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 01、国巨:我变富了,也变强了
    • 02、30多年营收破千亿,资本从哪里来?
    • 03、结 语
  • 相关内容
  • 电子产业图谱
申请入驻 产业图谱

国巨的“钞能力”:买买买!再买50亿!

11/18 10:04 作者:芯世相
阅读需 14 分钟
加入交流群
扫码加入
获取工程师必备礼包
参与热点资讯讨论

上个月,国巨一口气宣布收购两家传感器事业部,合计七个多亿美元,又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2018年,国巨在人们心中的年度关键词还是“涨价”、“炒货”。

国巨身为全球MLCC大厂,其董事长陈泰铭在2017-2018年趁机收割MLCC中低端市场,大幅且多次调涨价格、大大延长交期、MLCC捆绑销售、未签约的涨50%……

一系列炒作让国巨的钱袋子暴发户式增长,股价在短短一年时间里涨了十几倍。

2020年,国巨砸下18亿美元的巨资成功并购基美,国巨跃升为全球第三大被动元件厂。

1994年至2006年间国巨陆续并购超过11家公司,近6年来已陆续并购12家公司,近3年来的并购金额更超过900亿元新台币……幕后是陈老板这位“被动元件界并购天王”的大手笔投资。

短短两三年时间,国巨从2019年全球MLCC 13%的市占率提高到15%,超越日厂太阳诱电排全球第三。电阻方面从24%的市占率提升到34%,稳居全球电阻龙头。

在被动元件上,国巨真正的竞争对手、产品较雷同大概只剩日本村田、TPK、美国Littelfuse、VISHAY等四家。在其他领域,国巨与鸿海携手切入功率和模拟芯片等,此次还进军传感器。

国巨变了?其实没变,只是朝着它的电子元器件帝国一步步迈进。

01、国巨:我变富了,也变强了

被动元件是电子工业基石,壁垒高、成长空间大。如一部5G手机使用MLCC超过1000颗,一辆纯电动车MLCC的使用量达到18000颗。

其中,国巨一手握着壁垒最高、规模最大的MLCC(电容),一手垄断着全球电阻市场。如今全球MLCC 的市占率提高到15%,超越日厂太阳诱电排全球第三。电阻的市占率提升到34%,稳居全球电阻龙头。

在MLCC中的“鄙视链”中,特殊品(也称利基品)和标准品,两者分别对应工控、汽车,消费。标准品毛利率一般在30%以下,高阶应用的特殊型产品毛利率一般在35%以上,附加值高。

2017年以前,国巨的特殊品和标准品为3:7,如今特殊品大幅提高,这个比例变成8:2,强势扭转,距离MLCC高端化又近了一步。

国巨2020年营收同比增速高达60%以上,反观日韩MLCC大厂们,个位数增长甚至负增长。

来源:方正证券

此前国巨对美磊(台湾第二大电感厂商)、普思、基美(钽质电容市占率全球第一)等厂商的大手笔收购,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营收增长。到2021年10月,国巨近5年并购了10家公司。

国巨从2020年7月正式整合基美后,营收连两年超过五成年增率,EPS(每股盈利)从2019年的16.35元跳增至25.52元及46.46元。2021年6月还取得原持股11%的关连企业电感厂奇力新(电感全球市占第三)所有股权,两家在2022年年初正式合并财报,给国巨营收来了颗“大补丸”。

国巨2021-2022年季度财报表现连创新高:

2021 Q1:3月营收以87.26亿元新台币写下最近30个月新高纪录,为史上最强3月营收成绩单,累计首季营收则以237.44亿元飙单季历史次高纪录,在基美助阵之下,年增幅高达137%。

 

2021 Q2:得益于终端需求持续畅旺,该公司在6月营收达95.05亿元新台币(约合22.1亿元人民币),月增 3.3%,年增 109.4%,创33个月新高。

 

2021 Q3:第三季度合并净营收为293.86 亿元,季增6%、并较去年同期增加33.8%,创下单季营收次高纪录。

 

2022 Q2:单季合并营收313.22 亿元新台币,较上一季增加 3.9 %,并较去年同期增加13.0 %,为公司历年来的单季新高纪录。

 

2022 Q3:国巨9月营收缴101.81亿元成绩单,连续第七个月站稳百亿,且年、月双增,累计第三季营收达307.67亿元,为单季第三高之纪录,季减1.9%。

基美的钽质电容、奇力新的电感、普思的利基型产品线、美磊的利基型电感等等,其中有众多较不易受景气波动影响的特殊品及高端市场,为国巨的运营带来了稳定支撑。

即使有今年的俄乌冲突、疫情封控,以及通胀、消费电子景气反转、持续库存调整等各项不利因素,同行营收大幅衰退,但国巨前三季总营收仍年增14%、上半年获利年增7%。

在被动元件赛道之外,国巨还觊觎着更大的市场,以此提高抗风险能力。10月宣布的两个传感器业务收购案,将让国巨的工业领域营收拉高至约36%(去年为31%)。宣示国巨不再只是传统被动组件领域的龙头企业,还涉足了更广泛应用的电子零部件。

02、30多年营收破千亿,资本从哪里来?

高端化的产品组合,的确让国巨吃到了“蛋糕上的奶油”,但不停靠大手笔圈地,想必需要源源不断的资本。那么,国巨的资本从何而来?

