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年的北京冬奥会上,我们看到了NFC的应用,其中志愿服务者们佩戴的数字胸牌就采用了复旦微电子的FMSC单芯片无源NFC方案,志愿者只需在手机APP中完成屏幕内容编辑,然后将手机轻轻触碰胸牌,数秒后就能完成屏幕刷新。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这么些年NFC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难道说这两年要起飞?如果有机会起飞,那么“杀手级”的应用又会花落何处?国内外产业链是否还存在差距?本土企业需要怎样的投入,将攻克哪些困难?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到了上海复旦微电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安全与识别事业部市场组主管许万鹏。


 
图 | 上海复旦微电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安全与识别事业部 市场组主管 许万鹏


与非网:NFC在3G时代就有了,却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这两年有何大动作吗?


许万鹏:NFC在过去的主要应用场景是手机,其中最关注的领域是支付,但是NFC支付涉及手机厂家、运营商、银联等几方。各方都基于自身的优势选择不同的应用方案,使得支付标准难以统一,最终导致NFC的发展较为缓慢;比如13.56MHz与2.4G的标准之争,直到2012年13.56MHz才成为移动支付的标准。


但是到了2016年,Apple Pay进入中国市场,随后各手机厂家纷纷加入到NFC阵营。这两年,以手机为中心的NFC应用越来越多,NFC产业整体有所回温,生态也在渐渐完善。比如国外的NFC支付,以及全球性的NFC在物联网中的应用。


与非网:NFC在物联网中的应用可以举些例子吗?


许万鹏:比如现在越来越多的智能产品在使用无线连接,在连接的过程中就会遇到配对问题,虽然配对本身操作不算复杂,但NFC可以实现一碰即连的体验,还能大大增加产品的安全性和智能化程度。未来,随着物联网的持续发展,一碰连接的需求会越来越多。当然,除了便捷性优势外,在数据量不大的传感器等物联网小设备中,相比蓝牙、Wi-Fi等实现方式,NFC不仅一对一指向性更好,也更具成本优势。


比如:在防伪领域,NFC就可以发挥优势,现在人们对于生活品质的要求越来越高,越来越多的家庭会选择空气净化器和净水器,这里就涉及到滤芯的防伪问题,滤芯与净化器之间,通过NFC传输数据,实现认证,NFC方案通过非接触的方式实现数据传输,可以做到更高的可靠性,类似的应用还有很多,比如电池防伪。


NFC技术还可以使用在汽车上,目前很多车都可以支持无钥匙进入,但实现无钥匙进入的方案,一般是有源的,当钥匙电量耗尽时,NFC可以作为最后的开启方案。不仅是车钥匙,在车内也有很多地方可以使用NFC技术,比如通过NFC配置模式等。


另外,NFC论坛也规范了NFC充电,在一些小的设备上,可以通过NFC进行无线充电,NFC充电也会有其特定的应用,比如手写笔应用。


与非网:当下市场中,NFC是否存在杀手级的应用领域?


许万鹏:目前还没出现,至于后面是否会出现,其实还是得看手机NFC的生态建设。


与非网:当前国内外的NFC产业链存在区别和差距吗?


许万鹏:在支付领域,虽然在全球范围内移动支付最发达的国家是中国,但由于历史原因,还是以二维码技术为主。而在国外,对于发达国家而言,信用卡体系非常完善,刷卡支付的方式已经被大众接受,出于对隐私、安全的重视,采用NFC支付方式的占比较大;对于部分现在仍然在使用现金支付的国家来说,未来更为先进的支付方式一定会逐步开展。相当数量的国家中,其当前移动网络等基础设施的建设程度远不如我国,在这些国家,二维码支付普及门槛较高,相对的NFC非接触脱机支付方式是更加适合的。


在支付以外的物联网领域,国内外产业链的区别并不大,比如在智能门锁领域,国内外的门锁基本都会标配刷卡功能。


总的来说,NFC的发展是以手机的生态为中心的,目前国内的手机品牌越来越多的标配了NFC功能,所以国内NFC的应用生态也会越来越好,衍生出的应用也会更多。


与非网:NFC技术和二维码技术对比,存在哪些优势和劣势呢?


