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广为流传的中国独角兽报告背后,牵出了一家注册资金为 125 万的民营企业。以科技部为名的独角兽榜单其实是由长城战略咨询所所长王德禄所制,榜单中居然有很多 ICO 和 P2P 的公司,这份榜单令人匪夷所思。

 

3 月 23 日,轰轰烈烈的 2017 年中国独角兽企业报告发布会,在帮助 164 家企业登上各大媒体的重要位置的同时,也引来了一场山寨发布会的质疑。这场质疑撕碎了被广泛传播的官方认证的外衣,还因曾卷入裸贷风波的企业被列入名单而引发舆论对公信力的质疑。

 

PS:关于所谓科技部 2017 年中国独角兽企业报告,本公号也曾转载中国证券报的相关报道科技部认定的独角兽名单来了!共 164 家。说实话看到“借贷宝”也荣登大榜时,直觉让我产生了质疑,心里还是不断犯嘀咕的,后来看到央视网、人民网、新华网也进行了相关报道后才觉得这事靠谱,然而之后的剧情只能用这个表情表示,请往下看。

 

而在这场质疑背后,一家民营机构和一家相关联的民营企业走进了人们的视野中。

 

 

被冒充的“科技部”名号

澎湃新闻是最早提出质疑的媒体。当所有的媒体都拿着这场发布会的通稿宣传这是科技部认证的榜单时,澎湃新闻澄清了大家的误读。

 

 

澎湃新闻报道称,独角兽既不是专家评出来的,也不是政府认定的,而是企业自己干出来的、是投资人自己投出来的,科技部下属的火炬中心做了信息挖掘、考察、统计、研究和发布,进行把关和验证,所有的工作就是信息服务。这个榜单上的企业将来有没有政策倾斜,组织发布的单位称,不知道,也许会是一个信息的参考。

 

笔者明白,大多数人都知道这次可能就是科技部的名字被“卖”了,但大家都假装不知道,皇帝的新装,没几个人去点破。

 

随后,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发布方之一的长城战略咨询总经理、副所长武文生澄清称,榜单的发布属于公共信息服务,并非由政府认定,与政府决策属于两个层面。

 

虽然组织发布的单位已经澄清了科技部官方这个概念。但是为什么,在给媒体散发消息的时候,不清楚说明这是一场并非科技部官方发布的榜单呢?更重要的是,为什么时间过去了几天了,发布方是否有理由向受邀报道的媒体发出更正措辞的要求呢?

 

涉大学生裸贷的企业也登榜了

这份名单最引人关注的是涉及大学生裸贷风波的借贷宝也赫然在目。

 

 

早在 2016 年 6 月,一则“女大学生拍裸照当借条”的消息迅速在网络上传开。主打“熟人借贷”的借贷宝被推向舆论风口。“裸条”风波,是借贷宝所宣传的“熟人借贷”演化成陌生人“高利贷”的一个爆发。当年 10 月,一批自称“借贷宝受害者”的投资人陆续赶至北京,聚集维权。多位人员表示,从今年 5 月份开始,借贷宝爆发大面积逾期,他们借出的贷款全部逾期,每天只能看着管理费不断增加,无法收回。

 

虽然后来在政府严厉的现金贷监管政策下火速转型,但市场仍不看好借贷宝的估值及盈利前景。

 

《国际金融报》曾报道,借贷宝的风控及合规性更是令人捏把汗。借贷宝 APP 上的理财超市主要是代销基金公司的产品和九信理财的少数产品,而这两类产品本身的合规性有待商榷。到目前为止,借贷宝连网贷最基本的银行资金存管都还未上线。

 

 

互金企业借榜单重振旗鼓?

不仅仅只有借贷宝一家互金企业,远离媒体关注焦点的互金企业也开始借助这份榜单重振旗鼓。

 

 

根据一些网贷机构从独角兽企业榜单中统计出来的一份互金企业排行榜发现,在 164 家所谓的独角兽企业中,有 21 家互金企业。这一表格显示,王德禄版中国独角兽名单之中,所谓的互联网金融机构占全榜单数量的 12.8%。

 

国际投行研究报告公众号作者分析认为,虽然这 21 家被划归在互联网金融行业,大部分的本质叫做 P2P 网上借贷,甚至很多就是高利贷的整治对象。在这个行业上稍微有点意识和经验的人都知道,这几年了,政府为了这个互联网借贷问题伤透了脑筋,从 e 租宝到钱宝,虽然小编要说不是所有 p2p 都是坏人,但起码现在所有正规的单位绝对不可能为 p2p 来站台。

 