国巨由陈泰铭的大哥陈木元创立于1977年。1989年,由陈泰铭自行创立的台湾阻抗公司并入国巨,陈泰铭出任国巨总经理。在陈泰铭的一手操刀下,并购几乎贯穿了国巨的发展足迹。

上个世纪90年代,国巨通过并购新加坡ASJ、德国Vitrohn、台湾智宝和奇力新,拓宽了电阻、电容和电感的产品线,全面进军无源元件领域。

2000年5月,国巨以6.5亿欧元并购了老字号的飞利浦被动组件部门,当时创下台湾上市公司购并海外公司的最高金额纪录。在被动元件行业外,国巨还大手笔入资声宝、致福、美格、寰邦等上中下游业务往来伙伴。

此后的每一次并购都让国巨实现了成长的质变。国巨在本业的基础下不断吞并小资本,消除了一定范围的行业竞争,在被动元件上逐步形成垄断,产品的定价权逐年走高。于是有了更多的资本去“买买买”,进一步提高竞争力。

 

2017-2018年,日韩MLCC厂商开始专注高端市场,国巨靠收割中国大陆中低端市场发财致富,涨价函发到手软。加之矿机、无线充、智能驾驶、物联网、智能音箱等的终端需求爆发,对被动元件的需求暴增,MLCC在现货市场价格疯涨十几倍。

国巨还将产能的70%给代理商,30%给大厂,打价格差,迫使大厂与国巨签长约,带动其他被动元件厂商抄作业,开启了由国巨带领的炒货致富时代。

和这波操作相反,早年的国巨还靠实时发货系统(客户无需提前下订单,该有的存货由国巨自行备货)的创新,在台湾地区的芯片电阻市场拿下市占率逾7成的好成绩,并成为单一产品的领导厂商。

显然国巨已经大步跨过了初创阶段,摇身一变成为国际大厂。

2020年下半年,随着疫情恢复,5G、汽车电子等领域需求激增、产品供不应求,被动元件大厂们“喜迎”新一波涨价潮,2021年初以来这些厂商陆续宣布涨价,其中国巨将电阻价格上调了15%-25%。

扩大的商业版图及细分市场的垄断,让国巨得以不断对抗利润率下滑。1989年,国巨营收只有2400万元新台币,到2010年已突破250亿新台币,2021年突破千亿大关,达到1,065.44亿元新台币,增速达到世界级水平。

2019年有媒体报道,国巨的获利在当时已经连续飚升6年,以每年获利至少一个股本的现金流来看,加上部分融资,国巨跨国并购的资金仍然绰绰有余。

国巨究竟有多大的资本“买买买”?在国巨2017年至今的财报变化中,我们可以试图通过其营收变化及增长率、毛利率、现金流量表等数据变化,来一窥端倪。

营收增长率-反映变化

国巨9月营收缴101.81亿元成绩单,连续第七个月站稳百亿,且年、月双增。尽管标准型被动元件持续去库存,但高端需求持续稳健,使得9月份合并营收较上月微增。

2019年11月,国巨花18亿美元巨资收购基美,体现在2019年11月-2020年4月这段时间累计年增率为负,但国巨“先蹲后跳”,负增长率逐月缩小,后期增长率全面发力,在2021年2月达到150%的高点,这一稳定的爆发式增长直接弥补了收购时的暂时下跌。

 

毛利率高点-反映竞争力

在2017-2018年的暴富行情下,加上2018年上半年的收购,国巨2018 Q3毛利率达到史上最高的69%。仅次于69%的高点出现在2020 Q2,毛利率为44%,其中2020年4月国巨正式与基美合并。

近期国巨的毛利率都低于40%,过去12个月的毛利率为39.62%,离陈老板去年提及的40%的目标已经很接近。而被动元件龙头村田过去12个月的毛利率为41.54%。

现金流-反映企业实现价值能力的高低

现金流量表主要包括营业现金流、投资现金流、融资现金流、自由现金流和净现金流。(图中单位为千元新台币)

除2018年三个季度强势的营业现金流,近两年来国巨的季度营业现金流已经得到大幅提升,其2021-2022年的季度营业现金流规模基本超过新台币50亿元,造血能力增强,在刚刚过去的第三季度,其营业现金流更是突破新台币100亿元。

今年又是国巨丰收的一年。但国巨仍然在大手笔扩张,今年二季度和三季度其投资现金流负值分别高达新台币120多亿元、80多亿元,颇为激进。而今年10月国巨宣布收购两家传感器事业部的金额高达7亿4726万美元,约合新台币232多亿元。

来源:HiStock

03、结 语

纳入基美后,国巨加速转型。而国巨10月的并购案目的在质量不在数量,有它的野心与远谋。

虽然德国贺利氏温度传感器业务部年营收仅占国巨今年总营收约2%,但基美和今年两起传感器并购案,将为国巨每年贡献130亿元新台币的营收。当明年上半年前正式完成交易后,预计从明年下半年开始能看到国巨更高的营收及毛利率。

行业库存调整的触底也给国巨带来了好消息。虽然今年四季度步入被动元件传统淡季,但券商预估,被动元件的库存调整可望在本季触底,因此第四季、明年第一季营运可望先蹲后跳,2023年第一季挑战重启成长。

陈老板认为,当大中华区的企业都在抢蛋糕下面的面粉时,其实上面的奶油才是质变的关键。不再拘泥于被动元件大厂标签的国巨,还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更多相关内容

电子产业图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