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吴晓宇

编辑 | 李欢欢

 

跨界闯入汽车业15个月后,集度汽车的首款概念车终于揭开了面纱。

 

6月8日,集度举办了ROBODAY线上发布会,向外界展示了首款车型的概念车ROBO-01。受疫情限制,这款重磅新车只能选择线上和大家见面。既然没有观众,集度索性将发布会做成3D动画的形式,由集度汽车CEO夏一平担任"声优",亲自主持发布会。

 

集度反复强调,这是一款汽车机器人,具备“未来主义、机器人化、共情”三大设计基因。具体一点来说,就是在这款车上,几乎看不到物理按键,甚至连拨杆也取消了,人与车的连接高度依赖语音交互与触屏。除了智能座舱,自动驾驶自然也是一大核心卖点。

 

发布会现场,集度展示了ROBO-01具备的多场景高阶自动驾驶能力。在演示视频中,ROBO-01能够实现高速、城市、泊车“三域融通”,具备点到点的高阶自动驾驶能力。目前,集度已经跑通了无保护左转、红绿灯识别、障碍物避让、自由上下匝道等功能。并且,这些能力等ROBO-01量产车交付时,用户即可体验。

 

为了实现上述功能,集度将各项配置拉满,自动驾驶系统搭载英伟达“双”Orin X芯片,全车配备31个车外传感器,包含2个激光雷达,5个毫米波雷达,12个超声波雷达和12个摄像头。夏一平表示,我们将以特斯拉Model Y为直接竞争对手。根据官方消息,这款车的量产车型限定款,将于今年秋天正式亮相。

 

摒弃约90%物理控键

 

造车伊始,夏一平便思考过汽车机器人的定位。在他看来,“当汽车拥有一个AI大脑,其本质上就是一个四轮机器人。”

 

如今ROBO-01亮相,集度交出了自己的首份答卷,无论外观还是内核,这辆概念车都在强调机器人这个标签。

 

一眼看上去,ROBO-01车身如同机器人外壳,主副驾为蝶翼门、后排对开门、无痕侧窗设计,令整个座舱浑然一体,更接近太空舱的感觉。座椅更是以宇宙飞船为灵感,采用轻质碳结构和透气座椅材料,进一步凸显未来感。整车线条简洁,极具科技感。前脸设计集成了交互式AI 像素大灯和高识别率AI 语音交互系统,可以实现人-车-环境之间的自然沟通。

 

来源:集度官方

 

内饰的亮点在于贯穿于主副驾驶的带鱼条AI巨幕、U型方向盘、语音交互和零重力座椅等。ROBO-01取消了独立的仪表盘显示屏幕,取而代之的是一块贯穿式3D无界一体化通屏。得益于高通8295计算平台,集度实现了业内首家AI算法本地化,可满足用户社交娱乐、视频游戏、在线办公等场景化需求。在特斯拉新款Model S/X之后,ROBO-01也成为应用U型方向盘的车型。

 

夏一平透露,他很早便将自己的私人车换成了U型方向盘,并让身边的朋友去体验。当换回圆形方向盘时,朋友甚至会抱怨不适应。“圆形方向盘会遮挡一体化通屏,影响视觉。U型方向盘更有智能方向盘的感觉,我们还把很多智能化能力集成在方向盘上。”

 

据集度介绍,这种 U型方向盘能为驾驶员“在行驶过程中最大限度地提升屏幕信息可视性”,同时,“线控转向技术支持自动驾驶状态下方向盘的伸缩隐形和可变转向比”。通俗一点讲,“(U型方向盘)的设计可以引导用户更多地使用自动驾驶功能,但由于处在法规空白期,量产版或许会有调整。”不过,夏一平表示,“虽然方向盘折叠目前尚不被法律法规允许,但集度可以为下一代智能车的研发打好基础。当法律法规允许时,将之快速导入量产。”

 

此外,ROBO-01取消了门把手、挡杆、左右拨杆等约90%的物理操作按键,驾驶员和乘客主要通过语音交互、车载显示屏来控制车辆的所有功能。

 

来源:集度官方

 

