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7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市场监管总局关于附加限制性条件批准超威半导体公司收购赛灵思公司股权案反垄断审查决定的公告》(后文简称《公告》)。《公告》对此次交易双方提出了五点要求。换句话说,只要满足审查决定中提出的五点要求,中国市场监管部门将同意此次并购。

 

此前,英国与美国相关市场监管部门分别给超威半导体(AMD)并购赛灵思亮起了绿灯。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此次公告的发布,这意味着AMD在并购赛灵思道路上的最后一道关卡被打通。

 

细数八条限制竞争危害,仍亮绿灯

 

在1月27日发布的《公告》中,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规定,对AMD并购赛灵思可能带来的市场竞争影响进行了分析。分析结论为,此次并购对全球和中国境内CPU、GPU加速器、FPGA市场具有或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其中包括,赛灵思分别占据全球和中国50-55%的市场份额,并购后的实体有能力利用其在FPGA市场力量,搭售CPU、GPU加速器等方式影响竞争对手的竞争力;集中后实体可能降低第三方CPU、GPU加速器与FPGA的互操作性;市场进入壁垒高,短期内难以出现新的有效竞争者。

 

简单来说,AMD和赛灵思实力都很强,尤其是赛灵思在FPGA全球市场中占据了半壁江山,若是二者并购成功,捆绑销售,那其他的市场参与者算是只有羡慕的份了。

 

因此,中国市场监管部门给出了5条附加限制性条件的承诺方案:

 

(一)向中国境内市场销售超威CPU、超威GPU与赛灵思FPGA时,不得以任何方式强制进行搭售,或者附加任何其他不合理的交易条件;不得阻碍或限制客户单独购买或使用上述产品;不得在服务水平、价格、软件功能等方面歧视单独购买上述产品的客户。

 

(二)在与中国境内企业既有合作基础上,进一步推进相关合作,并依据公平、合理、无歧视原则,向中国境内市场继续供应超威CPU、超威GPU、赛灵思FPGA和相关软件、配件。

 

(三)确保赛灵思FPGA 的灵活性和可编程性,继续开发并确保赛灵思FPGA产品系列的可获得性,确保其开发方式与基于ARM的处理器相兼容且符合赛灵思在交易前的计划。

 

(四)继续保证向中国境内市场销售的超威CPU、超威GPU、赛灵思FPGA与第三方CPU、GPU和FPGA的互操作性;上述互操作性水平不低于超威CPU、超威GPU与赛灵思FPGA的互操作性水平;互操作性升级的相关信息、功能和样品应当于升级后90天内提供给第三方CPU、GPU、FPGA制造商。

 

(五)对第三方CPU、GPU和FPGA制造商的信息采取保护措施,与第三方CPU、GPU和FPGA制造商签订保密协议;将第三方CPU、GPU和FPGA制造商的保密信息储存在独立且互不相通的硬件系统中。

 

“对于经营者集中案件来说,最关注的点是并购是否会限制或削弱竞争。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需要考虑是否需要设定限制性条件,包括结构性条件和行为性条件,从而维持市场竞争环境。”一位业内专家向《中国电子报》记者指出。

 

所谓结构性条件,主要包括剥离有形资产、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或相关权益;行为性条件主要包括开放网络或平台等基础设施、许可关键技术(包括专利、专有技术或其他知识产权)、终止排他性协议等。结构性条件和行为性条件相结合则构成综合性条件。

 

专家向记者指出,在近期的两个反垄断审查案件中,环球晶圆收购世创的案件同时使用了结构性和行为性的限制条件,在AMD收购赛灵思的案件中,以行为性的限制条件为主。限制性条件具有一定的时限,在每年执行的过程中,由第三方进行监督和判断,到期后经过收购方申请和相关部门审核,才会对限制性条件予以解除。在条件设定的过程中,有关部门充分吸收了行业、上下游企业的意见和建议,以最大程度地减少并购对竞争公平带来的不利影响。

 

诸如英伟达400亿美元收购Arm,SK海力士90亿美元收购英特尔NAND闪存业务。对于中国布局相关产品的企业而言,巨头之间的并购联合,无疑将会使并购方的国际影响力更大,进而使得相关领域的马太效应更加明显。由此,处于爬升期的国内企业想要进入市场便会更加困难。从这个角度来看,大企业之间实现并购对我国相关业务企业的影响是不利的。

 

但从市场的角度来看,我国50%~55%FPGA市场份额由赛灵思提供,若阻止企业并购,产品进入我国的通道受阻,将给我国处于相关供应链上的企业带来更为不利的影响。

 

并购,增长新起点

 

在2020年10月AMD宣布并购赛灵思时提及:“此次收购将两个具有互补产品行业领导者结合在一起。AMD将提供业界最强大的高性能处理器技术组合,结合CPU、GPU、FPGA、自适应SoC和深厚的软件专业知识,为云计算、边缘和终端设备提供领先的计算平台。合并后的公司将充分利用从数据中心到游戏、个人电脑、通信、汽车、工业、航空航天和国防等行业最重要的增长领域的机遇。”

