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认定特朗普政府对该公司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征收关税是不合法的,要求退还已经支付的关税税款,包括利息。

 

特斯拉一纸诉状,将特朗普政府和美国贸易谈判代表拉上法庭。

 

同时也将“特斯拉的关税瓜葛”与“国内供应商的喜与忧”等问题拉进了大众的视线。

 

特斯拉的关税瓜葛

美国加征关税会波及企业的原材料进口和产品出口管制。在汽车行业,加征关税之后,会导致相关产品在反销美国时面临高额关税,严重削弱在美国本土市场的竞争力。

 

对于特斯拉来说,加征关税无异于断其财路。

 

图源:搜狐汽车

 

我们来回顾一下特斯拉在豁免关税请求方面的历程:

 

过去两年中,特朗普政府曾经多次对中国商品征收额外关税,2018 年美国先后对价值 500 亿和 2000 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 25%的额外关税;2019 年又宣布对 3000 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 15%的额外关税;2020 年 1 月中美两国谈判并签署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美方对 1200 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的加征关税从 15%下调为 7.5%。

 

根据 CNBC 报道,特斯拉提到的两笔关税分别生效于 2018 年和 2019 年,前者对 2000 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 25%的关税,后者对 1200 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 7.5%的关税。

 

关税清单中包含了从原材料到电子元件的具体类别,特斯拉中用到的中国制造车载电脑、显示屏、自动驾驶仪电子控制单元(ECU)和处理器等产品位列其中。但特斯拉的诉讼并没有说明特斯拉对哪些产品支付了关税,也没有说明支付了多少关税。

 

  • 2018 年 7 月,特斯拉首次提出要求对其 3.0 自动驾驶仪电子控制单元(ECU)免除征税。特斯拉在关税减免请求中表示,更换新供应商会大大增加零部件质量不佳的风险,将有可能导致整体汽车质量问题,进而威胁汽车行驶安全,并影响消费者对最终成品的接受度。

 

  • 2019 年初,特斯拉再次对加征在其中国产车载电脑和显示屏上的 25%关税提出征税豁免申请。特斯拉形容上述车载电脑是 Model 3 的“大脑”,并告知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办公室,无法快速寻找到相关产品的替代制造商,寻找任何其他供应商或使 Model 3 轿车项目推迟 18 个月。

 

  • 2019 年 5 月,特斯拉再次向美国政府提出申请,要求在进口自动驾驶功能所需要的处理器时免于被征收 25%的关税。

 

但上述请求统统被美国贸易办公室否决,宣称中国的自动驾驶技术对于“中国制造 2025 项目”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因此不能免于惩罚性关税。

 

可以看到,从中美贸易摩擦开始以来,特斯拉一直在通过各种手段试图避免关税落到自己头上。然而,特斯拉始终没能通过行政手段降低采购上述元器件的成本,于是开始采取法律手段。

 

当然,特斯拉并不是唯一一个这样做的车企。据了解,包括通用汽车、沃尔沃、福特、梅赛德斯 - 奔驰在内的汽车品牌已经先后起诉了美国政府的贸易代表。据 CNBC 报道,已有约 3400 家美国企业就特朗普关税政策采取法律行动,要求偿还已支付税款,呼吁政府改变关税政策。

 

可见,在关税这个问题上,美国政府显然陷入了孤立状态,一场更大范围的起诉潮或正在酝酿之中。

 

抓住中国市场这棵“摇钱树”

特斯拉“揭竿而起”,或许并不令人意外。

 

从特斯拉供应商来看,其涉及到的直接和间接供应商超过 130 家,其中中国企业占据一半以上。眼下又是特斯拉上海工厂如日中天的时候,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特斯拉所交付的 90891 辆电动汽车中,有 29684 辆是产自上海工厂,占到了该季特斯拉电动汽车交付量的 32.6%。在此背景之下,横亘其中的关税自然让特斯拉“意难平”。

 

我们再来看几组数据:

欧洲市场销量下滑:JATO 的欧洲汽车市场数据显示,在更多的纯电动汽车车型可供选择的当下,特斯拉的市场份额正在迅速流失。截至今年 7 月,特斯拉在德国的销量从 2019 年的 6816 辆下降到 5306 辆,市场份额从 18.4%下跌至 8.7%。

