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元宇宙的四个里程碑事件

 

2021年可以称得上Metaverse元年,对于元宇宙产业来说,大概发生了4个里程碑的事件:

 

第一个是ROBLOX上市,这是一家游戏公司,之前业务是做物理、化学的网络教育,后来转型游戏公司。这家公司是业内认为第一家元宇宙概念的上市公司。

 

第二个是Facebook成立的公司Horizon Workrooms,用VR来解决远程工作协作的问题。后面扎克伯格把Facebook改名成Meta,吸引了很多流量,也可以说是长久以来的布局。

 

第三个是Nvidia的CEO黄仁勋也提出要进入元宇宙,但是他在元宇宙前加了一个词“Crypto”,提出了加密元宇宙的概念。

 

第四个是用户进入元宇宙都要有一个独家的NFT头像,这些头像都需要用数字货币来买。以太坊宣布支持元宇宙的头像购买的法定货币。

 

当然国内可能还有一个事是罗永浩宣布下一个创业项目是元宇宙,如果熟悉罗老师的创业经历可能也不会奇怪,他的每一步创业都踩在资本的风口上。

 

 元宇宙的产业现状与发展趋势

 

国内目前对元宇宙的评价比较两极分化,热捧或者贬低的两种极端意见并存。在近日由电子圈举行的元宇宙技术沙龙上,豪威研究院院长孔华威表示,产业界应该沉下心来客观的看待元宇宙。他的观点是,作为一个技术的乐观主义者,他看好元宇宙技术的发展。他认为,元宇宙是WEB2.0发展到WEB3.0阶段的产物。沉浸式的互联网将会大规模的消耗算力,一方面将对整个IT产业和半导体产业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另一方面元宇宙带来的非接触的虚拟社交场景,更符合后疫情时代的大规模社交需求。

 

豪威研究院院长孔华威

 

回顾元宇宙的发展阶段,孔华威认为目前正处于元宇宙的1.0阶段。代表作品是包括Axie,Decentraland、TheSandbox、Cryptovoxels、SomniumSpace和UplanRiot Games、MythicalGames、PlayableWorlds和Singularity6等在内的一大批游戏。

 

这些游戏的一致特点包括,统一的平台,相对不受约束的引擎和开发工具,让不同的开发者可以在此平台上进行内容创作。相关的内容如鞋、衣服、游戏道具制作出来可以进行交易。另外这些游戏中都有一套独立运行的经济体系,平台上的用户和开发者可以互相之间进行交易。

 

比如类似于Decentraland这样的游戏,用户可以通过加密货币在游戏内购买土地,然后在土地上可以建设自己的建筑或者广告牌,广告牌也可以进行买卖。目前已经有不少公司进入购买。一旦这种NFT资产创建完成,可以导出到游戏内市场。

 

Sandbox则超越了NFT的创建和交易,为用户提供了实际创建他们自己的3D游戏和体验工具,这些游戏和体验也可以货币化。

 

至于Axie中的动物,目前的价值已经在200多美金了,完整的体验游戏中的服务,可能需要上完人民币。有一些玩家没有钱,就在游戏中产生了借贷。

 

总的来说,目前的元宇宙还是以游戏为主的逻辑,有一个虚拟或被构筑的经济体系,可以实现内循环。从某种角度来看,国内的腾讯其实已经符合一部分元宇宙的概念。这也是facebook为什么比较激进的改名占领元宇宙的高地,因为facebook一早就在构建自己的虚拟货币系统。未来在facebook建构的元宇宙世界内,一定会使用自己的虚拟货币和钱包。

 

不过,目前元宇宙行业还有一种不成文的定义。认为元宇宙应该无法被任何一家公司或组织拥有,必须永远存在,不会因为某一家公司的退出而消失。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大量的运用区块链技术来实现去中心化的平台、以及去中心化的网络。因为采用区块链技术的话,必须控制51%的算力后才能分叉,控制这么大的算力并不能靠作弊完成。孔华威认为,如果说WEB2.0时代的谷歌提倡的是“不要作恶”,那么WEB3.0时代的互联网企业可以做到“不能作恶”。

 

在硬件逻辑里,孔华威认为元宇宙是由AI驱动的,未来的元宇宙将会大量应用到AI和渲染的技术方向。这些应有会带来一个MetaComputing,也就是AI+渲染的大幅提升。这里面最大的需求是算力需求,算力支持AI,和整个网络。

