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生活的世界,变化在加速发生着,其中,自动驾驶汽车就在改写着你我对出行的想象。

 

不过,关于自动驾驶汽车的技术路线、品牌故事、监管政策、事故权责等等,一直存在争论。很像是刘慈欣刻画的三体世界,在“恒世纪”与“乱世纪”中变幻不定。

 

这也使我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自动驾驶这个前瞻的行业,能不能用科幻的眼光来寻找发展方向呢?自动驾驶公司毫末智行在今天,9月28日,在第三期品牌开放日活动中,让这个异想天开的想法,得到了验证。

 

 

科幻与务实,前沿与匠心,浪漫与理性,在毫末智行身上融合在一起,也让以“数据智能”为核心的技术实力版图显得尤为不同。

 

这家科技公司如何书写数字时代的中国式浪漫,不妨一起走进自动驾驶的“三体纪元”。

 

激变:自动驾驶的“三体纪元”

刘慈欣在小说《三体》中,塑造了一个十分奇幻的三体世界,处于“恒纪元”时,一切都好,大地如春,而一旦进入“乱纪元”,星球气候就变得毫无规律可言,三体人不得不脱水保命。

 

回味一下自动驾驶的发展历程,似乎与之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一方面,自动驾驶的产业方向被不断看好。无人驾驶汽车将逐渐取代人类驾驶的汽车,运输行业演化为一种自动化、即时需求的服务,已经成为共识。作为汽车产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技术与必然趋势,自动驾驶也吸引了各国政府不断投入布局。

 

早在2016年,我国工信部就发布智能网联汽车发展技术路线图,制定了发展目标和战略规划。国家级自动驾驶试验场相继落地上海、北京、河北、江苏、长沙等各大城市,正在快速进入商用阶段。

 

 

因此,毫末智行CEO顾维灏也在发布会现场提到,中国拥有丰富的应用场景,自动驾驶汽车厂商遇到的技术挑战可能也是最大的,把这些问题都解决好能够具备“降维打击”的能力,产品将来去到其他市场会容易得多,所以,未来中国一定会诞生世界级的自动驾驶公司。

 

然而另一方面,自动驾驶行业的发展也出现了不少乱象。比如多种技术路线并存、各自为政;不同厂商对自动驾驶级别的标准定义不同等等。

 

当天,顾维灏特地延伸出了毫末人的精神底蕴——“匠人精神”。“毫厘之间分高下,微末之处见真章。希望把最好的产品交付到用户、合作伙伴手中,将自动驾驶事业作为一生的追求。同时,顾维灏还在现场诚邀全球顶尖科技人才加盟。

 

在“恒纪元”下不忘初心,在“乱纪元”中专注练好硬功夫,是自动驾驶的“人间正道”。

 

寻路:面壁者的突围

对于自动驾驶汽车企业来说,如何在剧烈变化的外部环境下寻求良性发展,就成了首要挑战。尤其是经过资本繁荣期,行业内充斥着大量初创企业和知名厂商,大家都在沿着各自的技术路径和商业模式向前摸索。

 

和《三体》中人类突破困局的方式一样,不同面壁者有着不同的应对策略,在自动驾驶世界里,同样形成了三种被看好的发展路线:Waymo 模式、 Tesla 模式、GM Cruise 模式。

 

简单来说,Waymo 模式是指像具备谷歌背景的Waymo那样,以AI、云等核心技术体系作为优势,让汽车实现自动驾驶;Tesla 模式则是特斯拉这样的智能新能源汽车厂商,以自动驾驶系统作为智能卖点来销售整车;另一种则是主机厂+技术公司的模式,在具备制造能力的老牌车企和具备自动驾驶技术研发优势的技术公司协同作用下,将自动驾驶与汽车相融合。

 

 

未来哪种模式能脱颖而出呢?顾维灏认为,谁能可持续的低成本且高效获取有价值数据,谁就有机会活到最后胜利的那一天。

 

为什么数据如此重要?它会是自动驾驶“宇宙”中的那块“二向箔”吗?