 

美国市场趋于饱和:2003 年成立至今,特斯拉已经售出超过百万辆汽车。2018 年,特斯拉 Model 3 更是一举成为美国最畅销的豪华品牌 B 级轿车。但是在汽车市场周期轮转及市场饱和趋势下,2019 年销量增长放缓,下半年出现同比下滑。

 

股价下跌:近日,特斯拉因其“电池日”发布会成果不及预期,以及特斯拉系统遭遇全球性宕机等技术故障,股价出现大跌。

 

中国市场起量:乘联会发布的数据显示,7 月特斯拉在华交付 11014 辆 Model 3,稳坐纯电动车型销量冠军的宝座,预估特斯拉 2020 年在中国的销量将达到 10 万辆。

 

同时,随着上海超级工厂产能的提升,有证券公司预计到 2022 年,特斯拉电动汽车在中国市场的销量,有望占到其全球销量的 40%。

 

可以看到,随着欧洲市场份额流失,美国市场趋于饱和,创新瓶颈和突发技术故障,以及中国市场逐渐爆发等因素影响,特斯拉急需抓住中国市场来带动整体效益,提升行业地位和竞争力。

 

在过去的一年里,特斯拉在 15 个月内在上海建起了工厂并开始生产 Model 3。马斯克同时强调,特斯拉是中国唯一一个 100%外资的汽车公司,期待上海工厂能实现 100 万辆汽车 / 年的产量目标。

 

除了中国市场巨大以及新能源汽车政策扶持力度大之外,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全产业链集中覆盖,无论是供应距离、人力成本,还是生产效率,中国的零部件公司均有优势,也是特斯拉在上海建厂的重要原因所在。

 

根据特斯拉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特斯拉营业收入为 120.21 亿美元。其中,中国市场营业收入为 23 亿美元,占其总营收的 20%。中国市场成为特斯拉重要的利润来源。随着 2021 年国产 Model Y 的交付,特斯拉产品销售存在超预期的可能。

 

特斯拉在资本市场的耀眼表现得益于上海工厂的产能恢复、毛利率水平提高和中国市场的销量飙升。上半年的成绩和未来巨大的增长空间,让特斯拉更加看重在中国市场的本土化战略。

 

看到这,相信大家不难理解特斯拉为什么要起诉特朗普政府,“讨好”中国市场了。

 

图源:搜狐汽车

 

说的通俗一点就是:特朗普的贸易壁垒,与资本家马斯克的利益至上起了冲突。看似为加征关税鸣不平、“站队”中国的背后,实则是马斯克站在利益一方的“摇旗呐喊”,也符合商人逐利的本质。

 

这一点,在特斯拉尚未开展对华业务前,马斯克截然不同的对华态度就是最好的佐证。

 

特斯拉的中国“朋友圈”

2020 年是国产特斯拉实现放量增长的重要年份,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投入使用推动了特斯拉国产化。为实现中国市场本地化承诺,避免零部件从美国进口耽误时间等问题,特斯拉从全球资源分配考虑,将配套件由美国工厂提供改为中国工厂制造。

 

特斯拉生产一辆电动汽车,涉及的产业链复杂,包括动力产池系统,电驱系统,结构件 / 支架 / 座椅 / 线缆,内外饰,车身系统,车体电子,车载电子,加工设备,底盘系统等多个部分,相应的供应商也包含不同厂家。

 

梳理特斯拉供应链看到,已有不少国内企业加入了特斯拉的“朋友圈”。

 

与非网制图(点击可看大图)

 

根据特斯拉目前对国内供应链开放的情况来看,国产化速度最快的部件包括动力电池、热管理、中控、车身、底盘结构件、内外饰等。

 

由于中国供应链的本土化优势、成本优势、供应链安全与稳定性等显著优势,特斯拉采用中国供应商的比例预计会继续提升。此外,上海工厂的 Model Y 有望在明年上市,中国供应链企业将逐渐体现出业务弹性。

 

当前,国产 Model 3 的零部件本地化率为 30%。特斯拉预计,到 2020 年中,其零部件本地化率将达到 70%;年底达到 100%。

 

