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0 月 10 日讯,从年初 RoadStar.ai 被曝出内讧,随后倒闭,到 Drive.ai 因资金困境无奈被苹果收购,再到 Oryx Vision 宣布停止运营……自动驾驶创业公司正面临一场残酷的生死考验,淘汰赛一触即发。

 

 

在自动驾驶赛道上,随着越来越多的初创企业开始因为资金问题或者团队内部的运营管理问题而选择中途退赛,该领域正式进入了洗牌期。更长远来看,上面这些公司的落败或许只是一个开始,未来的局势将远比我们现在看到的更为惨烈。

 

这不是耸人听闻,如果从谷歌 2009 年开启无人驾驶汽车项目研究开始算起,自动驾驶已经走过了整整十年。在这十年的时间里,自动驾驶已经被证明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性工程,仅技术层面就涉及感知、高精度地图、定位、驾驶员监控、人机互动,路径规划、决策、动态控制、系统架构、系统验证等十多项核心能力,此外还需要法律法规、城市规划等方面的支持,以及巨额的资金投入,仅靠一家企业难以实现。

 

正因为如此,可以看到过去几年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结为联盟,在技术方面相互取长补短,同时分摊研发成本,并出现了很多专攻某一项核心技术的初创公司,甚至连政府也开始参与其中,在路端给予一定的规划支持。但即便如此,要实现大规模的全场景自动驾驶,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依旧遥遥无期。

 

这对于初创公司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危险的征兆,因为目前很多初创企业都不具备“自造血”能力,而研发自动驾驶又需要巨额的投资,他们的钱从哪里来?自然是找投资人了。但精明的投资者又怎会心甘情愿的一直投资一个项目,而不谈回报呢?当然不可能。

 

于是,对那些迟迟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的自动驾驶创业公司,投资者们开始变得苛刻了起来,而一旦失去了投资者的支持,下场会是什么可想而知。更糟糕的是,这样的自动驾驶创业项目不在少数。试想一下,头部公司诸如 Drive.ai 尚且逃不过“卖身”的结局,更遑论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尾部企业,生存状况更是岌岌可危。从这一点上来说,Oryx 的主动关停反而是一种明智的做法了。

 

当然也有一些“另类”,自始至终都是资本市场的“宠儿”,如刚刚拿下投资的图森未来、主线科技,此外还有 AutoX、Voyage、易控智驾、Starship Technologies 等。他们究竟有何魔力呢?深入分析,在于他们聚焦的是一个短时间内可以实现自动驾驶大规模落地的市场——自动驾驶商用车,如无人驾驶卡车、无人驾驶物流车、无人驾驶摆渡车等。与自动驾驶乘用车相比,这些车辆由于运营环境相对较简单,且大部分场景对车辆的运行速度要求不高,运行线路较固定,更容易实现规模化落地,让投资者早日看到回报。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百度阿波龙无人巴士项目,早在去年 7 月就已经实现量产下线,在国内外多个城市开展商业化试运营,发展到现在,据悉阿波龙已经在全国 25 个城市接待了 4 万名乘客。其另外一个项目——新石器无人零售车,自去年量产下线至今已经完成了 16 万次零售服务。

 

随着各地自动驾驶商业化牌照的陆续发放,赛道内的玩家们也纷至踏入自动驾驶落地的深水区,当行业风口逐渐平稳,落地成为自动驾驶企业的 2019“主旋律”,国内“自动驾驶”的“城市争夺战”也随之拉开序幕。

 

9 月 26 日,长沙宣布“开放道路智能驾驶长沙示范区”正式启用,当日,百度在长沙正式宣布,自动驾驶出租车 Robotaxi 试运营正式开启,目前,首批 45 辆百度 Apollo 与一汽红旗联合研发的“红旗 EV”Robotaxi 车队在长沙部分已开放测试路段已经投入试运营。

 

对此,百度副总裁,智能驾驶事业群组总经理李震宇表示,“Apollo 在长沙开启试运营,标志着 Apollo Robotaxi 从内部研发逐步走入市场,在真实场景中获取反馈,在过程中我们一定要坚守安全第一的价值观。”李震宇认为,智能驾驶是一项伟大的征程,“这次(试运营)走出了坚实的一小步,我们会与合作伙伴一起继续努力,希望普通市民可以更快享受到更加安全、舒适、高效的自动驾驶出行服务。”

 

百度 Apollo Robotaxi 在长沙的落地,标志着国内自动驾驶从以往的封闭路段的测试,真正进入开放道路上的商业化载人应用阶段,同时,这也意味着自动驾驶行业开始进入“城际竞赛”的新阶段。

 

可以说,百度给自动驾驶创企们树立了一个好的榜样——固然自动驾驶的终极目标是大规模全场景的无人驾驶,这并不意味着大家一开始就要瞄准这个目标去做,这是不现实的。毕竟当下自动驾驶还面临核心技术、法律法规、道路基础配套设施等多方面的掣肘,纵使强如谷歌、百度,也不能一蹴而就,更何况人力、物力、财力都有限的初创公司们,更应该脚踏实地,立足于那些短时间内可能实现商业化落地的场景,一步一个脚印,向全自动驾驶时代迈进……

 

与非网整理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