 

致远:改变世界的“二向箔”

提到《三体》中的名场面,一定少不了歌者文明甩出一张“二向箔”,直接将弱小文明清理掉的震撼场景。“二向箔”,也就此成为所向披靡的超级武器的代名词。而数据,凭什么成为自动驾驶商业模式的关键要素?

 

从本质来看,自动驾驶汽车其实就是一个高度自动化、智能化的机器人。它的进化规律是:机器获得知觉的能力,改变了“眼盲”属性,健全的感知系统让无人车可以充分利用身体部件——轮子、四肢和踏板,让它们具备更高水平的灵敏度。而想要控制好复杂的机械“四肢”,机器大脑也会随之扩张。而感知、执行、决策的每个阶段,都离不开高质量的数据养料。

 

就拿毫末智行来说,依托长城汽车庞大的用户群体,可以快速获得自动驾驶训练所需要的数据,比如大量的真实中国路况数据,再投喂到系统当中,就能获得行业领先水平的认知智能,从而让自动驾驶汽车更加安全。

 

在第三期品牌日上,毫末智行也公布了最新辅助驾驶行驶里程,已经突破100万公里,其中车主开启辅助驾驶功能单次行驶里程最长137公里,车主最喜爱的智慧躲闪功能已经累计开启上万次……这些现实数据对提升自动驾驶的认知智能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有了数据,还需要充足的计算能力来对其进行处理。为了支撑大量的感知推理计算,长城汽车、毫末智行共同联合高通推出了目前全球算力最高的可量产自动驾驶计算平台ICU 3.0(即毫末智行“小魔盒3.0”),平台单板算力达360TOPS,可持续升级到1440TOPS。预计到2022年中,毫末智行有望成为国内算力最大的自动驾驶计算平台。

 

目前毫末智行已经完成了样件并开始上车测试,算力有效率超过50%,144M的高速缓存大大加速了AI计算速度,端到端的感知时延低于30ms,能够很好地满足自动驾驶从感知到认知的计算需求。

 

 

充足的算力,让自动驾驶的“大脑”获得源源不断地迭代动力。

 

而“AI自动驾驶大脑”的表现,要靠人将高质量的数据打造成行业领先的算法。因此,人才优势也就成了毫末智行竞争力的另一维度。

 

观察毫末智行的核心团队我们发现,董事长张凯是长城汽车车辆安全工程研究院院长、资深汽车工程师,CEO顾维灏则是资深AI专家,曾任百度智能汽车事业部总经理。此外,毫末智行现有员工硕博比例约50%,研发团队大多拥有10年以上制造业和IT公司研发背景,可谓是人才济济,也造就了毫末智行高水平的数据处理能力。

 

在车端模型研发中,毫末智行使用了ResNet50提取图像特征,随后进行了多传感器在BEV空间的融合,采用Transformer相关的模型结构,最后经由多任务的方式,感知模型直接输出在三维空间中的所有结果。

 

 

此次发布会上,毫末智行全栈自研NOH(智慧领航辅助驾驶系统)也备受关注。毫末智行首席交付官CIO甄龙豹表示,毫末智行的NOH拥有拟人化的驾驶策略以及安全保护系统,可以监测道路、天气条件,驾驶员状态及系统软硬件安全运行情况等,全方位守护用户出行安全。 

 

基于量产落地的大数据优势,自研的算力硬件,以及在算法模型上的突破,毫末智行构建起了自身的数据智能闭环,从而把自动驾驶技术的结构打得更扎实,企业迭代进步的速度也会比别人更快。

 

铭刻:用时间淬炼匠心

“初心在方寸,咫尺在匠心”,科幻如三体,在高度文明的人类世界里,科学家们分析了最先进的理论和技术,发现唯一能把信息保存一亿年的方法——“把字刻在石头上”,这也成为记录人类文明的终极手段。

 

科技或许可以让人类拥有神一般的力量,但器物背后最终都离不开最质朴也最隽永的一颗匠心。作为工业技术的一部分,自动驾驶的可靠性与安全性至关重要,尤其需要水滴石穿的匠人精神。

 

毫末智行选择以“合抱之木,生于毫末;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的理念为名,这种中国式浪漫的背后,正是从小事做起的匠心与决心。

