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三星、台积电和TI等芯片代工厂和制造商去年承诺在未来十年内投资4000亿美元在全球布局新的产能,有可能将该行业的资本支出提高到历史最高水平。

 

这些数字是惊人的。台积电表示,它将在未来三年内投资1000亿美元,仅2022年计划中的金额就超过40%。英特尔最近宣布的计划包括未来十年在欧盟进行800亿欧元的研发和生产,200亿美元用于在俄亥俄州建立两个新工厂,另外200亿美元用于在亚利桑那州的一个现有地点建立一对新工厂。

 

模拟半导体和嵌入式处理器供应商TI表示,从今年开始到2025年,它将以每年约35亿美元的速度总共投资140亿美元。TI预计,从2026年到2030年,每年将额外拿出10%的收入用于制造投入。

 

存储器芯片供应商美光甚至更加大胆。该公司CEO Sanjay Mehrotra在去年10月的一份声明中说,该公司计划从2022年开始,在十年内投资1500亿美元。

 

希望得到政府的帮助

 

所有这些芯片公司都在寻求政府的支持,以实现其资本支出计划。许多公司直接将他们的资本支出承诺作为政府补贴、直接现金注入和其他间接支持的条件,如免税期、研发投资和各种合作计划。

 

美光的Mehrotra在他的声明中说:“大规模的领先内存制造需要生产先进的半导体技术,这些技术正在推动物理学定律,而我们的市场需要具有成本竞争力的运营。政府的持续支持对于美光确保有弹性的供应链和加强长期的技术领先地位至关重要。”

 

英特尔一直是最强硬的一群人。CEO Patrick Gelsinger一直在积极寻求美国和欧洲政府对其公司扩张计划的支持。

 

Gelsinger的主张是,如果西方想确保电子供应链,就必须摆脱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生产的芯片。

 

Gelsinger在一份声明中说:“英特尔的行动将有助于建立一个更有弹性的供应链,并确保在未来几年内可靠地获得先进的半导体。

 

Gelsinger继续说:“英特尔正在将领先的能力和产能带回美国,以加强全球半导体行业。这些工厂将在美国创造一个新的先进芯片制造中心,这将加强英特尔的国内实验室到工厂的管道,并加强俄州在研究和高科技领域的领导地位。”

 

这些资本支出的宣布受到了疯狂的欢迎。行业观察者和分析师们很高兴听到英特尔在西方振兴半导体生产的目标,以便从地理上重新调整供应链,结束所谓中国在芯片生产上的主导地位。

 

撇开热情不谈,这些高管们现在必须回答一些棘手问题。对于股东和投资者来说,最紧迫的问题是计划中的工厂是否可行,以及如何筹集实现其目标所需的巨额资金。

 

人们希望关注芯片供应安全的各级政府为此买单。中国正在投入数十亿美元构建国内的芯片制造产业。美国已经以其520亿美元的CHIPS法案作为回应,而欧盟也承诺将投入大量资金。

 

有关投资芯片生产计划的声明此起彼伏,但如果这些公司和政府不能兑现这些承诺,就会对该行业产生影响。例如,虽然英特尔一直在大声疾呼其资本支出计划,但它并没有公开详细说明它将如何筹集所需的资金。同时,英特尔还有许多其他资金需求。它已经宣布了收购Tower Semiconductor的计划,以推进扩大其代工业务的计划,且正在为研发投入资金,寻求缩小并最终消除它与台积电之间的技术差距。

 

最后,除了定期向股东派发股息外,英特尔还在实施一项积极的股票回购计划。这些支出都不能为晶圆厂的投资而牺牲。
英特尔正计划出售五年前收购的Mobileye的股份。剥离Mobileye的计划可以为英特尔的晶圆厂计划提供部分资金,但从IPO中筹集的资金将只占其资本支出需求的一小部分。

 

承诺不断涌现尽管如此,在欧洲和北美,这些承诺仍在不断涌现。关于这些资本支出计划,至少有一个令人不安的地方。它们预计将在几年内推出,在许多情况下,将在未来十年内推出。届时许多宣布这些计划的高管可能已经退休,或在本十年结束时离任,这意味着他们将其企业的长期支出决策交付给继任者,而继任者可能会发现难以履行。

 

例如,到本十年末,Gelsinger(现60岁)很可能不再是英特尔的CEO了。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看待他今天的承诺和他的继任者将继承的承诺?解决办法很简单。从现在开始,每年都必须要求英特尔及其竞争对手展示其支出计划的进展,尤其是那些可能得到政府支持的项目。

 

特别是就英特尔而言,即使在Gelsinger离任后,问责制也不应该结束。在作出这些承诺以及将商业需求与技术独立的地缘政治野心结合起来方面,这位英特尔负责人是最积极的。

 

Gelsinger所承诺的,英特尔和Gelsinger必须兑现。或者他们必须解释为什么不再可能。否则,我们今天所听到的就只不过是博人眼球的营销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