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 相关内容
  • 电子产业图谱
申请入驻 产业图谱

运营商只剩两年好日子了?我不认同!

11/22 08:43 作者:白犀牛通信
阅读需 7 分钟
加入交流群
扫码加入
获取工程师必备礼包
参与热点资讯讨论

近日,业内著名的F老师又再度抛出惊人论调——“电信运营商仅还有两年好日子。”

观点很惊悚,而论据则很俗套——简单来说就是,经济大萧条,个人没钱了,家庭没钱了,企业没钱了,政府没钱了,没有人愿意消费了。

这也是F老师一直鼓吹的论调,但这不是其原创的观点,在雪球上这样的观点早已烂大街了,这样做的目的无非就是为了贩卖焦虑,而“贩卖焦虑”总是和“知识付费”捆绑在一起的。

当然,他分析的逻辑是否成立呢?作为行业顶流大V,其分析逻辑肯定是存在的,而且是大部分看上去都是成立的,比如,他说“家庭存款正在急剧增加,社融正在断崖式下跌”,表示“家庭、企业不肯消费或投资”,而“政府财政收入下降”,很多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就得停下来,而这些都将影响到运营商的业务发展。

这个分析逻辑对不对?对!

但是,问题是,他这个论调放在任何一个消费行业似乎都是存在的。放到汽车行业,这个论调成立,放到白酒行业,这个论调同样成立,这个逻辑我妈都能头头是道地给我讲半天。

更关键的是,我认为,这套在雪球等社区上烂大街的论调,可以放到汽车行业,可以放到白酒行业,可以放在任何一个消费性行业,但恰恰不适用于运营商。

所谓的经济危机、康波萧条期,其实都是小周期,更大的周期是: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发展,人类社会加速步入信息文明时代,信息和能量作为驱动人类文明进步的两条主线,正由相对独立发展向彼此融合创新演变,这将激发出全新的经济形态,在这个进程中,运营商很可能是担大任者。

我的分析逻辑如下:

1. 数字经济是当前经济发展的新动能

F老师说的经济危机、大萧条,社融暴跌,财政收入下降,企业投资意愿下滑,这些情况确实局部、阶段性地存在,那如何破这个局呢?政府拿出来一个重要的“武器”正是“数字经济”。

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加快发展数字经济,促进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的任务。数字经济的崛起与繁荣,赋予了经济社会发展的“新领域、新赛道”和“新动能、新优势”,正在成为引领中国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

2. 数字经济仍待做优、做强

当前,我国数字经济还存在大而不强、快而不优等问题,突出表现在四个方面:关键领域创新能力不足、传统产业数字化发展相对较慢、数字鸿沟亟待弥合、数字经济治理体系还需完善。

针对以上四个问题,在16日我国首次发布数字经济权威报告上,规划部署8大发展方向:

①集中力量推进关键核心技术攻关,牢牢掌握数字经济发展自主权。

②适度超前部署数字基础设施建设,筑牢数字经济发展根基。

③大力推动数字产业创新发展,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体系。

④加快深化产业数字化转型,释放数字对经济发展的放大、叠加、倍增作用。

⑤持续提升数字公共服务水平,不断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

⑥不断完善数字经济治理体系,推动数字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

⑦全面加强网络安全和数据安全保护,筑牢数字安全屏障。

⑧积极参与数字经济国际合作,推动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3. 谁来承担数字经济做优做强的重任?运营商可担重责!

结合当前数字经济存在的问题,以及政府当前规划的发展方向来看,算力网络是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有效推动力。

算力网络作为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的重要生产力,将进一步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不断提高经济社会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水平,加速重构经济发展与社会治理的新模式。

那谁来承担算力网络的建设和运营呢?毫无以为是以中国移动为首的运营商,它们既有网络的优势,可弥补数字鸿沟,也有能力推进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实现数字基础设施自主可控,此外,中央企业的身份,可确保网络安全和数据安全保护,筑牢数字安全屏障。

可以说,运营商简直是做优做强数字经济的“天选之子”。

比如,你从中国移动的整体运营架构上,你就能清楚看到运营商已经为数字经济建设做好的准备,近两年,中国移动系统打造了以5G、算力网络、智慧中台为重点的新型信息基础设施,创新构建“连接+算力+能力”的新型信息服务体系,这两个“新型”结合到一块,就跟两块相互咬合的磁铁,不断相互作用,迸发出促进社会数智化转型的动力。

4. 运营商的身份正在转变,不再是单纯的电信运营商

以前电信运营商是卖号卡、卖宽带,后来开始卖IDC、卖云,但运营商的身份仍然在演进,怎么来定义呢?我觉得这句话的描述比较贴切——“以信息网络为关键基础、以数据资源为核心要素、以信息技术为主要动力、以融合创新为重要抓手,发挥扩大投资、促进消费的“扁担效应”,支撑数字经济提速提质”。

这样的话,运营商的身份是什么?我觉得可以定义为“数字经济运营商”!

在数字经济如火如荼之际,你跟我说作为“数字经济运营商”的三大运营商未来只剩两年好日子了?我不能认同!

当然,这一切,还是要以运营商不断提高自身的技术能力、产品能力和服务能力,如果没有这些作为基础,别说两年好日子,明天都可能过不下去。

更多相关内容

电子产业图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