 

最典型的是,毫末智行没有选择大多数自动驾驶企业的“烧钱模式”,也没有直奔L4级的好高骛远,而是稳扎稳打,制造了一架精密的“风车”:

 

以数据智能为核心,以乘用车无人驾驶、无人驾驶物流车、自动驾驶硬件三条业务线为叶片,形成了良性循环,这些业务线都可以最小化产品起步,实现商业化运转并自我造血,从而带来源源不断的商业能量。

 

对于自动驾驶来说,数据是养料,养料的品质好坏决定了AI自动驾驶的生长高度。在品牌日当天,CEO顾维灏也在《数据智能背后的深思考与慢功夫》的主题演讲中提到,“算法再强也不能取代数据的不够。毫末智行最核心的技术点,就是如何让有价值的数据可持续且高效的积累,让自动驾驶获得数据智能”。

 

 

比如毫末智行就计划将800万像素摄像头应用在产品上,相比目前主流的100万像素汽车摄像头,可以大大扩展传感器视野,增加了辅助驾驶的安全性。

 

 

技术瓶颈突破之后,商业造血也要进入良性循环。目前,毫末智行与美团推出的新一代无人配送车已经正式落地运营,与顺丰、多点等客户达成了无人驾驶物流车合作,乘用车产品也即将商用。

 

在谈到毫末智行的成功时,顾维灏将其归功于低调务实的企业文化,他认为,“毫末智行是一家为生存而战的公司。创业路上,舍命狂奔。我们为了客户的需求,做过彻夜的论证;也为了追查程序的bug,不休不眠轮班上;还为了与客户达成共赢,与客户大喊大叫的讨论;更为了寻求到性价比最合适的零部件,出现在中国各个地方的大大小小的公司里。就是我们这些客户代表、产品、研发、测试、采购的精诚协作,才成就了今天的每一点进步”。

 

 

毫末智行的工程总监王天培,就在发布会上分享了一些自动辅助导航驾驶NOH的开发趣事。这个系统需要反复进行路线规划、导航,进出收费站, 在河北保定测试时,毫末智行的开发人员将周边高速收费站跑了上百次,反反复复验证功能稳定性及鲁棒性。夜晚场景的测试,有时甚至会持续到凌晨4、5点,要把夜晚光线、大气层及卫星分布等可能影响系统的因素,都纳入到测试范围内进行功能的验证。时间一久,就连高速路口的收费员都认识了他们,见到毫末智行测试人员会开玩笑说:“夜班开始了!”

 

毫末智行的工程总监王天培,就在发布会上分享了一些自动辅助导航驾驶NOH的开发趣事。这个系统需要反复进行路线规划、导航、进出收费站, 在河北保定测试时,毫末智行的开发人员将周边高速收费站跑了上百次,反反复复验证功能稳定性及鲁棒性。夜晚场景的测试,有时甚至会持续到凌晨4、5点,要把夜晚光线、大气层及卫星分布等可能影响系统的因素,都纳入到测试范围内进行功能的验证。王天培及其团队,正是毫末智行工匠精神的代表,用他的话来说,大家都是用心在做自己的事情,秉持着工匠精神进行系统的开发验证优化,将自动驾驶事业作为自己一生的事业来经营,通过时间的积累,不断打磨。

 

 

或许,正是这些点点滴滴的晨昏和岁月,将毫末智行刻进了用户的眼里和心里。

 

听说毫末智行公司喜欢用三体小说里的名字给办公室命名,最重要的一间会议室叫“黑暗森林”,我很好奇,为什么整天跟数据打交道的程序员,会喜欢宇宙星际这样的浪漫话题。直到看到刘慈欣的一句话,他说,人类之所以能够超越地球上的其他物种建立文明,主要是因为他们能够在自己的大脑中创造出现实中不存在的东西。

 

 

科幻的意义在于,如果说生存是一道铁壁,那么,或许人类可以用一种浪漫主义视角,去畅想打破藩篱的可能性。

 

毫末智行也让我们看到了科技企业的另一种浪漫,也感受到了自动驾驶背后瑰丽繁盛的想象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