除了与用户自然交流,作为汽车机器人,最重要的是具备“自由移动”的能力——自动驾驶。ROBO-01是按照 L4 级自动驾驶定义的产品,配备了领航辅助驾驶(高速/城区)、自主泊车以及一系列辅助驾驶功能。虽然眼下并不能直接实现L4级别,但集度为首款车已经做好了硬件预埋。夏一平曾在接受未来汽车日报专访时透露,在软件方面,ROBO-01第一个版本已经可以做到在城市内,用户使用导航时,车辆识别到红灯可以自动停下来;导航要求左转,车子会自己开到左转道(即根据地图导航实现自动驾驶)。相较于仅在高速路上使用辅助驾驶,城市场景的复杂程度要高很多。

 

为了实现上述功能,集度配备了由两颗激光雷达、双英伟达Orin X芯片、高通8295芯片、5个毫米波雷达、12个超声波雷达与12颗视觉摄像头等传感器组成的自动驾驶感知系统。

 

来源:集度官方

 

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前一段时间,业内曾关于激光雷达的放置位置展开一番热议。相较于蔚来放在顶部、小鹏放在灯部的设计,ROBO-01概念车采用前机盖双升降激光雷达设计,即激光雷达位于前机盖左右两侧,可根据需求自动升降,覆盖水平180°FOV,破除了“鬼探头”等极端场景。既兼顾美感(激光雷达似乎放在哪里都有点影响颜值),又能最大限度避免激光雷达被剐蹭。

 

不过,理想汽车CEO李想却质疑,ROBO-01激光雷达的升降速度“怎么可能(通)过行人碰撞的法规?”

 

来源:微博

 

当然,最香的还是价格。

 

在百度一季度财报电话会上,百度创始人李彦宏透露,基于ROBO-01概念车打造的首款量产车型,将定位于 20 万级别的家用市场,并90%还原概念车。夏一平指出,概念车具备的智能化能力,会在量产车上100%实现。

 

“在特斯拉Model Y所在的价格区间,没有特别好的智能车能与特斯拉PK,我们就是以Model Y为直接的竞争对手。”夏一平表示,集度的竞争逻辑是,在售价上让人(更容易)接受;在续航和加速上,形成正常的竞争能力;在智能化方面,遥遥领先于同行,成为标杆产品。在20万级的电动车江湖,ROBO-01的产品力还是很能打的。“即使抛开10%无法量产的部分,这款车还是有很多前瞻性的探索,是传统汽车公司望尘莫及的。”在一家头部造车新势力工作的产品经理王蒙感叹,在硬件配置上,配备英伟达OrinX 芯片的量产车大多在40万-50万元级别,比如蔚来ET7、智己L7。而在20万元区间的热门车型中,比亚迪汉EV具备L2级别的自动驾驶能力,尚不具备城市辅助驾驶功能。大众ID.系列也因为智能化配置不够丰富,常被消费者诟病。

 

如何做到一年研发一款车?

 

“集度是想把握住智能车赛道的机会。”王蒙评论称。按照夏一平的说法,经过3-5年的发展,电动车正在从硬件竞争中走出来,曾经被当做壁垒的指标,比如零百加速度、续航里程,越来越变得标准化、同质化。未来3-5年,竞争机会在于智能生态,包括智能驾驶、座舱、算力平台等,皆是不可或缺的要素。

 

为了赢得竞争机会,集度正在与时间赛跑。从传统造车模式到“蔚小理”领衔的新造车时代,新车的平均研发周期由过去的5-7年缩短至2-3年。集度再次刷新了这个数字,从官宣造车到首款概念车亮相,仅花费1年多时间。因为,相比小米从0起步,集度是站在百度和吉利的肩膀上造车。早在 2013 年,百度就押注自动驾驶赛道,并通过百度 Apollo 向汽车行业输出自动驾驶、智能座舱等领域的解决方案。

 

但从产出来看,合作并不尽如人意。百度与比亚迪合作了7年,却一直没有对其智能驾驶进行深度赋能,与威马的合作也是噱头居多,并没有显著改善威马汽车的竞争力。

 

“过去三四年,百度与车企的合作反映出传统车企短期内对高阶智驾产品的接受度很保守,一些车企不愿意把数据端口共享而选择自研,百度在推广或谈判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并不小。”前百度员工表示。他认为,百度需要一个能够输出技术成果、自证能力的机会,同时还能收回一点投资回报。而集度正是这样的机会。“百度最领先的技术都会快速落地在集度上。”百度创始人李彦宏表示。有消息人士接受36氪采访时透露,为了对接集度,百度内部设立了一个特定的战略创新小组。“集度汽车量产的一些技术方案,百度在一年后才能向行业推广。”也就是说,为保集度汽车的领先优势,百度甚至不惜给行业客户设限。

 

