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移动基站市场都主要被 4 家公司占领,即华为、中兴、爱立信与诺基亚,5G 时代由于华为中兴在海外市场收缩,韩国企业三星趁虚而入,份额有所提升,目前呈现 5 强争霸的局面。

 

全球 5G 基站市场份额

 

而移动通信领域一家老牌企业——高通,虽然在手机芯片与移动通信技术上处于全球领先地位,但却没有涉足通信设备市场。目前高通主要营收分别来自其芯片产品部门(QCT,卖芯片的)与技术授权部门(QTL,卖专利的)。2020 年一季度财报显示,高通季度营收中 QCT36 亿美元+QTL14 亿美元,为其单季度总营收 50.77 亿美元的绝对大头。

 

不过,5G 时代,随着国内两大设备商华为与中兴在海外市场发展受阻,市场空间腾出,在 10 月 21 日晚间,高通“雪中送冰雹”,正式发布了自己的 5G 无线基站产品。

 

高通办公大楼

 

与华为中兴爱立信们不同的是,高通推出的并非是传统的基站与天线硬件设备,而是基站与射频的核心芯片平台,因此其产品都叫 XXXplatform。不愧外企,命名就是高端。

 

高通推出的 3 个无线网平台产品

 

而且,高通这次推出的产品,既包含了 DU 部分,也包含了 RU 部分。所谓 DU,简单理解就是基站的基带部分,也就是做基带信号处理的核心元器件;而 RU 则是射频,是将处理过的调制信号发射出去的核心元器件。而且,无论是 DU 还是 RU,都是既支持 sub6G 频段又支持毫米波的。

 

因此,高通这一次相当于直接提供了几乎整个基站的全套核心芯片全家桶,有点类似于手机的 SoC。

 

设备厂商甚至运营商在购买高通的平台后,可以非常简单的制造出自己的基站产品,大大降低 5G 基站生产制造的门槛。或许不久的将来就可以看到锤子基站了。

 

高通 3 款产品的使用示意图

 

所以,高通并不是要成为华为中兴们的竞争对手,而是想成为其核心芯片供应商,或者说帮助华为中兴们制造竞争对手,毕竟有了高通的帮助,更多的科技企业可以进入通信设备生产领域了。

 

事实上,这并不是高通首次涉猎通信设备领域,这一次,更准确的说高通是卷土重来。

 

在 2G 时代,当时主要的移动通信技术主要有两种制式,分别是 GSM 与 CDMA。以中国三大运营商为例,其中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 2G 制式为 GSM,而中国电信为 CDMA。

 

三大运营商 234G 制式

 

CDMA 制式在全球运营商中使用情况和国内很相似,虽然不如 GSM 普及,但占据一定市场。而 CDMA 之所以能成为主流的移动通信制式,主要因为其背后一直有美国高通公司与美国政府的“玩命”力推。

 

高通以及美国政府之所以要不计成本的推广 CDMA,主要原因是:高通几乎垄断全部 CDMA 技术的核心专利,因此,CDMA 是不折不扣的美国技术。

 

CDMA 专利情况

 

但是,在几十年前的 2G 萌芽期,高通不像今天一样只做芯片与专利业务。当时的高通既制造手机,又制造通信设备,而且还具备芯片设计能力,非常像今天的华为。

 

高通的手机广告


在这样的背景下,高通如果想让其他手机厂商、通信设备商生产基于 CDMA 的移动通信终端或者设备,一起把生态做起来,就存在一个很大的阻力,因为其他手机厂商与设备厂商会想:

 

咱们本身就是竞争对手,但是手机与基站的核心技术核心专利又都掌握在你的手里,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对我有所保留?会不会在技术提供上耍一些花招使得我们之间的产品性能存在差异?会不会有一天威胁断供核心技术抢占市场?

 

曾经高通的手机

 

说白了,就是一家企业又想做裁判、又想做参赛者,那么其对手肯定是不同意的,你那么能,你咋不上天呢,我为什么要在你制定的规则下比赛?明明还有另一个赛场可以参赛(GSM)。

 

因此,高通推销 CDMA 技术非常的吃力,在提出 GSM 标准的欧洲市场尤其费劲儿。

 

于是,一方面美国政府费尽心思帮助美系技术的 CDMA 打入全球市场,甚至帮助 CDMA 打入了早已确定采用 GSM 制式的中国市场。因此后来中国联通作为冤大头采用了 CDMA 的移动通信制式,再后来该制式随着国内电信运营商重组又过继给了中国电信。

 

中国电信收购中国联通的 CDMA 业务

 

而另一方面,高通的管理者们开始思考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自己干脆退出手机与通信设备市场,以免让手机厂商与设备商们心生芥蒂。要知道,当时的高通有 60%的营收是来自手机业务的。

 

关于这件事,高通创始人艾文·雅各布后来回忆说:“关于 1999 年的决策,当时的情况是,我们在香港部署了一个商用网络,接着在韩国又部署了两个商用网络,但当时没有手机厂商愿意加入到 CDMA 手机生产中,因此手机终端都是我们在圣迭戈研发的。我们想能让全世界的厂商生产 CDMA 终端,从而使 CDMA 能成功,所以我们不希望成为手机厂商的竞争对手,不希望让手机厂商感到高通没有给他们提供最新的芯片。因此,高通决定有所取舍,专注做我们自己最擅长的。我们最想做的,是通过研发来不断推动技术的演进,给手机厂商提供芯片技术。现在看来,这当然是非常好的一个决定,正是因为高通的这个决定,这些技术才能快速地推向市场,能够被整个生态系统快速地使用,市场也得以推出不同的终端和加速技术进步。”

 

高通创始人艾文·雅各布

 

最终,在 1999 年,高通选择将自己的通信设备业务卖给了欧洲企业爱立信,同时又将自己的手机业务卖给了日本公司京瓷,同时讨好了世界经济最发达的两个阵营。

 

而加之美国中国韩国已经决定采用 CDMA 的 2G 制式,于是乎,虽然高通丢掉了两块重要业务,但却收获了全球市场。

 

从此,高通专心于移动通信技术研究与芯片设计,这就是今天高通的两个主营业务的由来。

 

虽然 2G 时代 CDMA 制式份额不高,但在随后的 3G 时代,三种通信制式 CDMA-2000、WCDMA 与 TD-SCDMA 全部都基于 CDMA 技术研发,使得高通在移动通信逐渐普及的 3G 时代赚得盆满钵满,并持续投入研发在 45G 时代继续制霸移动通信标准争霸擂台。

 

高通专利收费标准

 

一直到今天,高通靠着自己的芯片与专利大杀四方,并收获了“专利流氓”的“赞誉”,甚至逼得苹果公司低下高贵的头颅拿钱和解以使用高通 5G 基带芯片。因此,不得不说,当初高通战略性选择退出手机与基站市场,无疑是一个极具前瞻性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