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月 18 日,Waymo CEO 约翰·克拉夫西克(John Krafcik)在 Twitter 上发布了一张照片,照片主体是一辆后车窗位置印有 Waymo logo 的沃尔沃汽车,并配文 “(Love)Waymo Volvo”。这被认为在暗示 Waymo 或与沃尔沃合作,共同开发 L4 量产车型。刚刚创下自动驾驶融资记录,又与车企暗送秋波,Waymo 打的是什么如意算盘?

 

 

然而,在疫情的影响下,欧美自动驾驶玩家们都并不如意。“全球自动驾驶行业的融资王”Cruise 刚刚宣布裁员、曾创下独立初创公司单轮融资记录的 Zoox 正在寻求“卖身”、而志在重卡自动驾驶的 Starsky Robotics 因融资失败宣布破产等“悲惨事件”陆续引爆业界,意味着资本正在向头部企业聚拢,自动驾驶淘汰赛正在加速。从 2016 年时的“意气风发”,到 2018 年以来的“哀鸿遍野”,再到 2020 年的“生死考验”,自动驾驶赛道的玩家还撑得下去吗?

 

“薛定谔”困境


一场疫情打乱了人们的生活节奏,也打乱了企业对未来的规划。在疫情的影响下,“缺钱”的自动驾驶车企纷纷陷入了“薛定谔”困境:能获得融资,就能活下去。

 

近日,Cruise 宣布裁员 150 人的消息震惊业内,这家曾经融资 72.5 亿美元的美国自动驾驶公司,被称之为“全球自动驾驶行业的融资王”,是仅次于 Waymo 的最不缺钱的自动驾驶公司。但连资金厚实的 Cruise 都进行了裁员,可以想象美国自动驾驶行业的处境。

 

5 月 7 日,此前常与 Waymo 相提并论的“香饽饽”Zoox 被曝正考虑出售。Pitchbook 的报道则进一步证实,Zoox 已确认雇佣 Qatalyst 投行来处理下一轮融资或被收购事宜。而在此前,Zoox 还曾宣布将在 2020 年推出有偿共享出行服务,进行商业化落地。然而,一场疫情打乱了 Zoox 的计划,甚至将其推到了死亡边缘:获融资,则活;无融资,要么被收购,要么破产清算。但截至目前为止,尚未有企业意向投资的消息。

 

无独有偶,3 月 20 日,曾被彭博称为“承载美国就业的现在和未来”的自动驾驶卡车创业公司 Starsky Robotics 由于资金链断裂,宣布停止运营并关闭。Starsky 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斯特凡·塞尔兹 - 阿克斯马赫(Stefan Seltz-Axmacher)表示,在过去一年中,筹款条件变得更加艰巨。相反,原定于 2019 年 11 月结束的一轮融资却破裂了,促使 Starsky 突然倒闭。

 

烧钱、烧钱、烧钱实际上,自动驾驶赛道是公认的“烧钱”。目前,自动驾驶如同初生婴儿一般,在技术不完善、法律法规不齐全、政府有所限制、民众有所顾虑怀疑的情况下,没办法“自我造血”,全都处于需要资本“喂养”的状态。然而,一家自动驾驶企业的成本却非常高,如技术研发成本、员工成本、车辆测试成本等加起来都是一笔可观的数据。

 

 

据了解,由于被通用收购,目前 Cruise 是唯一公布公司详细财务情况的自动驾驶公司。而根据通用汽车的财报,Cruise“烧钱”的速度惊人:从 2016-2018 年,Cruise 分别亏损了 1.71 亿美元、6.13 亿美元和 7.28 亿美元,总亏损 15.12 亿美元。通用汽车董事长兼 CEO 玛丽巴拉表示,Cruise 的开支妥妥的在 10 亿美元每年的水平。

 

除此之外,据《TheInformation》报道,2019 年“一哥”Waymo 的收入仅为数十万美元,但全年的运营成本却高达 10 亿美元。如此巨大的成本,只有不断获得融资才能活下去。然而,近年来随着自动驾驶的发展,尚且不说资本“寒冬”已至,然而在疫情的影响下,资本如同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自身难保”的软银在如今全球经济下行、政经动荡的情形下,不少资本自己亦陷入了泥潭。软银一直热衷投资自动驾驶领域,其投资布局从自动驾驶芯片、传感器,到高精度地图、自动驾驶算法和 V2X 车联网技术均有涉及。投资对象包括 Uber、滴滴、Grab、Ola 等。其中,2019 年 7 月,软银 Cruise 投资 22.5 亿美元;今年 3 月,软银又以 3 亿美元投资滴滴自动驾驶部门。5 月 18 日,软银 2019 年财年成绩单出炉,今年一季度净亏损 1.4381 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 956 亿元,相当于日亏 10 亿)。

 

这一水平刷新了日本企业的季度业绩记录,超越了东京电力集团在东日本大地震时创下的季度(2011 年 1 月 -3 月)亏损 1.3872 万亿日元记录。就整 2019 财年而言,软银经营亏损 1.36 万亿日元,净亏损 9616 亿日元,创成立以来最高,上财年为净盈利 1.4111 万亿日元。

 

 

而据报道,软银巨亏的主因是旗下包括愿景基金(SVF)为主的投资基金业务踩中了“惊天巨雷”。这个“巨雷”,就包括了 Uber、滴滴出行等热门科技公司。“具体来看,整财年网约车公司 Uber 带来的损失为 51.79 亿美元,主要是因为市值缩水;由对美国共享办公 WeWork 投资减记带来的损失为 45.82 亿美元,2019 年 12 月份,WeWork 的估值为 73 亿美元,而到 3 月底已缩水至 29 亿美元。另外新冠疫情对基金的投资组合造成了 75.02 亿美元的损失。”

 

而就在刚刚,Uber 被曝出继续裁员、关掉 AI 实验室的消息。在自动驾驶这样耗资巨大的赛道里,太高的成本就如同叠叠乐一样,无论的自动驾驶企业,还是资本方,一不小心错了个位,就会摔下来粉身碎骨。孙正义在发布会上表示,“即使现在有疫情,我们也没有冻结新投资。但将吸取愿景基金一期的经验教训,不再那么激进。”

 

 

进入 2020 年以来,截止目前,欧美地区自动驾驶行业中仅 Waymo 一家拿到新一轮融资。事实上,自动驾驶企业不仅面临融资难,更苦于落地难。但在 Robotaxi(无人出租车)、无人卡车扎堆的当下,自动驾驶企业看来只有经受住这难熬的“寒冬”和“大浪淘沙”后,才能见到曙光吧。

 

图片来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