国内供应商的喜与忧

近日发布的《中国新能源汽车供应链白皮书 2020》显示,国内汽车半导体产值在全球市场占比不到 5%,部分关键零部件进口率超过 80%至 90%。

 

在国内零部件市场,国内外企业同台竞争已是常态,零部件领域大量的合资公司、跨国公司已经在中国实现了本土化生产,但是自主零部件企业并没有进入世界前沿。在车载半导体、核心软件等汽车零部件上,国内仍存在较大差距。

 

多种因素挤压下,国内零部件企业生存压力巨大、供应链变革窗口机会短暂等,都是行业面临的严峻挑战。

 

在此背景下,拥有成本优势的国内供应商打入特斯拉产业链,凭借特斯拉产业链稳定性强、毛利率高、价值量大等特点,充分享受市场红利。特斯拉赚中国市场的钱,中国培养国内供应链体系,也算是双方互惠互利。

 

过去十多年,国内苹果手机代工产业链市场成就了歌尔股份、立讯精密等资本传奇。如今,有机构人士预测,像智能手机一样,特斯拉将在未来 5 年催生出一批 200 亿市值的新能源汽车供应链公司。

 

巨大的市场前景面前,跻身特斯拉朋友圈无疑充满诱惑。但是对零部件企业来说,即使挤进特斯拉供应商名单,并不意味着可以高枕无忧。

 

一方面,特斯拉汽车降价成为趋势。降价就意味着特斯拉的成本控制策略更为严苛,这无疑会挤压供应商的利润空间,对那些技术门槛相对较低的零部件制造企业,更是雪上加霜。同时也暴露出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话语权依旧不强,缺乏核心竞争力。

 

另一方面,特斯拉正在积极地“去 Tier 1 化”。对整车厂商来说,其未来的核心竞争力不再是让一级供应商来集成数据,而是逐步将自己的触角延伸到动力电池、自动驾驶新品等核心零部件。

 

这对特斯拉产业链上的零部件企业来说,随时都有被抛弃的可能。

 

大家应该还没有忘记惨遭苹果抛弃,无奈卖身的老牌 GPU 厂商 Imagination。

 

基于 iPhone 的发展,Imagination 这家老牌 GPU 厂商也得以飞黄腾达。两者的“蜜月期”从 2008 年一直延续到了 2017 年。随后,苹果自研 GPU 的消息不胫而走,Imagination 股价在一天内蒸发掉了 70%,连自保的力气都没有。

 

毫无疑问,对一家企业来说,失去苹果这样等级的客户无异于一场恶梦。况且是大部分业务都是来自苹果的境遇下,可想而知这次“分手”对其造成了多大的打击。

 

同样的,对于挤进特斯拉供应链的本土厂商们,在被歌尔股份、立讯精密们的财富故事诱惑的同时,也请不要忘了 Imagination 被抛弃的教训。建议国内零部件供应商通过强化自主创新,协同发展,构建新的供应链、价值链,寻求新的增长点,降低单一客户业务占比过高的风险。

 

图源:百度迁徙

 

写在最后

本文从特斯拉不满关税政策入笔,引出马斯克起诉美国政府的背后逻辑,以及汽车产业价值链和供应链重构格局下,特斯拉等国际大厂给中国供应商带来的机会和危机。

 

回头再看此次起诉特朗普政府一案,说到底也只是目前美国政策不利于公司的利益罢了。马斯克就是个商人,特斯拉就是个企业,商业的本质就是逐利,资本家是资本的人格化。

 

这本就是一件很纯粹的事情,别添加太多的东西在上面。毕竟,马斯克都可以起诉特朗普,但是上海特斯拉甚至都不准吃韭菜馅饺子。


 

文章参考:

《特斯拉 Model 3 零配件供应商表单》,电车之家;

《特斯拉入局关税诉讼,美企扎堆状告美国政府》,北京商报;

《特斯拉供应商:挤进 4 小时朋友圈,也不能高枕无忧!》,财经微视点;

《微利时代,自主零部件企业的新增长点在哪?》,中国汽车报;

“如何看待美国特斯拉公司起诉特朗普政府,要求停止对华关税?”知乎相关问题及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