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发生几起事故以后,威马发布了召回通告,如下所示。这个是在蔚来召回电池并且更换以后一次相对比较大规模的处理,而且是针对 ZNP3914895A-75A 的电芯。这个事情比较微妙,简短的谈一下看法。

 

 

 

图 1 威马的召回通告

 

01、威马基于 VDA 的电芯替换策略

 

 

在新造车企业里面,蔚来是单一供应商策略,小鹏是圆柱和方壳电芯并举,从 2020 年开始完全导向方壳。威马汽车的的标准电池模组选用策略,从 2020 年开始采用 B 点采购,如下图所示,威马汽车是把电池 Pack 工厂建设在了自建的温州生产基地,从外部采购不同供应商的电池模组,然后进行电池包的组装生产和检测。

 

图 2 威马的电池系统

 

在电芯选用策略上,威马其实包含了 5 系和 8 系的电芯,主供是宁德时代,B 点加入了塔菲尔、中兴和瑞普,召回的那个可以通过型号判断。

 

表 1 威马的电芯选用

 

2020 年 9 个月,威马一共造了 1.57 万台,其中宁德占了 61%,其余 39%分给了塔菲尔 21%、中兴 14%和瑞普 4%。也就是在这个 2257 台里面,威马发生了多起事故。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因为引发的问题和带来的价值来看,损失很大。

 

图 3 威马 2020 年 1-9 月电池的选用策略

 

02、电池的问题

 

 

这次威马的公告里面,定位了分析过程“经过技术分析和反复验证,此次事件是由于电芯供应商在生产过程中混入了杂质,导致动力电池产生异常析锂,极端情况下可能导致电芯短路,引发动力电池热失控并产生起火风险,存在安全隐患。”我们客观来看,如果今年的 4 个案例都是集中的,也就是说发生概率为 4/1282,0.3%对应万分之 30。召回的比例为 56.8%。 今年的特点,是蔚来、理想和小鹏三家在股市上表现比较优越,直接带来了很大的补充资金,弹药补齐以后整体的量能还可以的。对于威马这次获得 100 亿融资,接下来往科创板走,整体的策略就是尽可能快速解决问题。

 

图 4 本次召回事件回溯

 

我们可以对比下近期新造车企业的产量情况,头部的几个企业还是很努力在加产能(蔚来 9 月的产能只有 2200,特别奇怪),因为电池安全的问题没办法往前冲,特别是上海需求起来以后很致命的。威马之前一直在加库存,本来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图 5 近期新造车企业的情况

 

小结:我觉得我们看到的事情,可能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从这次事件也能反应未来对于电动汽车连续起火的处理,可能逐渐和国外接轨,不会容忍像之前那么多起火也不处理的模式,这种管理策略会落实到相应的车企和电池企业,对于接下来 Q4 赶生产的企业来说也是要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