车在美国仅售出26万辆。而这里是一个1460万辆的新车市场。事实上,总的来说,美国人仍在摒弃乘用车,转而青睐卡车和SUV。


去年底的两项民意调查显示了美国人对电动汽车的口胃。《消费者报告》显示,只有4%有驾照的成年人计划在下次购车时买电动汽车;另有27%的人表示会加以考虑;约有40%的人表示有兴趣。


同样,当J.D.Power对打算在未来18个月内购买或租赁新车的人进行调查时,只有大约20%的人表示他们可能会购买电动汽车;大约21%的人不太可能;其余的还没有决定。


J.D.Power汽车零售高级总监Stewart Stropp说:“对于每一个认真考虑购买电池电动汽车的新购车者来说,还有另一个选择。”他说,首先,大多数买家对电动汽车并不熟悉,也没有乘坐过电动汽车。不过,那些有过这种经历的人,考虑的可能性大约是其他人的三倍。他认为,人们想要和加油站一样多的充电器,但似乎没有意识到大多数充电都可以在家里完成。

 

更多选择,更大竞争压力


主机厂清楚地认识到,打破美国公众对购买电动汽车的犹豫不决是当务之急。去年,通用汽车计划在美国各地举办大型公共活动,邀请试驾人员和工程师回答客户问题。不过,疫情使该计划搁浅了。


去年夏天,通用汽车开始以不到34000美元的价格销售雪佛兰博尔特(Bolt)小型电动SUV,这是通用汽车首次进入美国细分市场。雪佛兰电动汽车市场总监Tony Johnson认为,考虑使用电动汽车的人数远远高于五年前。他说,通用汽车将改进后的Bolt掀背车的价格控制在32000美元以下,并提供免费的家庭充电站。不过,你懂的,小型SUV不是Bock和大多数美国人的菜。


Schuster预计,今年美国电动汽车销量将增至35.9万辆,2022年开始起飞,明年将达到100多万辆。LMC预测,到2030年,美国电动汽车销量将超过400万辆。即便如此,这也只占美国市场的四分之一。


他说,提高销量的推动力是车型的多样性,加上进一步激励措施以及对拜登政府更严格污染限制的期望。据说,拜登赞成扩大购买电动汽车的税收抵免,并承诺再建设50万个充电站,提高燃油经济性要求。


目前,在美国一家主机厂电动汽车销量达到20万辆后,7500美元的联邦税收抵免将逐步取消。通用和特斯拉都超过了这个水平,日产也已接近。民主党的一项法案将把上限提高到60万辆。此举显然有助于全球电动汽车霸主特斯拉,由于其他主机厂试图迎头赶上,特斯拉正面临日益激烈的竞争。


Schuster表示:“新一代技术将推动电动汽车价格下跌,消费者将有更多的选择,而主机厂面临的竞争压力将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