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业界关于 AMD英特尔市场份额争夺的讨论都没有说到点子上,真正的铁王座之争发生在台积电和英特尔之间,其背后则是世界头号和二号强国美国和中国关于技术优势的争夺。

最近出现了很多关于 AMD 和英特尔市场份额之争的言论,以及英特尔 10nm 工艺节点的延迟会帮助 AMD 夺走英特尔多大市场份额的争论。从表面上来看,这可以被看成是英特尔和台积电更深层次冲突中的次要表现,但是其背后反映的却是中国和美国在技术优势主导权上的激烈竞争。

 

Jerry Sanders(AMD 的创始人)


帮助 AMD 实现复兴的因素不仅仅是英特尔 10nm 工艺的一再延迟,还要感谢格罗方德送上的神助攻。格罗方德在 7nm 上的失败使得 AMD 终于可以摆脱和格罗方德的契约关系,并与台积电搭上线,台积电的实力可以帮助 AMD 实现“大跃进”,从而成为英特尔真正的竞争对手。

鉴于台湾迟早会被中国大陆统一,台湾之光台积电也理所当然地会成为中国企业,这使得 AMD 和英特尔的争夺战成为中美未来的技术优势主导权之争中的一个重要剧目。

尽管我们相信英特尔(美国)最终将从 10nm 的失败中恢复过来,但是目前来看,台积电(中国)处于当之无愧的领先地位。台积电很久以前就凭借制造苹果芯片、通信和视频芯片成为了代工领域的王者。在逻辑器件方面,台积电唯一还没有取得龙头地位的是 CPU/PC/ 服务器芯片,AMD 可以帮助它攻下这最后的堡垒。

尽管从美元价值上来看,三星是排名第一的芯片制造商,但众所周知的是,这种排名显然是得益于它在存储器上的主导地位。而在更为重要的制造工艺代工市场,三星根本不是台积电的对手。

在当今对数据痴迷的世界中,内存当然非常重要,但是我们认为,中国将来能够相对容易地在 NAND 和 DRAM 市场占有一席之地,而逻辑器件上的突破则要困难得多。中国目前已经有很多内存工厂开始跑马圈地,试图在存储器市场一展宏图。

随着格罗方德(由阿布扎比财团掌有)退出了前沿制造工艺的争夺,英特尔成为美国本土唯一真正参与半导体竞赛的选手。这些年来英特尔将精力分散到软件、AI、AR、VR、无人机、Mobileye 上,偏离了其核心半导体业务。有人可能会分辨说,这都是那位不靠谱的前 CEO 被各种新兴市场吸引,才偏离了主航道。不管怎么说吧,我们希望英特尔新的首席执行官能够把重心重新放回其传统核心技术上,并且给予充足的弹药支持。

今天,Jerry Sanders(AMD 的创始人)那句名言“真正的好汉都有自家的晶圆厂”更加振聋发聩,因为现在,把控着代工行业的真正的“晶圆之王”台积电,就是在 CPU 面前虎视眈眈的野蛮人,正欲叩门而入。

台积电会从 AMD 身上赚更多钱
我们在之前的文章中曾经指出,在 AMD 和台积电的合作关系中,台积电是主导性的一方。AMD 比台积电需要它更加需要台积电。现在,格罗方德已经宣告了放弃 7nm 的研发,使得 AMD 只能选择台积电这颗救命稻草了(三星起不到白衣骑士的作用)。台积电可以通过控制芯片供应成本影响 AMD 的利润率,它还可以通过降低 AMD 的制造成本帮助其增加对英特尔的份额,或者提高 AMD 芯片的制造成本牵制它的市场份额。总之,风筝的绳子在台积电手中。。。

 


AMD 更像是台积电的圈养傀儡
对于一个圈养傀儡来说,正确的市场估价应该是多少?我们之前就提出过 AMD 的股价太贵了,市场总是后知后觉,现在仿佛才意识到这一点。AMD 目前的股价已经反映了巨大的股票收益和盈利能力,而这两者还是未来的未知数。

分析师认为随着台积电产能的提升,其制造成本会大幅下降或者保持不变,我们认为这种想法是一种理所当然的错误。晶圆厂拥有较高的固定成本,利润会随着产量的提升呈边际提高,但是 AMD 的财务模式和晶圆厂不同,更何况它未来的财务表现还被台积电控制着。

