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的起源就来自于“八叛逆”,虽然肖克利实验室当时难称巨头,但正是八叛将后来从当时的半导体巨头仙童再次出走,才将信息技术的种子遍洒圣克拉拉谷。
 
2017 年 12 月,百度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景驰科技与前百度自动驾驶部门总经理王劲告上法庭。两个月后,据知情人士透露,景驰科技创始人兼 CEO 王劲已经从景驰出局,“董事会炒掉了王劲”。
 
 
无独有偶,2018 年 2 月,Uber 刚与 Waymo(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的子公司)和解,代价是 2.45 亿美元。2017 年 2 月,谷歌起诉 Uber 侵犯自己的专利和商业秘密,前谷歌自动驾驶核心研发人员之一、Uber 自动驾驶技术副总裁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在三个月后被 Uber 解雇,理由是“他未能配合公司的内部调查,以履行联邦法官威廉·阿尔苏普(William Alsup)的命令,归还被盗的技术数据。”
 
2016 年 2 月,从谷歌离职的莱万多夫斯基联合创立了自动驾驶货车公司 Otto,6 个月以后,Otto 被 Uber 以 6.8 亿美元收购,莱万多夫斯基带团队加入 Uber,任 Uber 技术副总裁,负责自动驾驶部门。
 
在一封激光雷达供应商邮件中,谷歌发现了一份据称是 Uber 激光雷达电路板的电路图,该电路图与 Waymo 申请专利的激光雷达设计方法极为相似,通过这张图纸,谷歌认为自己的商业机密被泄露,与激光雷达相关的多项专利被侵权。另外一种说法是,谷歌在 Otto 提交给内华达州的自动驾驶相关文件中发现, 其“64 线激光雷达系统”制造技术和 Waymo 的方案高度相似,因此怀疑 Otto 窃取了谷歌的技术。
 
发现技术疑似被泄露以后,谷歌经过调查发现,在 2015 年 12 月,莱万多夫斯基下载了 14000 多项文件,共 9.7GB 的机密资料,其中 2GB 与激光雷达相关,包含了 Waymo 激光雷达电路板设计资料。在把资料转存到自己的 SD 卡中以后,莱万多夫斯基将其电脑格式化。谷歌还查明,在 2016 年六七月间,有两名 Waymo 员工下载了包括激光雷达供应商、制造细节等 Waymo 商业机密文件以后,离职加入 Otto。
 
收集到这些证据之后,谷歌对 Uber、OttoMotto 以及 Otto Trucking(莱万多夫斯基创办的另外一家公司)发起诉讼。2017 年 3 月案件举行了第一次听证会,在法庭上,除了与名字和教育背景相关的 6 个基本问题外,莱万多夫斯基在 6 个小时内共 400 多次利用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给予的权利,拒绝开口,以避免落入律师设置的陷阱,自认其罪。(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规定“任何人不得在任何刑事案件中成为其自身所涉案件的目击证人(No person shall be compelled in any criminal case to be a witness against himself)”)
 
莱万多夫斯基以沉默对抗法官要求上交被盗文件的要求,从 2 月到 5 月,莱万多夫斯基一直拒绝配合调查,在错过上交文件的最后期限后, Uber 最终辞退了他。
 
回到王劲案,百度起诉的理由主要包括如下三条:百度和王劲在劳动合同中明确约定了竞业限制义务、不招揽百度员工义务及保密义务;王劲离职时既未向百度返还存有百度重要商业秘密的电脑等物品,亦未做任何离职交接;离职后,进一步违反竞业限制约定,以景驰公司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的名义进行业务拓展,并在中国市场与百度直接竞争。
 
违反竞业限制协议是一个问题,但并不足以让王劲出局,台积电告梁孟松违反竞业禁止协议,虽然胜诉,但并未让梁孟松真正离开三星。真正让景驰董事会保不住王劲的原因,恐怕还在于王劲未交还的那台电脑及一体机。即便电脑有可能在出差时遗失,多功能一体机怎么会遗失?
 
假如王劲没有犯莱万多夫斯基类似的错误,更要如数上交公司配备的 IT 设备。联发科曾经状告袁帝文,正是调用其离职当日计算机使用记录时,发现袁帝文从公司配发的笔记本电脑复制了 2000 多笔资料,其中 208 笔是联发科拥有知识产权的资料,并将资料存在 U 盘里,再带离公司,涉及泄漏工商秘密、背信、无故侵入他人计算机等罪。而王劲离职时电脑直接遗失,这种状况,百口难辩。
 
联发科状告袁帝文一案,最终因为犯罪嫌疑不足而裁定不起诉。袁帝文给出的解释是离职时为进行工作交接,应主管要求,将资料复制下载至公司 IT 部门提供的移动硬盘,下载完后就将移动硬盘交给主管,并将计算机内资料清空,交还给 IT 部门,带离公司的是用个人随身盘备份的个人资料。
 
虽然硅谷不签竞业禁止协议,但对携带“硬拷贝”技术资料去下家或者创业,都非常忌讳。一位在硅谷工作多年的 EDA 专家表示,他当年离职出来创业,老东家的东西一纸一笔一份资料都没有带,全凭脑子里的“软拷贝”。
 
窃取技术自然不可取。但大公司关键岗位人员是否就该被竞业禁止条款绑死呢?我看未必。无序竞争也许会造成资源浪费,但过于维护现有市场秩序,则可能会杀死创新,硅谷向来不签竞业禁止条款。美国政治学家 AnnaLee Saxenian 就认为,员工可以自由择业,才是硅谷兴盛的原因,她指出,造成硅谷和波士顿截然不同命运的因素是文化,在波士顿地区的技术公司里,工程师一辈子只为一家公司工作是常态,而在旧金山湾区,则完全不是这样,员工从这家公司跳到另一家公司才是常态,甚至他们还可以自立门户和前雇主竞争。法学家 Ronald Gilson 也认为,加州没有竞业禁止条款限制,所以形成了湾区极为开放的文化氛围,企业不能禁止员工跳槽或创业,使得企业很难保守技术秘密。从而只有不断创新才能保持技术领先。
 
并非所有人都接受自由择业促进了硅谷成功的说法,圣迭戈大学的学者 Ted Sichelman 就是其中之一。Sichelman 认为,硅谷成功的原因不外乎抓住了 PC 发展的机遇,而波士顿则死在了迷你计算机上。
 
当然,大企业并不是都喜欢加州的这项规定。苹果、谷歌、英特尔、Adobe、IntuitInc 和皮克斯动画公司(Pixar)间就存在“不互相挖角”协议,这些公司在 2005 年到 2009 年期间合谋拒绝聘用彼此的员工,最后招致集体诉讼,不过最终这六家公司与美国司法部和解,这些公司不再对员工使用不准跳槽竞争对手的“竞业条款”,今后这些科技公司可以相互挖角。
 
别忘了,硅谷的起源就来自于“八叛逆”,虽然肖克利实验室当时难称巨头,但正是八叛将后来从当时的半导体巨头仙童再次出走,才将信息技术的种子遍洒圣克拉拉谷。
 
无叛将,不硅谷。
 
本文授权转载自“TechSuger”如需转载请联系“TechSuger”微信公共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