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阿里巴巴、百度、科大讯飞等不断加码于虚拟数字人时,顺天立安总经理袁海杰意识到,这个领域将要起风了。

 

“数字人”的概念于2011年在美国首次提出,随后,这个概念开始在全球流行并一跃成为最炙手可热的词语。2018年,新华社新媒体上出现了由AI合成的虚拟主播,国家电网山东济南营业厅也出现了数字人—“国网机器人”。2019年,百度与浦发银行联手打造的国内首个虚拟数字员工“小浦”正式上岗,虚拟数字人开始出现在越来越多的地方。

 

 

“虚拟数字人是利用计算机数字建模技术,模拟人物形象;利用动作捕捉,面部捕捉等技术模拟真实人物表情,眼神与嘴形;并具有语音识别、语义理解,模拟真人发音说话的AI能力的机器人。” 袁海杰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因为具备代替真人进行客服处理能力,可以在展览大厅、政务大厅、电信营业厅、银行营业厅等替代客服,也可以在电商、直播等活动中与真人互动,虚拟数字人的应用场景越来越多。“未来,有可能每个人都需要一个数字人替身,每个人都有一个数字人,在你进行视频会议之时弹出来与人互动。”袁海杰说。

 

解释为什么虚拟数字人会热起来,袁海杰认为有这样几个原因,一是人们需要有温度的服务。就像有了京东、淘宝等电商,抖音、快手等直播带货依然很火一样,因为直播带货让产品销售这个事情有了“温度”。虚拟数字人具备真人或卡通的形象,与用户贴近,有“温度”。

 

二是效率高,能大幅度减少人力成本。以政务大厅的政务数字人为例,它可以提供7X24小时的服务,替代60%的人力,目前国家正在持续深化“放管服”改革,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推动“一网一窗一次”服务,虚拟数字人是很好的服务手段和帮手。

 

三是虚拟数字人与各行业结合,有很大的创新和应用空间,能带来创新价值。为此,袁海杰提及去年发生的几件事:“顺天立安主要做2B市场业务,所以很少做广告,但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就有气象领域、广告传媒等领域的公司主动找上门,探讨智慧屏数字人与这些行业结合有哪些创新应用。”袁海杰说,这几件事情的发生意味着各行各业都有利用虚拟数字人进行创新业务的诉求。

 

而虚拟数字人市场之所以热起来,除了需求的催生,还与AI技术不断成熟有关。去年,《2020年虚拟数字人发展白皮书》发布,白皮书显示,虚拟数字人发展经历了20世纪80年代的萌芽阶段、21世纪初的探索阶段、近5年的初级阶段和现在的成长阶段,虚拟数字人的发展与其制作技术的进步密不可分。

 

虚拟数字人最早是通过手工绘制的,现在通过CG(computer graphic,电脑绘图)实现,最近5年深度学习算法取得突破,使得数字人制作的过程得到了有效的简化,数字虚拟人正朝着智能化、便捷化、精细化和多样化方向发展。

 

袁海杰表示,虚拟数字人的通用系统框架主要包括了人物形象、语音生成模块、动画生成模块、音视频生成显示模块、交互模块等。虚拟数字人制作过程涉及建模、驱动、渲染三大关键技术。从建模来看,静态扫描建模仍是主流,动态光场三维重建初现端倪。从驱动的角度来看,智能合成、动作捕捉、迁移是数字人目前主流的动作生产方式。从渲染的角度看,随着硬件能力的提升和算法的突破能够将真实性和实时性大幅提升。

 

当前虚拟数字人的理论和技术日趋成熟,应用范围也在不断扩大,虚拟数字人的产业链从可以分为基础层、平台层和应用层。基础层主要包括显示设备、光学器件、传感器、芯片、建模软件、渲染引擎等。平台层主要包括建模系统、动作捕捉系统、渲染平台、解决方案平台、AI能力平台等。应用层主要包括数字替身、虚拟主播、虚拟主持人、数字角色、数字员工、虚拟导游虚拟讲解员等。平台层目前汇集的企业来看,包括腾讯、百度、搜狗等均提供相应的数字人技术服务平台。

 

谈及顺天立安与BAT、科大讯飞等的差异,袁海杰认为,BAT侧重于2C市场,而顺天立安的优势在于2B市场,在行业端。“做数字虚拟人需要有颜值,除了颜值还必须有灵魂、有内涵,数字虚拟人的内涵差异其实就在于对行业的积累和理解,核心在于NLP(深度神经算法)。顺天立安的NLP(基于行业的场景算法)是行业积累与AI积累的结晶,也是我们的护城河。”

 

据了解,顺天立安拥有“小哆智能” 虚拟人像机器人,专注于打造“虚拟世界的数字替身”,提供算法、技术、产品一站式三维表演动画解决方案,支持实时虚拟数字人面部表情、肢体动作与语音驱动,可灵活定制各类虚拟人物形象,应用于社交、直播、游戏、在线教育等场景,实现虚拟主播、虚拟偶像代言人、虚拟教师等创新智能交互应用场景。目前公司拥有10多项国家专利和40多项软件著作权,公司人工智能技术团队主攻大数据、深度学习、自然语言处理,依托于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等智能化手段,提供智能语义、知识图谱、大数据分析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