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M 被软银“爸爸”卖了,卖了 400 亿美元!这成了科技圈吃瓜群众近期关注的一个热门话题。

 

其实软银要出售 ARM 的消息早在今年 4 月就已经发布了,不过最近由于 Nvidia 将成为 ARM 买主的传闻,将这件事推上了热搜榜。要知道 Nvidia 刚刚超过英特尔成为全球市值最高芯片公司,可谓风头正劲;而 ARM 又是半导体行业举足轻重的存在,大家都在想“如果有朝一日这两个名字关联在一起,那真是有热闹看了!”

 


尽管 Nvidia 的掌门人老黄还曾出来表示过,Nvidia 一直视 ARM 为非常密切的合作伙伴,并没有收购它的意愿。但事实证明这不过是个 Nvidia 释放的烟雾弹,最终传闻被实锤了。

 

 

310 亿美元的 ARM,是如何炼成的?

ARM 公司诞生于 1991 年的英国剑桥,早期它对自己的定位是成为一家 32-bit RISC 处理器厂商,服务于一些低功耗且对计算性能不能么苛求的市场,但初期公司的发展不温不火,相较于当时如日中天、以 CISC 的 x86 架构统御电脑和服务器市场的英特尔来说,太微不足道了。

 

于是 ARM 对自己进行了重新的定位:从一个处理器芯片厂商转型为处理器 IP 核的供应商,也就是说自己不再设计制造最终的处理器芯片,而是将自己的处理器技术“打包”成一个成熟的芯片设计 IP 库单元,授权给其他芯片厂商使用,自己则从中收取授权费和版税。不成想,此举大获成功,让 ARM 架构成为了如今移动和嵌入式计算处理领域中绝对的霸主!

 

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是由于 ARM 发迹时正好踩中了两个风口。第一个风口就是,彼时半导体行业正处在一个全球化专业分工的转折点上,Foundry+Fabless(代工厂+独立 IC 设计公司)的模式正处于高速发展阶段,ARM 独特的商业模式正好为这一发展提供了“燃料”,让 Fabless 可以通过授权,直接“拿来”一个成熟的处理器放在自己的产品中,并在 Foundry 中流片生产,而无需从头建立一整套处理器设计和制造的专业体系,大大加速了芯片产品开发迭代的速度。

 


而另一个风口,就是以手机为代表的移动设备市场的兴起——对于这个市场,x86 显然不太合适,再说 PC 市场已经够英特尔忙的了,它也一时无暇顾及,这就给 ARM 架构提供了一个战略契机,进入 21 世纪后没几年,ARM 结构就占据了 90%左右的移动设备市场。而且更为幸运的是,在过去 20 多年中,这个市场一直保持着快速且持续的发展态势,这显然是一份让人艳羡的市场红利。据统计,如今全世界超过 95%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都采用 ARM 架构。

 

而且,ARM 并没有将自己局限在移动设备领域,面向嵌入式应用的 32-bit 通用微处理器和微控制器市场也已经被其收入囊中。以微控制器为例,如果说在 8-bit 和 16-bit 产品上还算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各个厂商都拥有各自独立的处理器架构,那么到了 32-bit 时代,大家基本上都放弃了自有的架构转而采用 ARM 架构,以共享统一架构带来的丰富生态资源的支持。

 

与此同时,ARM 也没有掩饰自己的另一份“野心”,那就是面向 x86 固有的市场发起冲击。虽然短期看来,英特尔的地位还难于撼动,但是一些行业巨擘的动作不免会让人浮想联翩。比如,微软的基于 ARM 架构的 Surface 平板电脑、AMD 的 ARM 架构 64-bit 服务器芯片,而苹果预热多时、即将在今年推出的采用 ARM 架构的 MacBook 笔记本电脑,更是吊足了大家的胃口。

 

总之,移动设备、嵌入式应用和电脑及服务器市场,无疑构成了驱动 ARM 持续发展的三驾马车,这也是四年前软银愿意花费 234 亿英镑(约 310 亿美元)的大价钱,将 ARM 收入麾下最具说服力的理由。那时,大家无不艳羡地看着软银的吃相,心里默念着:这货虽贵,不过“真香”!

