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假期间,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中芯国际摊上事儿了。

 

 

根据上图中芯国际港股公告,通过向供应商进行询问,证实了美国出口管制的事实。

 

所谓的出口管制,是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根据美国出口管制条例 EAR744.21(b),向部分供应商发出信函,对于向中芯国际出口的部分美国设备、配件及原物料会受到美国出口管制规定的进一步限制,须事前申请出口许可证后,才能向中芯国际继续供货。

 

其实大约一周之前,路边社的小道消息已经对这档子事儿做过一些铺垫,当时网上传出一份疑似由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 9 月 25 日签发的文件,针对中芯国际及其子公司和合资公司(包括中芯国际上海、天津、宁波、深圳等子公司),出口的某些产品,将受到出口管制。

 

出口管制打的旗号,是有可能涉及到不受允许的军事用途风险。

 

 

为此中芯国际还做过一次澄清公告,“本公司并未收到此类官方消息”,强调“只为民用和商用的终端用户提供产品及服务”,并不涉军。

 

中芯国际摊上的这档子事儿,其实并不是中芯国际一个公司的事儿,而是整个中国半导体产业的事儿,更不是什么新鲜事儿,是长久以来就悬在头上的那档子事儿。

 

谈到“出口管制”和“军事用途”,这档子事儿就说来话长了。

 

出口管制这事儿,更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半导体圈里人都知道,想要搞一台高端的设备,不管是光刻机还是 MOCVD,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申请许可证这事儿,就需要折腾掉大把大把的时间,甚至要等上一个技术更迭的周期。

 

能否向中国出口,也不是出口国政府自己就能决策的。根据美国现行的出口管制 EAR 法规,如果一台设备中,美国制造的组件占总价值的 25%以上,美国就可能要求其他国家申请许可证。

 

去有关部门申请个公章都有可能跑断腿,更何况国与国之间的许可证,卡不卡你全看心情了。

 

而且,中芯国际也不是第一次遇到出口管制。毕竟中芯国际 2018 年花了 1.5 亿美金,从荷兰阿斯麦进口的那台最高端 EUV,迄今为止还没到货。

 

先是因为一场莫名其妙的火灾推迟交货期,后来又被爆出,是遭受到美国真实的压力,出口受限。这次出口管制,已经超出了正常的法规条文的范畴,因为按照正常的逻辑,ASML 的这台 EUV 光刻机,并没有达到 25%的门槛。

 

但美国政府充分发挥泼皮无赖的属性,最后还是以“EUV 光刻机涉及商业和军事应用的双重用途”,逼迫荷兰政府无限期延迟了这笔交易。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没有光刻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让 SMIC 搞定 7nm、5nm,也是不现实的事情。

 

 

所以,出口管制一直都是存在的,只是有没有在法律法规条文中明列出来的区别而已。而且美国商务部一直孜孜不倦地致力于加强 25%的门槛,希望比 25%更低更严格的限制。

 

比如对华为的制裁中,只要涉及到美国技术的产品和服务,一律禁运。

 

另外,和出口管制相生相伴、如影随形的还有军事用途,以及涉及商业和军事应用的“双重用途”。

 

这个话题就更久远了,需要追溯到二战结束时,1949 年美国的张罗成立的“巴黎统筹委员会”,共有 17 个成员国,宗旨是限制成员国向社会主义国家出口战略物资和高技术,共有三大类上万种军事武器装备、尖端技术产品和稀有物资被列入禁运清单。

 

当时被禁运的社会主义国家,还有老大哥前苏联在队伍前面撑着,而今,苏联解体,针对的目标就很明确了。

 

巴统运行的 50 年当中,壁垒逐渐被打破,禁运项目和限制国家都在逐步减少,到了 1994 年巴统正式宣告解散。

 

然而,出口管制这个事情还在延续,巴统制定的禁运物品列表,被后来的瓦森纳协定(Wassenaar Arrangement )所继承,一直延续到至今。

 

瓦森纳协定更加直白,全称为《关于常规武器和两用物品及技术出口控制的瓦森纳协定》,其中最有杀伤力的“两用物品”,就是涉及面最广的商业和军事应用的“双重用途”,企业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进入“双重用途”陷阱,被制裁。

 

目前瓦森纳协定共有 42 个成员国,包括了前“巴统”17 个成员国。澳大利亚、比利时、加拿大、丹麦、法国、德国、希腊、意大利、日本、卢森堡、荷兰、挪威、葡萄牙、西班牙、土耳其、英国、美国(以上为原“巴统”成员国)、阿根廷、奥地利、保加利亚、捷克共和国、芬兰、匈牙利、爱尔兰、新西兰、波兰、罗马尼亚、俄罗斯、斯洛伐克、韩国、瑞典、瑞士,乌克兰、墨西哥、南非、印度、克罗地亚、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马耳他、斯洛文尼亚。

 

绿色区域为瓦森纳协定“朋友圈”

 

其实瓦森纳协定并没有限制各个成员国出口产品和技术,而是形成了一个“朋友圈”,向朋友圈之外的国家出售了什么,只有“朋友圈可见”。

 

不过既然是朋友圈,那必定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先富带动后富”在这里是不存在的,更多的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甚至各种打压让后进者谋不起来。

 

偏偏中国还没有强大到可以有资格加入到这个朋友圈。

 

所以,只要是打着军事旗号的对华出口禁运,基本上都是和瓦森纳协定的精神宗旨有关。

 

而且“双重用途”,也成了威力无限的神器,有可能用于军事用途,有被应用于军事的风险……动不动就拿出来吓唬人,欲加其罪何患无辞的感觉。

 

更离谱的是,2020 上半年,美国商务部启动“无限追溯”机制,要求美国半导体设备制造商 LAM Research(泛林半导体)和 AMAT(应用材料公司)等公司按照“无限追溯”机制进行设备销售审查,只要产品最终应用于军事用途,不管是不是知情,不管中间有多少环节,都要被追责。

 

特别是在中美贸易摩擦的大背景之下,半导体行业及相关的核心设备和材料,就成了中美博弈的巨大筹码,我们称之为“卡脖子”环节,基本就是这两个环节。

 

说的直白一点,我们产业的命门,被死死摁住。至于“涉军风险”、“双重用途”……不过是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和说辞而已。特别是混不吝的特朗普在任,连这个说辞的遮羞布都不需要了。

 

也正是这个大背景下,中国企业开始有危机感,疯狂备货,期望寒冬不要太漫长,不管是华为的元器件备货,还是 Foundry 厂的设备、材料备货。

 

当然,也有可能是这些应对危机的举措,进一步激发了美国政府的警觉。

 

以上,这档子事儿真不是中芯国际一个公司的事儿,更不是什么新鲜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