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5日,华为将2021华为全联接大会最重磅的发布放在了最后一天,全新的开源操作系统欧拉正式揭开了面纱。同为华为推出的操作系统,欧拉比鸿蒙更有“阅历”,因为欧拉操作系统在华为已经存在近十年,正式开源也有两年,而此次欧拉的全新升级彰显了华为在数字基础设施上的“野心”——以一个操作系统统一数字基础设施的管理,无论这个数字基础设施是服务器、存储、基站、路由器、工业控制,还是各种嵌入式设备,无论这个设备处于云的核心还是边缘。     

 

乐高式操作系统

 “我们确实把欧拉重新进行了定位。原来的欧拉更多是服务好鲲鹏,让我们的鲲鹏生态发展得更好。我们开源的主力也是聚焦在支持鲲鹏。”华为轮值CEO徐直军在HC大会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现在我们把欧拉定位为未来的数字基础设施的操作系统,不仅仅是服务于鲲鹏,也能支持X86;同时支持边缘计算、支持云基础设施,还准备发展一个分支,未来去支持嵌入式设备。电信设备大量是由一块板、一块板的嵌入式设备组装的,这些板子也需要操作系统。”

 

要统一多种设备,操作系统在结构上肯定与传统只服务于一类设备的不同,而鸿蒙已经在终端上展示了这种能力,既能够支持小到几十K数据量的物联网终端,也能够支持大到几十G数据量的高清摄像头

 

与鸿蒙相同,欧拉也可大可小。

 

华为计算产品线总裁邓泰华用乐高玩具来类比欧拉的灵活性。“统一的操作系统不是简单的功能叠加。欧拉创造性的提出全栈原子化解耦,支持版本灵活构建、服务自由组合,通过一套灵活架构向下支持多种多样的基础性设备,向上支持各个场景的应用。”邓泰华在接受《中国电子报》采访时表示,“这种原子化架构,支持操作系统的内核灵活组合,是一种按需构建的操作系统,可以根据不同设备的资源和业务特点灵活裁剪,满足它对操作系统的要求。”

 

目前欧拉还处于实现全栈原子化解耦的进程中。华为此次发布的openEuler 21.09版本,是第一个支持数字基础设施全场景的欧拉创新版本,增强了服务器和云计算场景的能力,同时首次支持边缘计算和嵌入式场景。据介绍,明年3月份还将发布支持全场景融合的社区LTS版本。在明年3月份的版本上,欧拉的合作伙伴就可以面向不同场景发布最终的商业发行版。

 

除了架构灵活,欧拉另一个目标是简化应用开发,实现一次开发能够覆盖多个场景。在标准的API接口上,通过欧拉SDK统一封装了各种应用所需的数据、音视频、安全等能力,方便开发;通过欧拉Devkit提供了跨设备开发向导、自动测试平台等插件,方便集成。

 

鸿蒙+欧拉的未来

为什么做全新的欧拉操作系统,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点来做发布,是华为被追问最多的两个问题。

 

一个通用操作系统,意味着需要建立一个全新的生态,涉及从底层硬件架构,到操作系统、数据库、编程语言、中间件,再到上层应用软件整个链条。发展生态,既需要硬核的产业逻辑,也需要强大的商业逻辑。

 

鸿蒙的进展超出华为预期,欧拉开源后的进展也超出预期,这使华为对未来技术走势的判断更有信心。

 

“未来的需求是什么?不应该是割裂的,数字经济的发展就需要端、边、云协同,云、管、边、端要打通,它的趋势就是希望一次应用开发,在不同的场景下都能够部署,然后同样的操作系统,在不同的硬件形态上都能够适配,所以这应该是一个非常明确的未来发展的方向和非常明确的客户需求。”邓泰华说。

 