 

元宇宙的虚实结合的基础设施都需要大量的算力来支撑,第一是算力支撑元宇宙虚拟内容的创作与体验,更加真是的建模与交互需要更强的算力作为前提。

 

第二是以算力为支撑的人工智能技术将辅助用户创作,生成更加丰富真实的内容。

 

第三是依靠算力的POW机制是目前区块链使用最广泛的共识机制,去中心化的价值网络需要算力保障。

 

光线追踪技术

 

软件方面,则会以沉浸式的互联网为主,以及Saas平台。目前facebook提出的Horizonworkrooms,不需要显示器,直接在VR设备中就可以完成远程办公,这是facebook将来要超越微软的目标。目前比较热的一个技术是光线追踪,主要是游戏里光线如何随着车的开动产生变化,就是因为光线和光照不一样。采用这种技术后,将会进一步模糊真人世界与虚拟世界的边界,包括谷歌也在CHROME94中嵌入了一些渲染的格式。

 

除此之外,孔华威认为未来每个硬件都会变成支撑区块链的一个节点,所有的硬件都会内置支持区块链的芯片,包括TEE的安全执行环境芯片,还有POW这种挖矿的芯片,还有高通道计算和零知识证明的芯片。当然,这些芯片的算力很大,消耗的能耗也会很大,这种算法的指标是每瓦多少万亿次的哈希值。

 

除了芯片外,未来的网络也会变成去中心化,目前包括Arweave、Dfinity、Meson都是目前比较有名的去中心化网络。在去中心化的网络中,将会出现一些金融的基础设施,比如BTC、ETH、DEX,DeFi,相当于去中心化的银行和交易所。这些都会附带在去中心化的网络里。当然,巨大的算力需求也会对带宽产生新的要求,比如RivalPeak这样的云游戏,由AI驱动,将会带来多路的视频直播推流需求,目前的网络带宽显然是不够的。

 

对于IT产业来说,元宇宙会带来一个巨大的产业机会。比如做矿机芯片的比特大陆就吸引了台积电这样的公司参与进来。因为挖矿要消耗大量的算力,就会支撑需要更新的工艺制程,就会产生新的芯片设计公司,回带来整个产业的发展。AI也是这样,深度学习起来就会有大量的GPU的需求。算力和算法也是互相依存的,一个大的算法模型就会对算力的需求越来越大,最后GPU卖得越来越多。

 

苹果M1代表了未来芯片的发展趋势

 

总体来看,算力的需求是越来越大的。另外在元宇宙的世界里,这里的算力被称为原算力,还包括了存储和带宽。原算力会继续受到摩尔定律的影响。从某种角度来看,算法和算力的需求会是互相迭代的过程,比如算力3.4个月翻一倍,同样算法模型也会对算力的需求18个月降低一半。对于芯片来说,未来的方向除了制程的进化,还包括更大的芯片面积,多核,更大的内存带宽,以及更低的能耗。实际上苹果的M1芯片就是往这个方向发展。

 

豪微科技的布谷鸟、玄鸟芯片

 

孔华威也表示,目前浙江豪微科技也在开发相关的芯片,包括布谷鸟和玄鸟的芯片,现在已经大批量发货。除了区块链的基础设施的芯片,还会做视觉计算、裸眼3D,还会做网络的DPU的算法,估计会推出裸眼3D的芯片,和高带宽网络芯片。

 

 元宇宙硬件如何商业落地?

XR会成为下一个计算机吗?

 

对于元宇宙来说,XR(AR/VR)设备将是承载元宇宙应用的重要平台,有可能成为手机之后的下一个重要终端。

 

那么目前XR硬件在国内的发展现状如何?元宇宙相关的硬件究竟如何商业落地呢?

 

2015年就杀入VR产业的亿境虚拟现实技术有限公司专攻XR硬件设计、整机设计、供应链和生产品控。在行业最低谷的情况下,依然坚持VR产品的研发。

 

亿境虚拟现实技术有限公司CEO石庆

 

亿境虚拟现实技术有限公司CEO石庆坦言,目前的VR产业跟智能手机的初级阶段一样,存在多重困难,他总结了有18个难点:包括了处理器、操作系统、行业标准、散热、人机交互等。亿境花了很多的时间在做整机的硬件ODM,比如传感器、光学、穿戴的能力。

 

2020年VR/AR硬件发展趋势

 