 

 图 1,ARM 在各个领域的市场份额和发展预期(图源:经济学人)

 

400 亿美元的 ARM,香不香?

照理说,软银手中的 ARM 应该是一个值得长期持有的“蓝筹股”,谁知世事难料,以前不差钱的软银由于这两年一系列的投资失利,也变得有些囊中羞涩了,2019 年更是出现了巨额的亏损。因此软银迫切需要通过抛售手中的优质“资产”去换取眼下急需的收益。此前,软银已经卖掉了 T-Mobile、阿里巴巴的部分股份和期权合约,再盘算一下自己兜里的货色,可能就算 ARM 最拿得出手了。这次 Nvidia 出价 400 亿美元购得 ARM,虽然是一个天价,但软银在 ARM 身上这一进一出的收益率和以前其他投资相比,其实也算不上高。

 

不过,ARM 这件“宝贝”的成色固然诱人,但目前从舆论场上的声音来看,除了“Wow”的惊叹,质疑的声音着实不小,老黄的 Nvidia 是不是能够将 ARM 最终吃到嘴,以及是不是能够吃得香,也还是存在不少悬念。具体来讲,质疑主要有以下几点:

 

首先,Nvidia 入主 ARM 之后,支持 ARM 发展的商业模式和商业逻辑是否会受到冲击,是最核心的焦点。要知道 ARM 商业模式的成功,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其“中立性”的地位,这才能够让所有下游的芯片厂商放心地与其合作。相对而言四年前软银这样的投资公司收购 ARM 并不会影响这种中立性,而如果 Nvidia 这样的芯片厂商成了 ARM 的“新东家”,是否会形成内外有别、厚此薄彼的局面,大家心里就有一个问号了。这也难怪,ARM 联合创始人 Hermann Hauser 曾警告“Nvidia 收购 ARM 将会是一场灾难”。

 

 

其次,当下“逆全球化”的思潮与 ARM 赖以为继的全球化的半导体产业分工,两者之间的矛盾也越来越尖锐。比如英国的反对党工党就以 Nvidia 收购 ARM 会造成本国技术创新能力的削弱和工作岗位的流失为由,反对这一交易;其他更多的国家在考量自身的“技术主权”是否稳固时,是否会以国家的反垄断调查为由否决这一收购案,也是未知数。在这种大环境下,任何人都不得不小心翼翼地绕过可能存在的“雷区”,这也一定会为买卖 ARM 的交易设置不少障碍。

 

再有,即使收购最终成功,ARM 是否能够保持持续的创造价值的能力,也必须认真考虑。根据软银去年的财报,ARM 在 2019 财年的净销售额约为 19.28 亿美元,年增长率仅为 2%,且有 4 亿美元营业亏损。如果和半导体行业其他公司相比,这个业绩表现并不太能拿得出手。而且为了保持技术的迭代速度,以及维持日益庞大的生态系统,ARM 未来要花的钱肯定不是一个小数目,因此想要有胃口吞下 ARM,没有足够的实力和准备显然是不行的。

 

 

最后,目前虽然 ARM 可算是独步天下,但其并非没有对手。这些年以精简、灵活和模块化著称的新生代处理器架构 RISC-V,就没少给 ARM 以压力。而且今年 3 月,RISC-V 基金会从美国撤出并在瑞士完成注册,这对于中国等希望在技术上实现弯道超车的新兴国家,无疑很有吸引力。在这种情形下,ARM 的“新爸爸”是否能够应对有据,就很关键了。

 

总之,这次 400 亿美元的交易,不仅会决定 ARM 未来发展的路径,也很可能对整个行业生态产生深远的影响。这个故事,我们目前还猜不到结尾如何,还是一起静观其变吧。

获取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