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社会培训,能解决行业人才紧缺问题吗?

 

此前,在某集成电路研讨会上,教育培训行业知名企业新东方的董事长俞敏洪发布了致辞演讲,从科创兴国聊到芯片产业,最后落到人才缺口这一芯片行业热题。新东方作为教培行业龙头企业,一家上市公司,在此前近三十年的成长中,从未与芯片产业有任何交集。如今这一举动似乎在释放一个强烈的信号,新东方也欲将船头驶入芯片产业的港湾。芯片培训面向于定向产业,与基础教育市场不同。诚然,新东方在教培运营管理、体系化发展上有深厚的经验,但却毫无产业经验的和人脉,从头搭台唱戏的新东方能否成功入局?本就刚进入产业热潮期的芯片培训行业,其核心能力到底是什么?依靠芯片培训又能否解决芯片产业人才紧缺问题?

 

水涨船高的芯片培训行业

当前的芯片培训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面向企业芯片工程师做定点、定向培训的机构。另一类是面向零基础“小白”、有工作转岗需求以及刚毕业大学生等人群的全面培训的机构。第一类是已进入芯片行业的工程师技能进阶的培训,并不是我们所想讨论的对象。第二类将“小白”经过短期培训送入到芯片行业的芯片培训,才是我们将要探讨的话题。

 

依傍于芯片产业的芯片培训行业,在2014年之前,因芯片行业热度不高经营惨淡。自2019年开始,国内芯片产业因特殊事件受到全社会关注,芯片创业热潮的兴起,互联网大厂纷纷高薪招聘芯片工程师,芯片人才缺口不断拉大。一度沉寂的芯片培训班,才开始有大量学员涌入。

 

某培训机构透露,从2014年开始,线下培训学员每期10人左右,按照课程设定,每期时间需要半年左右。进入2019年,报名人数就开始翻倍增长,到2020年全年报名学员就超2000人,培训班还在快速膨胀。 跨行而来的芯片培训学员,期待着靠芯片培训作为行业的敲门砖。

 

某培训机构从业人员透露,学员大部分年龄聚集在18-30岁,大约占总人数的70%,大部分是迈出校门没多久的,有一两年工作经验的人员。当然,在众多学员中,也星星落落有刚过了而立之年的转型者。对学员头等吸引力的是芯片行业的薪资水平。

 

自从近年来政策对半导体行业频频加码以来,芯片工程师的薪资待遇开始追平互联网行业。芯片行业荣升为又一高薪行业。这对打工人的吸引力是极为巨大的。 

 

芯片培训的“套路”

芯片的产业链环节大致分为:设计、制造、封测三大环节。目前芯片培训的关注重点,落在上游的设计领域,包括EDA工具软件的研发和芯片设计。

 

笔者的一位朋友曾亲身参与了某培训机构的IC设计课程。整个学习周期需要半年时间,最初培训机构的老师会根据学员的学历和专业情况,推荐合适的岗位课程。专科、本科和研究生所适合的岗位都不同。

 

培训由直播课程+实操组成,但全程都是线上模式。直播课程据称是来自芯片设计大厂的资深芯片工程师授课,整个上课过程学员“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而实操部分则是利用虚拟机VNC远程敲指令实现,在学习群里会有老师批改指令作业。

 

在培训结束后,培训机构会出具一个培训证明。工作则是培训机构帮忙给企业和学员进行双向推荐。这位朋友表示,学习到的东西本身就是实操的东西,和生产实践结合较深。虽然他是理工科出身,但学习起来也较为吃力。总共培训的费用,半年来大概2万5左右。

 

按照机构的承诺,本科生的就业薪资年薪可达20万+。不过,这与“只需四个月,年薪50万”的广告,还有一定差距。在芯片产业繁荣发展的今天,你几乎在每一个城市都能看到几个这样的培训机构。有些机构接着设计企业的名义,大张旗鼓地搞培训事业。加上稍有政府背景的一些机构,林林总总,大概要超过百家。 

 

人才问题依旧严峻

没有人才,就没有价值的输出。这些经过芯片培训的学员,会被芯片企业认可吗?产业人才问题得到缓解了吗?