石庆表示,目前VR设备的风向标还是看苹果。据他透露,苹果已经有超过3个团队在做不同的方向。目前是手机配件的思路,定制IC,用MICROOLED的屏,超低延时。据说通过摄像头看到外面,分辨率很高。可以把现有的ARKIT很好的引进进来。这个头盔的配件和主机要进行无线的主机,这个产品还是有蛮多的应用场景。

 

2020年VR/AR硬件发展趋势

 

从2017年开始,亿境调整方向,从PCVR转向移动VR,并最终确定产品形态为分体式为主。他表示目前的硬件瓶颈主要还是在CPU上。他总结VR需要的芯片需要有比较好的CPU、GPU的算力,对于比较高的分辨率和刷新率支持,还有就是同时打开多摄像头,还有内置DSP,而不是都通过CPU的算力来实现。最后是工艺制程要比较先进。综合下来看,能做到的芯片公司只有手机芯片厂商,而短时间内比较难有公司超越高通。“听说高通也会为了VR/AR单独定制一颗芯片,希望未来能见到这颗芯片。”石庆以高通目前推出的XR2为例,他表示XR2已经在不同程度支持VR的应用,包括支持3K*3K单眼分辨率,同时可以打开7颗摄像头,支持3D场景重建和再识别,包括3D语音的基本算法。OculusQuest2就采用了高通XR2,是一款体验非常不错的产品。

 

除了CPU的发展,还有一个是显示的清晰度。这一块目前发展已经比较成熟,可以达到4KFast LCD。亿境最开始最low的时候做过720P,后来提升到FHD,后来提升到2K,现在普遍做4K。

 

操作系统方面,目前没有大一统的系统。有了统一的操作系统,就可以方便开发者开发相对应的APP,统一内容,给硬件制订规划和方案。石庆表示期待早日出现这样的OS,最好是国内厂商能做出来。不过目前来看,Oculus一家投的钱可能是国内相关厂商加起来的10倍。

 

谈及应用方向,石庆表示目前VR的主要应用还是以视频为主,无论是观光旅游,还是教育都是视频为主,其次是玩游戏,还包括社交、比赛和教育。2020年亿境跟高通签下了最新的XR2平台,在乌镇大会上跟EPSON合作,展出工业的AR产品。2021年推出了党建/科普/教育一推多的产品,虽然目前来看,VR设备的出货总量不大,而且技术难度不小。不过石庆认为,VR设备在游戏、教育市场将会有较多的机会。

 

 点评:警惕资本炒作,别对元宇宙揠苗助长

 

元宇宙概念股

 

通过两位专家的分享,我们可以看到元宇宙并非停留在概念中,而是已经有了一套完善的发展体系和方向。不过以A股万物皆可进行题材炒作的特色,跟以往火过的AI、区块链、半导体一样,马上开辟出来了元宇宙板块。我们不反对发展元宇宙技术,但是我们反对资本短线炒作元宇宙概念,最终出现一地鸡毛的情况。而真正投身元宇宙产业研发的公司却有可能无法获得资本支持。

 

元宇宙概念层出不穷

 

应该清晰的认识到,国内这些所谓的元宇宙概念公司,真正能沾得上边的其实很少的。目前还处于元宇宙发展的萌芽阶段,支持元宇宙发展的除了技术发展本身外,还需要产业生态的成熟,以及社会大环境的支持。

 

笔者认为,至少在中国,这种完全去中心化的平台以及基于虚拟数字货币的经济体系,现阶段很难获得政策上的支持和认可。当然,区块链技术不在其中。

 

目前有一家美国风投公司a16z对元宇宙投得非常多,他就对美国参议院提出建议,那就是这种去中心化自治组织,能否像公司一样赋予类似的法律权利,包括税收、允许开设银行账户、以及签署法律协议等。可见相关的政策法规,在美国也还不完善。

 

我们回顾技术的发展历史,会发现生产组织的变化会协同生产力的发展。比如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出现,对应了公司制的发展。到了第三次工业革命,开始出现了供应链的概念。

 

那么接下来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对应的不仅是智能制造、量子计算机、AI这些,而是要有出现DAO这种去中心化的经济自制组织。

 

那么,面对这种生产组织的变化,面对过于超前的生产力与生产组织之间产生的矛盾,我们的企业、我们的社会做好准备了吗?

 

关注公众号“与非网eefous”,回复“元宇宙”,获得演讲PPT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