 

对此,赛迪顾问集成电路产业研究中心总经理滕冉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而对于AMD而言,此次收购若顺利完成,其在5G通信、数据中心、无人驾驶、信息安全等诸多领域影响力将进一步提升。未来,数据中心业务或将助力AMD获取更高利润、更大市场的抓手。滕冉表示:“目前AMD市场已经达到英特尔公司市值的65%左右,体现了资本市场对AMD公司的认可。”

 

在对AMD公司此次收购表示认可的声音之外,也有业界声音表示出对此的担心。这种担心主要来自AMD过往的并购经历。

 

2006年,AMD以54亿美元收购GPU公司ATi,在建设成自己的GPU部门的同时,也背负着由建设产品线、英特尔英伟达两家市场打压而带来的巨大财务压力。

 

 

对于AMD此次并购,有业界声音担心AMD将再次遭遇十几年前因并购出现的财务危机。对此,滕冉认为,目前AMD的市场份额、市值不断攀高,考虑到AMD或将使用股票来完成交易,也有助于减轻企业的流动资金压力。

 

对于赛灵思而言,并购亦将为业务提升带来优势。

 

被并购几乎已经成为FPGA龙头企业的必经之路。除位居全球FPGA领域第一的赛灵思之外,位居全球FPGA市场第二名的Altera(阿尔特拉)于2015年被英特尔以167亿美元收购,而Actel于2010年被Microsemi收购,Lattice也曾宣称统一接受Canyon Bridge Capital Partners收购。

 

 

FPGA芯片是5G通信、数据中心等诸多市场热点领域的基础性产品,但其本身市场规模不大,全球FPGA芯片市场空间约90亿美元。

 

滕冉认为,此类芯片如果仅作为“加速器”角色,则市场天花板有限,长久之计还是与CPU/GPU厂商加速融合,充分释放其“加速器”特性。

 

由此,赛灵思被AMD收购,也算是顺应了FPGA市场发展“大势”。

 

剑指英特尔,或着重数据中心业务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这条铁律给此次并购案作出了完美的注解。

 

不论是对赛灵思,还是对于AMD而言,英特尔都是其最大的竞争对手。

 

数据显示,赛灵思占据了全球FPGA一半的市场份额,而成功收购Altera后,英特尔就以约占全球34%的市场份额成了赛灵思最大的竞争对手。

 

AMD与英特尔的市场竞争关系更无须多言。

 

作为CPU供应商,AMD作为“万年老二”,长期屈居于英特尔之下。

 

AMD与英特尔所有CPU市场份额对比(截至2022年1月27日)

 

 

在诸多CPU市场分类中,AMD仅在2021年第一季度,实现了在台式机CPU市场对英特尔的反超:AMD以占据全球台式机CPU市场50.8%的份额超过了占据全球市场49.2%的英特尔。

 

AMD与英特尔台式机CPU市场份额对比(截至2022年1月27日)

 

 

类比此前英特尔对FPGA厂商Altera的收购,本次AMD收购赛灵思可进一步表明数据中心在未来的重要程度,体现了FPGA对未来发展数据中心的重要意义。

 

从英特尔最新发布的2021年第四季度财报来看,数据中心是英特尔的第二大业务,以7.3亿美元成为英特尔2021年第四财季第二大收入来源。

 

而在2021年10月AMD发布三季度报时,AMD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苏姿丰博世曾表示:“数据中心销售额同比增长了一倍多。”

 

此外,芯谋研究总监宋长庚认为,AMD收购赛灵思此举,与此前收购ATi类似,是补充自己的产品线与英特尔相抗衡的行为。他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通用计算芯片包括CPU、GPU(含GPGPU)和FPGA。目前英特尔手中门类最全。AMD已具有CPU和GPU两类产品,正在收购赛灵思,补充FPGA产品。而英伟达是GPU领域的龙头企业,也正在尝试通过收购Arm,补充其在CPU方面的弱项。其逻辑是相通的。通用计算芯片的发展趋势很明显,龙头企业都在积极完善自身产品线,争取做到全面覆盖。这是因为随着人工智能技术在行业应用和个人应用中的普及,不同应用场景对芯片算力、部署灵活性、算法适应性等方面将会有极大的差异化,不可能靠CPU或者GPU包打天下。”

 

可以预见的是,仅凭收购赛灵思,并不会让AMD在计算芯片市场实现质变性的飞跃。如何运用好FPGA这柄宝刀,使之在AMD计算版图发挥最大价值,提升AMD计算架构和算力生态的吸引力,才是评估收购成效的关键指标。AMD将如何破题,交出怎样的答卷,将成为下游企业和算力市场的共同期待。

 

作者丨姬晓婷 张心怡 

编辑丨连晓东

美编丨马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