许万鹏:NFC在中国的发展是比较曲折的,由于二维码制作成本、获取成本、传播成本都非常低,再加上二维码通用性强、容错率好,且不需要额外的设备部署,这些特点使其可以在移动支付早期快速得到应用。但是二维码有个很大的问题是容易被滥用,易制作、易传播等特点也意味着容易被不法分子利用进行欺诈。而NFC技术的物理芯片使它在通讯过程可以通过安全的交互认证来保证金融活动的安全可靠。


此外,从万物互连的角度出发,通过二维码来实现联网是不方便和不可靠的,用NFC技术互连更具优势。近年来,随着NFC手机的普及和NFC手机开放读写器功能,已经有大量的设备通过增加NFC标签、利用NFC通讯技术实现了设备的电子可识别。但同时,这一点可能也是NFC技术发展速度的局限性,即设备与手机的互连要基于各个设备厂商对设备硬件的设计实现部署,以及手机上对应的APP的软件开发部署。不像早期二维码应用的生态环境构建那么快,但NFC在这个领域应用上的优势也是显而易见的。


当然,二维码和NFC也可以互为补充,比如银联的碰一碰应用,可以在二维码的后面隐藏一张NFC TAG,将带来更安全、便捷的体验。


与非网:有一种说法,NFC在稳定性方面欠佳,这是真的吗?


许万鹏:从底层的技术来看,NFC技术是一种基于ISO14443和ISO15693的通信技术,可靠性是非常高。所谓的“NFC在稳定性方面欠佳”,其实是各家软硬件方案水平不一造成的,
总的来说,NFC所面临的可靠性和稳定性挑战,主要还是来自手机端和TAG端的兼容配合问题,有两个方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一是大家都通过NFC FORUM的检测;二是在产品发布前做兼容互通测试,复旦微有检测实验室,可以完成手机和TAG的兼容性测试。


与非网:对于NFC芯片公司来讲,支付领域和非支付领域的关注点有何不同呢?


许万鹏:从芯片角度来看,对于支付领域,更多是围绕手机NFC芯片来展开;而对于物联网领域,更多是非手机类的NFC芯片。


与非网:复旦微是从什么时候切入NFC赛道的?主要的NFC相关产品有哪些?


许万鹏:NFC是基于高频RFID发展而来的。在NFC技术出现之前,复旦微就已经在非接触领域有了很多的积累。我们在1999年推出了基于ISO14443的高频非接触卡芯片产品;2003年推出了基于ISO14443的高频非接触读写器芯片产品;2006年,复旦微电子成为首家加入NFC联盟的中国企业。


目前,复旦微的NFC相关产品主要有NFC标签芯片、NFC通道芯片以及NFC读写器芯片。


与非网:复旦微的NFC芯片主要应用于哪些领域呢?


许万鹏:我司的产品对标海外大厂,已经广泛应用于各行各业,如互联网巨头阿里、腾讯、京东等,全国六大银行及其他股份制银行,北上广深等多个城市的交通,全国大部分省份的社保,家电领域格力、海尔、海信、美的等,智能门锁领域凯迪仕、德施曼等,茅台镇第二大酒厂国台酒,图书馆系统商远望谷、海恒、阿法迪、拓迪,ESL行业巨头汉朔,卡商金邦达、东信、捷德、恒宝、天喻、楚天龙等,以及标签厂上扬、永道、博应等。


值得一提的是,我司的明星产品——非接触逻辑加密卡芯片累计销量已超84亿颗,国内市场占有率超7成。

 


 

与非网:对于NFC产业链而言,在前进中是否还面临一些眼下难题?


许万鹏:目前手机上并不是标配NFC,同时各类操作系统对于NFC的支持也不一样,也许是目前NFC产业链面临的难题。从整个产业链来看,以手机为代表的消费类电子,越来越多的机型配备了NFC功能,这对于NFC生态的发展是一个很大驱动力。当手机NFC越来越普遍时,就可以衍生出很多的物联网应用。


与非网:复旦微作为本土NFC的头部企业之一,将会有哪些方面的战略性投入?


许万鹏:NFC应用领域分为手机类NFC和手机以外的NFC,复旦微目前在手机以外的NFC相关应用领域,出货量和市场占有率非常高,所以会持续把物联网NFC相关技术作为重点关注和发展的方向,并针对性地进行技术跟进、研发投入,研发预算的投入相较往年只会多不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