 

某国际大型芯片设计公司员工表示,对于大厂来说,高薪和良好的福利待遇已足够吸引高校优秀毕业生,没必要从芯片培训机构找人。有些公司在招聘时,也比较反感培训生,千篇一律的模版化简历,有限深度的知识水平,有些在实操中缺少解决问题的能力。某创业型芯片设计公司员工表示,在其公司中,确实有通过芯片培训机构跨行而来的同事,但比例并不高,零零散散的有几个。

 

如此看来,尽管芯片培训火热,但企业在招人的时候,还是会看是否有真才实学。这也会因个体有所差异,比如一些与微电子行业相关的理工专业,在芯片培训中可能有更稳固的基础知识,有些更爱动脑思维活跃。我们不排除这些稍有天赋的培训学员可以通过简短的培训,拥有进入芯片行业的敲门砖。但这毕竟是少数人。

 

同时,需要注意到的是,目前芯片培训主要培养的是芯片设计人才。芯片设计环节与互联网类似,偏向于软件应用,试错成本较低,这也是为什么从芯片培训走出来的芯片设计人才可以被一些企业接受的原因。

 

而针对晶圆制造环节,靠外部的芯片培训来扩展人才池是不可能的。在Fab厂中,技术含量较高的岗位就是PIE,面对众多复杂精密的设备,PIE们需要依靠经验来处理各种情况,依靠扎实的专业知识和创新精神来研发出更优秀的产品。这种经验型的岗位,不是通过简单的市场培训就能实现的。即便是科班出身的毕业生,在高校中,在这一环节的培训也是极为缺失的,大部分都是在生产实践中千锤百炼的。

 

如今Fab人才的流失非常严峻。这部分人才只能通过企业实操进行培训,在岗位上“以赛代练”,可能还要付出一定的晶圆损失的代价。这一部分的芯片人才,不可能从外部市场培训招人。如果说什么好的人才紧缺解决方案,校企联合培训尚可。但一些进行校企培训的企业,在整个过程中投入了巨大的精力、物力和时间,到头来毕业生有很大比例迈进了对手的大门,忙活一场却是为他人做嫁衣,委实不划算。 

 

芯片人才问题怎么解

我国高校的人才培养建设体系尚在完善发展之中,目前高校培养的人才数量有限。芯片社会培训是解决芯片人才缺少的一个途径,丰富了个人转型的方式,它的价值是值得肯定的。但速成式的培训机构只是单纯给某个人的职业规划一次重新摇骰子的机会,这场赌局本身成功者寥寥,真正要解决产业问题还需从根本的院校培训体系做起。十本培训证书不如五年工作经验,芯片产业更重要的还是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

 

规范社会培训机构,加强监管。很多小作坊林立,教师水平难以把控。一流的老师才能教出一流的学生。然而现在,很多芯片工程师忙碌在岗位一线,尤其是产业十年以上经验的高手不会去当老师,如此一来,芯片培训的质量远远不如企业本身去培训员工。需要规范社会培训机构,减少乱象,不能让没有资质的机构搞乱市场。

 

加强产学研合作,优化培育体系。院校、研究机构、企业之间需要深度配合,企业带头、政府牵引,将产业一线问题带到院校中,让学生在校园期间就可以拥有解决产业问题的能力,给予学生更多解决实际能力的方向,让优秀的一线产业高手辅佐学生,提高人才培育质量。也可以成立联合实验室,规范产学研合作模式,让学生平滑过渡院校和企业,平稳、成体系地输送人才。

 

芯谋研究副总监谢瑞峰表示,院校和科研单位是人才培养、技术创新的主要载体之一,产业与院校及科研单位深入合作,通过联合培养、产业实习、专项合作攻关等形式提升学生对产业的了解和形成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企业人才不足的困境,为企业提供了储备人才的途径。

 

最根本的还是要留住微电子专业的人才。如今微电子专业的不一定留在微电子行业,去金融圈、去做公务员的诱惑力依旧很大。想要留住微电子人才,企业不仅要留住现有人才,减少人才流失,减少其他行业挖墙脚的可能性;对于刚毕业的人才,更要通过良好的待遇来留住人才,这样才能形成有效的健康的人才输送体系,如果没有最基础的院校人才,那芯片产业人才池子只会越来越小。笔者的一位朋友,毕业于某知名大学微电子专业,据其所述,同届的同学仅有20%选择从事本行工作。显然,当下人才的问题很严重。

 

半导体行业可谓是集万科之大成,除了微电子专业,还大量需要数学、化学等理工科人才的被吸纳到产业中来。数量不断增长的培训机构,看似风风火火实则杯水车薪,解决产业人才问题还需要院校和企业更多合作,不能让微电子专业成为“金融专业”,更不能让半导体人才穷到委屈,看不到希望。

 

作者:轩 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