除了百度力撑,集度也对传统生产模式进行了变革。“如果按照传统汽车的开发方式,整车开发到某个节点时,才会开始进行软件验证,之后再做软硬件集成,整个周期就会很长。”夏一平曾告诉未来汽车日报。集度则是“采取了油泥模型(整车研发)和SIMUCar(软件研发)两条路同时开跑”。他表示,在整车开发方面,集度严格遵循汽车的研发规律和所需周期;在软件研发方面,为了解决过去软件研发需以整车研发为基础,导致软件研发滞后的问题,集度首创了SIMUCar软硬件解耦的开发模式,把自动驾驶和智能座舱的软件研发工作前置。“以软件为例,为了获取充足的软件开发时间,在高通8295芯片还未出厂时,我们就先在8155芯片上进行技术开发。当8295芯片到位后,再把先前测试好的软件移植到新的硬件上,这样一来,整体研发效率便大大提升了。”

 

2023年,集度还有机会吗?

 

“电动汽车的竞争焦点已从过去的电动化慢慢变成智能化。” 夏一平判断,2023年将会是汽车智能化竞争的元年。这一观点与蔚来创始人李斌的预测相近。2023年,除了基于ROBO-01概念车打造的首款量产车型开始交付,不少车企也试图在智能化上大显身手,以收割市场。

 

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不久前的一季度财报电话会上透露,XPILOT 4.0将于2023年正式推出,实现高速和城市内全场景的智能辅助驾驶,届时,至少有4款车型支持XPILOT 4.0,并将逐步统一小鹏汽车新车型的智能辅助驾驶硬件和软件平台。理想将于2023年推出两款纯电动SUV,并且,从2022年起,理想汽车所有新车型都将标配与L4级自动驾驶兼容的必要硬件。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更是宣称今年就将实现全自动驾驶。

 

不过,面对这么多强大对手,集度表现得很有信心。夏一平认为,在自动驾驶的赛道上,集度不需要追赶特斯拉、小鹏等先发者。相比同行,在数据积累上,集度有天然的优势。据夏一平介绍,集度的所有核心能力来自Apollo自动驾驶软件,通过重新集成和开发验证,适配到面向C端用户的车型里,把更高阶的能力变成体验更好的产品给到用户。百度Apollo实力自然不容小视。

 

据《中国人工智能高价值专利及创新驱动力分析报告》显示,在中国智能驾驶技术高价值专利及创新驱动力排名中,百度以93.95分排名第一。相比之下,蔚小理需要自研自动驾驶软件。

 

此外,百度地图与智能驾驶事业群已合并,两者的资源共享将更畅通,将更有助于提升集度的自动驾驶能力。然而,从概念车的风光亮相,到斩获用户订单,再到顺利实现量产,仍有重重挑战。“量产化其实是在功能、成本和最终产品实现之间,寻求一个平衡。”夏一平坦言。首款车主打20万元区间,对于集度而言,盈利空间并没有多大。要知道,ROBO-01的硬件成本并不低。某新造车研发相关人员李东旭介绍,目前各车企更换高通 8155 座舱芯片的价格平均都在 1 万元,两颗激光雷达的硬件成本也达到万余元。

 

“各种成本下,日后,集度大概率要开辟软件付费方式回本。”李东旭认为。在夏一平看来,软件订阅服务的商业价值将超越硬件本身。“只把汽车当成单一商品看待,它只能维持15%左右的毛利,或者5%的净利润。增加智能汽车的软件服务,则是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用户价值会被重新定义。”不仅成本高,芯片还“一芯难求”。去年10月,饱受供应链各种零件短缺之苦的小鹏、理想,不得不选择“先交车,后补装”的方式。夏一平也坦言,虽然集度还没有进行到量产阶段,但芯片紧缺还是带来了挑战,因为在生产验证环节也需要用到多种芯片,缺芯势必导致整个研发周期拖长。

 

夏一平透露,为了保证测试顺利,“集度特意成立了保供团队,他们有时甚至为了追三颗芯片而不得不东奔西走”。首款车型的概念车终于发布,总结来看,取消大约90%物理按键、没有拨杆、甚至连B柱都没有,ROBO-01的确有许多大胆创新之处。乔布斯曾说过一句话,每过一段时间,苹果就会出现一个能够改变一切的颠覆性产品,并带来了初代iPhone。ROBO-01是否能成为这样一种产品,或许要等到量产车上市,才会有答案。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王蒙、李东旭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