相比之下,AMD 和格罗方德之间的关系倒是更加平等。

 


设计和制造
现代芯片设计比以前更加复杂,更加重要,但是在硅上制造芯片(摩尔定律)变得越来越复杂,并且已经遭遇更加昂贵、制造工艺更加复杂的障碍。看看 EDA 公司和芯片制造设备公司的营收就可以看出孰轻孰重,看看晶圆厂或掩膜的建造成本就更加一目了然了。

虽然 AMD 拥有出色的 CPU 设计和优秀的视频和 AI 设计能力,但是如果没有相应的制造工艺,这些设计的价值就无法凸显。台积电将 AMD 的出色设计制造出来,而且可以帮助 AMD 获得和英特尔相当甚至更好的性能。

最终,决定竞争胜负的是晶圆厂,如果没有点石成金的晶圆厂,再伟大的设计也毫无价值。

英特尔的 10nm 终于走出了困境?
几年前,我们第一个报道了英特尔 10nm 工艺延迟的消息,说实话,当时我们并没有预料到英特尔的延迟会有那么长。鉴于此前英特尔的“Tick Tock”就像瑞士手表一样精确,这次延迟更加不同寻常。确实发生了一些问题,但是我们并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困难,不过我们认为肯定不仅仅是技术上的障碍。

有人说延迟的原因是英特尔试图将钴引入到制造过程中,这种难度比从铝到铜的跨越还要难上几个数量级。

值得注意的是,台积电还没有开始在工艺中引入钴,所以它的工艺进行地比较顺利,但是它可能在未来面临和英特尔同样的痛苦。另外,格罗方德也正在尝试使用钴。

无论如何,英特尔已经“破解了代码”,现在它的良率正在逐渐提升,明年便可以进入爬产阶段。

正如大多数投资者所知,英特尔和 10nm 和台积电的 7nm 在几何尺寸和性能上大致相当。假设英特尔如期在 2019 年第一季度开始爬产,这就意味着它们落后台积电 9 个月时间。

据说台积电目前正在努力推进其 5nm 工艺的研发,所以英特尔需要更加努力才能弥补失去的时间。到目前为止,台积电还没有用上钴和 EUV,也没有遇到重大阻碍。也许台积电会遇到一些障碍,给英特尔创造迎头赶上的机会,但是这种事,谁又能说得准呢?

美国和中国在技术优势主导权上的竞争
事实证明,中国已经成为软件、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强大竞争对手。它们提出了 1000 亿美金的资助计划帮助推动其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到目前为止,它们取得了一定的(也许不是很好)进展。在中美之争中,台积电本身就是技术竞赛中的巨大筹码,中国台湾的台积电加上大陆的一些内存晶圆厂,将比三星更加具有威胁力。

也许美国政府会早日警醒,并决心支持美国半导体产业。它们可以鼓励英特尔和美光合并,也可以为格罗方德寻找买家。也许美国还可以对关键工具技术实施出口限制,以拖延中国的崛起。

到目前为止,美国政府并没有对半导体行业的这种力度的支持,而这种支持对未来技术的主导地位至关重要。美国政府目前所做的只是对与半导体相关的中国商品征收一些小额的进口关税,只是隔靴搔痒而已。

尽管中国显然已经不再是共产主义国家了,但是我们相信列宁的那句名言:资本家会向我们销售吊死它们的绳索。换句话说,我们现在所做的就是继续向中国提供各种技术,帮助他们最终主宰我们的命运。

看 AMD 和英特尔的股市
正如我们之前提到的,AMD 股价存在泡沫。虽然我们认为 AMD 存在很多利好,但是这些已经兑现在目前的股价中了。

对于英特尔来说,10nm 的良率提升显然是个好消息,但是它要至少到 2019 年第一季度才能真正发挥影响。而且英特尔目前的 14nm 产能吃紧,使得它采取了一些不正常的举措以满足意外需求,不过由于设备安装调试需要几个季度时间,所以 14nm 产能短缺还会持续一段时间。这也将帮助 AMD 在短期内获得一些机会性的股票收益。

 

更多有关半导体工艺的资讯,欢迎访问 与非网半导体工艺专区

 

与非网编译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