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云计算上半场是互联网行业的争夺战,那么政务等传统领域则成为云计算企业下半场发力的重点。

 

近年来,三大运营商经营的云计算业务正在快速崛起,成为云计算市场中新的主力。同时,以阿里云、腾讯云为代表的互联网云厂商快速将业务重心向政务等传统领域倾斜。这就注定了云计算的下半场,将是一场资源、技术、产品、服务等综合实力比拼的持久战。

 

互联网云和运营商云双方实力各有所长,未来谁主沉浮,才刚刚拉开帷幕。

 

政策利好,我国企业上云正全速推进

 

受益于政策推动企业上云及社会数字化转型需求,我国云计算行业高速发展。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云计算白皮书(2022年)》显示,2021年中国云计算总体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市场规模达3229亿元,较2020年增长54.4%。

 

对于云计算的发展,政府高度重视,并在政策标准、产业布局等方面给予了巨大的支持,为整个市场创造了良好的发展空间。

 

2021年12月17日,工业和信息化部联合国家发展改革委、科技部、财政部等19部门发布了《“十四五”促进中小企业发展规划》,要求到2022年底,组织100家以上工业互联网平台和数字化转型服务商为10万家以上中小企业提供数字化转型服务,推动10万家中小企业业务“上云”。

 

2022年初,国务院印发《“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提出,实施“上云用云”行动,促进数字技术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赋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可见,云计算已经成为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支撑。

 

目前,全国共有超过20个城市将云计算作为重点发展产业,加速企业上云进程。有专家指出,中国云计算基础设施集群化分布的特征突显,已初步形成以环渤海、长三角、珠三角为核心,成渝、东北等重点区域快速发展的基本空间格局。

 

这一特征与我国经济区域分布高度重合,经济发展水平与云计算产业活跃程度密不可分。但随着今年“东数西算”工程的全面启动,中西部的云计算产业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在多重因素的刺激下,云计算将作为“东数西算”中算力的关键载体加速“下沉”,拉动中西部云计算产业的发展。

 

内蒙古自治区是我国中西部地区承东启西的重要节点,内蒙古自治区工信厅印发《内蒙古自治区工业企业“上云上平台”工作方案(2022—2025年)》提出,到2025年,力争“上云上平台”工业企业达到2.6万家以上,培育发展20家以上“登云”标杆企业和50家以上云服务商。

 

湖南省工信厅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湖南省已累计推动44.5万家中小企业“上云”,其中1.56万家企业深度“上云”;2.18万家中小企业“上平台”。

 

从中西部各省公布的最新规划以及企业上云的数据来看,我国云计算的进程正在大跨步地落实推进中。

 

“国家云”背景加持,运营商云快速崛起

 

众所周知,我国云计算市场既有运营商打造的天翼云、移动云、联通云,也有以互联网大厂为代表的阿里云、腾讯云等。而在“马太效应”加剧的云计算市场,要想脱颖而出并不容易。但近日“国资监管云”项目的正式上线,为云计算市场格局带来了新的变数。

 

事实上,运营商独具特色的云网融合产品和服务,为他们赢得市场增加了砝码。三大运营商2021年的财报数据显示,云业务增长迅速。其中,天翼云营收增长102%,达到279亿元;移动云增幅114%,达到242亿元;联通云同比增长46.3%,营收163亿元。

 

在资源方面,相比互联网云厂商,电信运营商拥有覆盖全国的光网宽带、移动互联网、卫星通信等强大网络基础资源优势,提供可下沉至县域的属地化服务。运营商下设31省分公司,建立健全云网一体化运营体系,为用户提供更近的、更便利的云服务。

 

以中国电信为例,经过10年耕耘,其率先建成“2+4+31+X”(两大园区+四大核心区域+31省核心+X边缘节点)资源布局,目前在全国拥有300多个云资源池,云计算中心超过700个,形成赋能千行百业的强大动力。

 

在网络方面,运营商利用5G网络特性,搭建“5G+MEC边缘云”的云边协同设施和平台,构建一站式边缘侧解决方案,这种能力也是互联网服务商无法比拟的。

 

此外,很重要的一点甚至在一些招标中起决定作用的是:三大运营商拥有“国家队”“央企云”背景,在国家支持信创、自主可控、自主创新的趋势下,自然会优先获得政府、金融等用户信任,同时也为其云生态建设奠定基础。

 

作为云计算“国家队”,“国资监管云”主要由中国电信牵头,联合中国电科、中国电子等多家央企共同组建。随着“国家云”的正式上线,运营商在云服务行业的市场地位将更加突出。

