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6年,亚历山大·贝尔发明了电话,并申请了专利。同年,在费城举办的“万国博览会”中,他展示了自己的发明。

 

当时,有一个来自万里之外的中国人,看到了这个神奇的发明。他的名字叫李圭,是奉命前往参观“万国博览会”的宁波海关税务司官员。

 

 

李圭,中国近代邮政倡导者之一

 

李圭被这个能通话的机器深深震撼,并将其写进了《环游地球新录》一书中。

 

后来,电话从美国传到了欧洲。

 

1877年(光绪三年),时任驻英公使郭嵩焘受到伦敦电气厂老板毕谛的邀请,前往参观和体验电话。

 

郭嵩焘

 

当时,毕谛在楼上楼下设置了两台电话机,相距数十丈。郭嵩焘拿起话筒,让中国使馆翻译官张德彝到楼下去接听。

 

郭问:“你听闻乎?”

 

张曰:“听闻。”

 

郭:“你知觉乎?”

 

张:“知觉。”

 

郭:“请数数目字。”

 

张:“一二三四五六七。”

 

这是有史料可查的中国人首次使用电话的记录。


郭嵩焘在当天的日记里详细记录了这次简短的通话。他将电话称之为“声报机器”,他写道:“其语言多者亦多不能明,惟此数者分明”(说多了听不清,数数时很清楚)。

 

张德彝也对电话进行了记录。他把电话称之为“德利风(telephone的谐音,后来也叫德律风)”。

 

他说:“前丁丑年(1877年),当余在英时,见西人创一种传声筒,曰德利风。”

 

不久后,因为商业和贸易方面的需要,电话被传入中国。

 

1877年1月,上海轮船招商局为了保持总局与金利源码头的联系,从海外买了一台单线双向通话机,拉起了从外滩到十六铺码头的电话线。这是有史料记载的中国第一条电话线路。

 

根据《格致汇编》(中国最早的科普期刊,诞生于1876年)第十二卷记载:“租界之内,中外大行家,以及办公事处,皆有此器以通消息,更于各马路间设立此器,以便通报火灾及报捕等要事。”

 

由此可见,当时电话已经有了不少“尝鲜者”。

 

1879年9月,丹麦大北电报公司向工部局申请,利用原有路灯杆开通电话,并取得电话专营权,条件是向租界提供一整套电话通讯网。

 

工部局回函表示同意,并希望大北公司将此计划向社会公布,以获得足够的电话订户。

 

1882年2月21日,丹麦大北电报公司在外滩7号公司内,设置电话交换所,开通公共租界与法租界用户25家,每户话机年租费150元大洋,并装有一部公用电话。

 

 

这张网络流传甚广的照片,就是当时外滩7号电话交换所的电话接线生

 

电话交换所的诞生,标志着中国电话商业运作时代的开启。

 

几乎与此同时,英商中国东洋德律风公司在上海设立了分公司——上海德律风公司,也经营电话业务。

 

同年4月,英国商人毕晓普(J.D.Bishop,也有译作皮晓浦)组织成立了上海电话互助协会,获准在租界经营电话业务。上海电话互助协会的电话交换所分为南局和北局,南局在十六铺,北局在正丰街(今广东路中段)。

 

在同一个租界内有几个不同系统的电话网络,彼此不能互通,不仅给用户带来了不便,也限制了双方自身业务的发展。

 

于是,1883年,英商中国东洋德律风公司收购了大北电话交换所与上海电话互助协会,统一了租界内的电话系统。

 

统一后,东洋德律风公司还基于电话网络,提供了准点对时服务和天气预报服务,颇受用户的欢迎。

 

当时的上海公共电话厅

 

虽然上海这边搞得风风火火,但北方京城地区却一直没有电话的动静。主要原因还是那句老话,皇亲国戚们担心会影响龙脉风水。

 

直到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在洋务派李鸿章的推动下,电报和电话才在北方地区有所实践。李鸿章力主架设的天津到保定电话线,是中国第一条长途电话线。

 

1885年3月15日,李鸿章给天津海关税务司的德璀琳发去一件札文,商议设立“德律风”局的事宜,其费用由天津海关承担。

 

天津电报局奉李鸿章之命,规划了两条电话线路,分别是从紫竹林新关南栈起至大沽海神庙新关公所止、自大沽新关公所起至炮台内新关挂旗处止。这两条电话线路,基本和已有的电报线路重合。

 

1885年底,电话线铺设完毕,设立了两个德律风总局、四个德律风分局,由天津电报局洋人璞尔生(C.H.C.Poulsen)负责管理。

 

这个璞尔生,最早是丹麦大北电信公司的技师,后来受聘成为北洋电报学堂(我国最早一批工业专科性质学校之一,李鸿章创办于1880年)的老师。

 

1899年11月19日,清政府督办电政大臣盛宣怀向光绪皇帝上了奏折,提出大清国应该独立开办电话业务,掌握通讯主权。

 

盛宣怀和他当时的奏折

 

光绪皇帝表示认可,并任命大清电报局总办黄开文兼任电话局总办,在北京试办电话局。

 

结果,没过多久,1900年8月,八国联军攻入北京城,慈禧太后挟光绪皇帝仓皇出逃。

 

同年,还是前面那个叫璞尔生的丹麦人,在天津英租界维多利亚胡同3号,开办了一家经营电话业务的“天津电铃公司”。1901年,趁着时局混乱,他擅自把天津租界里经营的电话业务延伸到了北京。

 

他在北京东交民巷架设电话线路,并在东城船板胡同设立了“分公司”。这是北京最早的电话公司。

 

璞尔生的电话业务对当时清政府已经开办的电报局造成了很大的冲击,也再次激起了政府对通信主权的重视。

 

1904年1月2日,由清政府钦准的中国第一个官方部办京城电话局正式诞生。

 

这个电话局位于北京城内东单二条,占用的场地是清朝大学士翁同龢的8间马厩。

 

当时电话局只安装了一台100门电话交换机,主要服务于各部衙署、朝廷大臣以及亲王。

 

北京官办电话局的工作场景(1910年)

 

后来,1905年3月23日,清政府以5万两白银收购了“电铃公司”,并入大清北京电话局南苑分局。璞尔生本人,也被聘为电话局顾问。

 

值得一提的是,1908年,慈禧太后为了方便监视和控制光绪皇帝,特批在颐和园“水木自亲殿”和中南海“来薰风门”东配殿架设电话线路。这是中国的第一条皇家御用电话专线。

 

 

好啦,以上就是中国电话业务的起源,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参考资料:

1、《上海近代电讯业》,彤云;

 

2、《申城电话的发展变迁》,东方网;

 

3、《招商局与上海》,胡政;

 

4、《寻觅电报学堂》,今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