对欧拉来说,各类操作系统互不相通、 “软烟囱”林立的现状,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鸿蒙是实现万物互联的智能终端操作系统。无论是智能手机、可穿戴设备还是物联网设备,只要是终端产品,都可以搭载鸿蒙,然后基于鸿蒙的分布式的统一操作系统,应用可以一次开发,适配多样性的终端。”邓泰华说,“鸿蒙是面向端侧的,欧拉是面向数字基础设施的,道理是相同的。”

 

因为欧拉和鸿蒙是基于同样的设计理念、同样的定位,所以有条件把这两个系统再进一步打通。

 

“鸿蒙和欧拉的内核开发团队,在华为是同一个团队,都由2012实验室的中央软件院开发。两个操作系统内核打通之后,鸿蒙非常有竞争力的分布式软总线技术,也可以在欧拉中移植,目前正在开发中。”邓泰华说。

 

未来装载欧拉操作系统的设备可以自动识别和自动连接装载鸿蒙的终端,从而把端边云真正打通。下一步,华为还要规划统一的编程语言,目前发布的毕昇C++是底层编程语言,明年计划发布仓颉应用编程语言。鸿蒙和欧拉基于同样的编程语言做开发,未来的应用就能够更好地实现应用的迁移和生态的互通。

 

通过鸿蒙、欧拉的能力共享,未来可以实现两个生态的打通,一个面向万物互联的终端,一个面向数字基础设施全场景,覆盖了数字的全场景。

 

“欧拉+鸿蒙,可以是面向未来大家需要的统一的操作系统,也是面向未来整个数字经济发展端、边、云、管全场景所需要的系统。”邓泰华说,“所以我们基于这个定位来构建新的生态,不是简单的替代各个‘软烟囱’,而是超越。”

 

打响欧拉会战

“不同场景对于操作系统的需求是不一样的,操作系统的规格和要求也是不一样的,如何通过一套架构来实现,就需要架构创新、需要技术突破。华为过去几年一直在构建这个能力,全栈原子化解耦就是其中的关键,形成不同的功能插件、功能模块、软件模块,面向不同的场景做自由组合,生成不同的版本来满足要求。”邓泰华说,“这件事说起来简单,具体实现是非常难的,底层模块的相互原子化,又真正实现解耦,这个目标现在并没有完成,是一个持续完善的过程。”

 

为了强化欧拉能力,目前华为在继针对鸿蒙的“松湖会战”之后,又打响了“欧拉会战”,欧拉会战就是围绕着欧拉+鸿蒙,解决掉操作系统上存在的问题。徐直军在接受采访时称之为“筑魂”工程,解决一直说的“缺芯少魂”的“少魂”问题。

 

“为什么现在要做会战,就是要持续完善、持续增强原子化能力,把已经具备的能力开放出来,所以未来我们会面向开源社区持续作贡献。”邓泰华说,“这次新欧拉的开源是个起点,今后我们会不断地开源、开放新生成的能力。”

 

目前鸿蒙已经实现智能手机装机1.2亿部,今年目标是实现装机3亿部。这约是华为智能手机的存量市场。目前已经装有鸿蒙的物联网设备,还没有具体的统计数字。

 

现在基于openEuler推出的商业发行版,包括服务器商业发行版、云的操作系统都已经进入规模应用的阶段。在服务器操作系统场景,基于欧拉的OSV商业发行版到现在已经超过30万套。邓泰华表示,在未来3-6个月有希望实现超过100万套的销售,目前中国的服务器一年新增台套数是350万套,希望在增量市场中份额第一。

 

“从增量市场份额第一,再逐渐成为存量市场份额第一,进一步把整个面向服务器操作系统场景的整个产品催熟,然后在云、边缘、工业控制市场中重复这个过程。” 邓泰华说,“市场拉动是催熟产品最好的方式,也是发展生态最好的方式。如果说一个产品做出来,没有一个大的市场应用,也很难去检验产品竞争力,很难完善产品竞争力。所以这两方面要结合起来。而且现在看来这两方面的发展进展是非常好的,整个市场应用在明显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