 

从整个云计算市场来看,相较于美国,我国企业上云市场仍然拥有巨大的增量。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运营商云在资源、网络以及政企市场上的优势,终将为其业务发展带来更多的机遇。

 

环境压力巨大,互联网云厂商开始追求高质量发展

 

2022年,各大互联网云企业开始从原先疯狂追求规模、营收,开始向追求利润、高质量发展的目标转变。

 

在2022年Q1财报中,腾讯云主动提到“重新定位了IaaS服务,从单纯追求收入增长到实现健康增长,并主动减少亏损合同”。现在腾讯云主动放弃了赔本买卖,赚钱盈利成为首要目标。

 

2021年腾讯云制定了“在2022年实现盈亏平衡”的目标,这也迫使腾讯云在各个领域不断出击。例如在政务领域发布数字政务全景解决方案,在能源行业发布了能源连接器和能源数字孪生两款PaaS产品,在智能汽车行业发布了腾讯智能汽车云……

 

不同于腾讯云四面出击,阿里云更需要先做好防守,再图扩展新行业,以扩大收入来源。

 

阿里巴巴2022财年(自然年2021年4月—2022年3月)年报显示,阿里云年营收为1001.8亿元,同比增长21%,经营利润(经调整EBITA)达到11.46亿元,这是阿里云首次实现全年盈利。但阿里云实现盈利的背后,是增速在不断放缓。2022财年的4个季度,阿里云的增速分别为30%、33%、20%、12%。

 

在失去字节这个大客户之后,阿里云便意识到收入结构多元化的重要性。这一点在财报中也有体现,在对外的云服务中,非互联网客户已经占到阿里云总收入的52%,并呈稳步上升趋势。阿里云的动作十分迅速。2021年上半年,阿里云设立了18个行业部门,同时划分了16个区域,任命了16个分公司总经理,负责区域的本地化运营。政企和传统行业已经成为阿里云重点推进的领域。今年3月,原华为EBG中国区总裁蔡英华空降阿里云,担任阿里云全球销售总裁,负责整个国内及国际销售业务。此前蔡英华在担任华为EBG中国区总裁期间,负责华为政企业务在中国区的战略规划、整体运营与日常管理。

 

腾讯云指向盈利,阿里云则增速减缓。回归以利润为核心,不再疯狂寻求规模,同时在万亿规模的政企和传统行业云市场发力,这显然是他们未来的重心。

 

挑战犹存,运营商云破局需要耐心

 

不可否认的是,在“强者恒强”的云计算市场,运营商的竞争对手既有技术实力雄厚的互联网企业,也有加速崛起的“黑马”——设备供应商华为。因此,运营商在云计算领域还面临不小的挑战。

 

毕竟互联网云厂商已运营10多年,承担过无数次的“流量洪峰”考验,他们用技术、产品和服务证明过自己的技术实力,也因此建立了难以逾越的行业壁垒。而这一切都将成为运营商在云计算市场发展中无法回避的挑战。

 

首先,云计算是个不折不扣的“吞金兽”,尽管运营商“不差钱”,但与互联网厂商每年在技术方面数百亿元的投入相比,运营商在云计算方面的技术研发投入显然不足。据了解,阿里云每年在技术方面投入数百亿元,而运营商阵营的云计算投入则主要集中在基础设施投资上。

 

在人才的积累方面,运营商也受限于国企体制下严格的薪酬体系标准,难以建立与互联网云服务商比肩的高端人才引进机制。据悉,阿里云目前已拥有近2万名员工,其中技术人员占比超过了50%;而在运营商中,这一比例尚不足20%,专业技术人才规模差距明显。

 

但是,云计算的比拼是一场耐力赛,技术实力才是关键。运营商要想在新一轮市场竞争中取胜,不能只靠市场机遇,还需要在充分利用资源布局优势的基础上,加强技术、人才、资金等投入,打造独具特色的云网融合产品和服务,以满足企业用户复杂多样的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在政企和金融等行业用户上云时,最为关注的便是云计算安全能力,而产业链中很多用云的企业本身是阿里、腾讯的竞争对手。因此,运营商应凭借其“国有”身份,依托资源优势,全面布局公有云、私有云及混合云相关业务,为用户信息安全需求提供有效保障。

 

总而言之,云计算的下半场才刚刚开始,未来谁主沉浮还是未知之数。

 

作者:梅雅鑫

责编/版式:沈新竹

审核:申晴

监制:刘启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