知名财经专栏作家向小田对此也在微博上也公开提出质疑:科技部弄了个独角兽名单,看了下,里面有的企业在搞传销,有的在发币 ICO,五花八门,不知道科技部怎么想的。。。

 

 

但事实上,这些互金企业的高利贷问题正在被国家严格监管,甚至相关金融机构不断出台各种高压监管政策,目的是整治目前互金企业的混乱局面。

 

国际投行研究报告点评认为,如果这些企业按照证监会的邀请制+独角兽在 A 股上市,政府这么多年来整治互联网借贷的成果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近 4 万亿估值榜单背后的民营企业

 

 

独角兽大概是最近最热门的词汇,第一推动者是证监会,让独角兽一夜之间身价百倍。第二推动者是一份以前不起眼的报告,一份以科技部名头散发的中国独角兽报告,然后网上到处是科技部认证的独角兽企业。

 

但事实上,这份报告的发布方是北京市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而这家研究所的背后是一家在北京注册资金 125 万元的民企。但正是这家民企,让公众以及部分媒体误认为就是科技部发布的报告。

 

澎湃新闻报道,据长城战略咨询方面介绍,《2017 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是由中国科学技术部直属事业单位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中心(简称“科技部火炬中心”)牵头,由民营咨询机构长城战略咨询撰写。

 

官网资料显示,长城咨询面向企业和高新区,提供新经济咨询服务;总部位于北京,在宁波、武汉、广州、天津、成都、济南六地设有业务中心;拥有 300 余名项目经理、咨询师组成的专业团队以及 3000 余名外部专家组成的专家网络。

 

天眼查信息显示,长城战略咨询是一家注册资本为 10 个亿的民办非企业单位,成立于 2004 年,法人为王德禄。

 

 

长城战略咨询在国内开展过很多的业务:

 

 

法人王德禄还投资过很多公司,企业一家叫北京智识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 125 万元。在这家公司里,王德禄是执行董事、法人,而身为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副所长的武文生则担任禄北京智识的总经理。

 

王德禄除了投资长城之外,还有很多公司,包括石化,甚至还有石材公司,中国裁决文书网还有一份很有意思的判决书,王的北京公司还起诉了自己投资的石材公司。

 

专家告诫:切莫让独角兽成为“毒角兽”

据悉,上榜独角兽需要满足多重条件,一是在中国境内注册的,具有法人资格的企业;第二,成立时间不超过十年(2007 年及以后成立);第三、获得过私募投资,且尚未上市。满足三大条件企业估值超过 10 亿美元为独角兽,超过 100 亿美元的为超级独角兽。

 

但如果独角兽概念被炒作过头,且被别有用心者滥用,对更多对真正符合条件对独角兽企业来说就不公平了。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一针见血指出,莫让独角兽成为“毒角兽” 容易出现中石油惨剧。

 

管清友撰文如下:

莫让独角兽成为“毒角兽”:按照目前回归 A 股和快速 IPO 的思路,让中国投资者分享独角兽成长红利的善良愿望很可能适得其反,一地鸡毛,甚至血流成河。

 

首先,独角兽企业不是哪些部委根据几个僵化指标筛选出来的,是市场选择出来的。执行政策不能机械教条僵化,不能搞运动。让独角兽回归,既要考虑存量,也要考虑增量,要与资本市场改革结合起来。

 

其次,运动式的让所谓独角兽回归或快速 IPO 缺乏对市场影响的考量,这恰恰是我们的现行发审制度、交易制度、投资者结构之下顽疾,对市场的资金冲击你、情绪冲击是必然的。

 

再次,很多独角兽已经过了快速成长期,且境外股市高涨,这些独角兽股价很高,投资者分享独角兽成长红利的可能性不大,很容易出现上市之日就是 48 块钱的中石油的情景。这种资本盛宴,投资者流血的情况不能再发生了!

 

我个人是支持解决中国投资者无法分享独角兽成长红利的问题的,并且也在建言和推动此事,但这一定要与我们的资本市场改革结合起来。香港没有出现互联网的创业创新大潮,但联交所的却让投资者享受了互联网红利,这值得我们学习和反思。

 

所以,我建议:第一,稳步推进独角兽回归和快速 IPO,沪深交易所可设计单独通道接纳独角兽企业,但是,必须用全新的发行制度和交易制度,否则不但没有意义,而且一定会酿成惨剧。第二,认真考虑设立第三家交易所的问题,按照注册制和新的交易制度以及交易所企业化来设计。用增量改革倒逼存量。原有的利益盘根错节积重难返,改革要考虑难易和利益平衡。第三,针对独角兽回归和快速 IPO,要进行投资者教育,既要提示投资机会,也要提示投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