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主导了 5G,谁就拥有未来科技的制高点,而政治越来越靠近科技,将带来更加扑朔迷离的市场走向,5G 它早已并不纯粹,并愈来愈向政治旗子倾斜。

 

5G 布局全世界在行动

世界各地的几个国家已经在大规模启用 5G。

 

在韩国,2019 年 4 月以来,所有电信运营商一直在运行商业 5G 服务。到 2020 年 3 月,韩国的 5G 用户已超过 500 万。

 

就东南亚和大洋洲而言,5G 网络推广已经在进行中。在澳大利亚,5G 可用于移动宽带以及固定无线服务。

 

到 2025 年,最低的 5G 普及率将来自中东和非洲(7%),拉丁美洲(11%)和印度(11%)。

 

但是,预计印度的 LTE 数量将从 2019 年的 48%增长到 2025 年的 80%,同时 5G 服务预计将于 2022 年在印度上市。

 

在其他地区中,预计到 2025 年,东北亚、西欧和北美的 5G 普及率最高,分别为 56%、55%和 74%。

 

亚洲其他地区如马来西亚、印度与泰国等,与欧洲国家将于下半年开始 5G 基础建设的布建,亦会推升对通信设备的采购力度。

 

反而,今年的疫情风险大幅增加了对于网路与软体等新科技的需求,因此预计全球 5G 网路覆盖今年将加快脚步扩大。

 

 

技术竞争已带有浓厚的政治色彩

最近一段时间,高科技领域的良性竞争变了味,在 5G 领域优势明显的一些中国企业受到西方发达国家的特别“关照”。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一份备忘录曾宣称,华为崛起并成为全球最大电信设备供应商,使得中国在与美国围绕推出和开发 5G 的竞赛中获得了巨大的优势。

 

华为在全球率先发布 5G 芯片,完全有可能在新的技术领域实现弯道超车,从而形成巨大的后发优势,带动整个制造业产业的升级,从而实现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上移。

 

让西方国家追随美国“封杀”华为的,正是华为公司持有的、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先进 5G 技术

 

华为在 5G 领域的快速发展自然被美国看作是对其霸权的威胁。5G 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基石是新竞争的焦点,美国虽处于领先地位,但如不采取行动,成功和安全将得不到保障。

 

于是,中兴因核心技术受制于人而遭遇巨额罚款,而华为是一家掌握诸多核心技术的公司,美国不能通过对付中兴的办法来达到遏制效果,只能另辟蹊径。

 

 

而对于其他西方国家来说,中国虽是全球头号工业大国,却长期处于国际产业链中低端,5G 技术的出现与推广使中国工业有了迈向国际产业链中高端甚至是高端的可能性。

 

一旦中国完成产业升级,现有对西方发达国家有利的国际产业格局将遭到冲击。这成为英国、日本、澳大利亚等西方发达国家迅速站到美国这一边的重要因素。

 

加拿大最大的两家通信公司宣布,将与瑞典爱立信和芬兰诺基亚合作搭建 5G 通信网络,拒绝中国华为参与其 5G 项目。

 

同时,英国此前在选择与华为合作 5G 项目之后,又宣布拒绝华为参与 5G 项目,其背后也是迫于美国的压力,使得未来的 5G 市场走向越发的不可预测。

 

近日,日本政府决定对国内的电子制造商和通信公司等进行 700 亿日元规模的资金扶持,此举有想与在该领域领先的中国制造商抗衡的意向。

 

 

政治因素让 5G 市场不明朗

《中国 5G 经济报告 2020》称 2020 年,中国 5G 总投资额将达到 0.9 万亿元,2025 年将达到 1.5 万亿元。

 

而美国政府也宣布和私营企业计划在 5G 网络上投资 2750 亿美元,美国总统特朗普甚至宣称美国必须赢下 5G 竞赛。

 

各主要竞争国对抢占 5G 市场都是志在必得,这也使得 5G 的竞争已经不仅仅是技术和商业层面的竞争,而已经上升到国家利益和安全层面的一种竞争。

 

而大部分国家其实也将面临相同的境遇,就像英国一样,一直处于摇摆不定的状态,从其自身利益出发,如果选择与华为合作,将在原有 4G 网络基础上对网络进行升级,其 5G 投入成本将大幅缩减,但如果采用其他厂商的 5G 技术,将面临整网的完全替换,建设成本倍增。

 

单从技术和产品考虑,华为仍然是不错的选择。但未来市场究竟如何发展,受众多因素影响态势仍不明朗。

 

 

利益博弈的“科技化”

如果给 5G 打上政治标签,实际就是将科技创新政治化。

 

在过去一年内,中美贸易战为全球 5G 格局增添了大量的不确定因素,直接导致华为、爱立信、诺基亚的订单增长也变得扑朔迷离。

 

在错综复杂的国际局势下,过去你追我赶的华为、爱立信、诺基亚,又重新站在了同一条起跑线上。

 

美国等国家在资金、减免税收、政策等方面间接支持诺基亚、爱立信们;华为、诺基亚等设备厂商自身也需要不断扩大与展示自身的技术、产业优势。

 

这已经脱离了纯粹的商业竞争,区域间的利益博弈,正以科技战的形式“明目张胆”地展现在市场之中。

 

由于各国政府对新一轮科技革命的空前重视,让 5G 呈现出强烈的国家驱动、地缘政治竞争特征,也让最新科技创新的展示会,转而变得格外政治化,成为交锋的战场。

 

虽然爱立信与诺基亚等国际厂商目前受到了美国的政治影响的加持,但政治中总是存在很多的变数。

 

比如,日本虽然加入了 D10 联盟,旨在摆脱对华为设备的依赖,将其排除在新的供应链之外。但却在为中国设备提供元器件,并从中获利。

 

 

人类中心主义的正反面

福山在《我们的后人类未来》中提到:“不论智人付出了多少努力,有了多少成就,还是没办法打破生物因素的限制。然而,就在二十一世纪曙光乍现之时,情况已经有所改变:智人开始超越了这些界限。自然选择的法则开始被打破,而由智慧设计法则取而代之。”

 

“科学本身只是作为实现人类生存目的的一种工具;政治共同体决定什么是适宜的目的,这最终并不是科学问题”。

 

展望现代科技的发展前景时,必须要摆脱人类中心主义的思路,唯其如此才能预见危机。与此同时,反思现代科技所带来的伦理问题和政治问题时,人类中心主义却是必须坚持的原则和底线,唯其如此才能解除危机。

 

结尾:

然而 5G 本是一项能加强世界联系的技术,现在却出于政治原因正在令世界走向分化。科技发展本身的目的就是为了造福人类,要想共同走向更美好的社会,5G 技术不应成为政治下的一枚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