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是特别的一年,受新冠疫情和中美贸易大环境的影响,大家对国产芯片的接受度明显提高。国产替代的热潮伴随着 5G 和 IoT 的市场发展,整个国内半导体行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政策及资金加持、火热市场的带动下,芯片企业数量迅速增长。截至今年 7 月 20 日,中国注册芯片相关企业数量为 4.53 万家,仅今年第二季度新注册企业就有 4800 家。面对滚滚而来的国产替代浪潮,如何杀出重围成为众企业必须面临的难题,国产存储厂商时创意的高端进阶路或许给大家提供了一个好思路。

 

时创意董事长倪黄忠


“高端的才具备可替代性,我们把低端市场都让给别人。”在日前 TrendForce 集邦咨询主办的 MTS2021 存储产业趋势峰会后,深圳市时创意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倪黄忠接受了猎芯网满天芯在内的多家媒体的采访,就时创意的发展历程、在存储产业中的现状、定位及布局进行了分享。

 

从玩具厂到国内领先的存储企业

 

据介绍,深圳市时创意电子有限公司成立于 2008 年,最初是一家玩具加工厂,但在玩具加工厂面临生存问题之际,技术出身时创意董事长倪黄忠毅然决然选择转型,并于 2013 年进入存储芯片封装领域,2017 年进入 PC SSD 市场,2019 年进入嵌入式存储领域。

 


2019 年第二季度,时创意正式推出自有品牌的 SCY eMMC 系列产品,并从 8GB/16GB/32GB 开始,逐步扩展到 64GB/128G。2020 年 11 月,时创意发布了容量进一步升级的 256GB eMMC 存储芯片。

 

时创意董事长倪黄忠表示,这是国内最短时间内推出最大容量的产品,时创意是目前为止国内唯一一家能做到这么大容量 eMMC 的企业,256GB 的 eMMC 很好的考验了工厂制造能力和技术团队的研发能力。倪黄忠还透露,目前 eMMC 产品已经为公司贡献了数亿元营收,预计明年 5G 手机的爆发会带来更大的营收增长。

 

目前,时创意已经是一家在存储领域具备芯片设计、软固件研发、封装测试、制造及应用能力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公司产品及业务涵盖 SSD 固态硬盘、DRAM 内存模组、嵌入式存储芯片、便携式存储产品的 OEM、ODM 等。

 

重研发、抓可靠性

在进军存储产业的那一刻起,时创意就把目标定位在高端市场。对于产品研发和可靠性这一块,更是十分的重视。

 

倪黄忠介绍到,初入存储行业,便每年投入数千万用提升研发实力。设施设备不断更新迭代,累计设备投入超 3 亿元。目前时创意电子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封装测试设备,国际领先制程水平。

 


目前,时创意在全球建立了一个物流中心,拥有一座先进的封装厂和一座先进的模组工厂。并且在深圳、上海、台湾均有研发团队。时创意 600 多名员工中,有 300 人以上为研发相关人员,研发骨干人员大都来自海内外名校,拥有行业头部企业的核心岗位经验。

 

谈及产品可靠性方面,倪黄忠甚至有点小骄傲,他表示目前时创意工厂封装的生产直通率达到 99.9%以上,时创意从产品的软硬件设计、原材料采购选型、封装测试和生产的所有工序都是自己完成,每一个环节都由自己把控,并且坚持采用最好的原材料颗粒和基板,无论是在生产良率、产品品质的一致性、技术支持以及交付能力方面,均坚持高标准。
产品可靠性高,出货量自然就上来了,自 8 月份以来,时创意产线就一直处于满载的状态。

 

国产替代不应是低端产品的国产化

 


谈到国产替代浪潮,芯片热等现象时,倪黄忠表示:““芯片热”现象是“天时、地利、人和”造成的,首先是天时——市场需求爆发式增长、国际贸易限制、国产替代政策;其次地利——中国是全球最大统一市场,拥有完整的上下游产业链;最后是人和——产业政策、资金、市场和民众的空前瞩目。” 在国产替代浪潮下,大量没经验、没技术、没人才的三无企业涌入芯片中低端市场。他们不具备核心技术研发和设备生产能力,导致中低端市场产品同质化恶性竞争。同时还会造成行业人才不断被挖,导致企业技术创新中断。
另外,在资本的诱惑下,部分企业打着高大上产业项目的幌子,一系列百亿、千亿级“芯骗”投资项目暴雷。一些企业更是专注于搞资本运作,放弃技术创新和沉淀,为了冲量而大打价格战,破坏市场秩序,导致恶性循环。

 

对于国产替代和芯片热的现象,倪黄忠表示,国产化不应该仅仅是低端产品的国产化,而是高端产品的国产化。国际大厂做到的东西,中国厂商要想办法把它做到,这才是具备国产化替代的意义。

 

对于时创意致力于打造的高端定位,倪黄忠感叹到,进来容易,活下来难。同时倪黄忠也强调,时创意有足够的研发及制造实力让自己走的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