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最重要的是什么?人才!”

 

现如今各行各业最缺的什么?芯片。

 

两者合起来看,芯片人才似乎是当下最炙手可热的资源。

 

一直以来,国内芯片行业都处于人才短缺的状态,并且这一问题仍会持续很久。

 

《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白皮书(2019~2020)》的数据显示,到2022年,我国芯片专业人才将有30万左右缺口。从当前产业发展态势来看,集成电路人才在供给总量上仍显不足,且存在结构性失衡问题。

 

这还只是算的集成电路一类人才,如果算上其他领域,例如通信领域的光子芯片,当下大火的功率芯片,所有领域加起来,那我们国家芯片相关的人才缺口可能有60W左右。再加上各个产业链上游原材料领域和制造芯片的设备领域,那所涵盖的人数可能赶得上前些年的IT行业了。

 

清华大学集成电路学院教授王志华曾表示,如果把全球芯片总产值的一半(约合2100亿美元)作为目标,就需要35万到80万人规模的工程技术人员队伍。虽然,这不是需要三十几万人才立刻到岗,但我国培养人才的速度也还远不达标。

 

不管30W也好,60W也好,巨大的人才缺口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补足的。

 

但是,行业在不断发展,企业在不断增多,短期无法补充,缺口又在扩大,那芯片行业的人才缺口到底应该怎么来补呢?

 

缺人就会引发抢人,抢人的核心还是提升竞争力,无论是政府、高校还是企业,都需要从自身出发,为芯片行业的人才扩大贡献一份力量。

 

与其说是抢人,不如说是让芯片行业变得更具吸引力,让更多人投身到芯片行业中来,这才是解决人才短缺问题的关键。

 

一、政府出台政策,展现人才优势

各地政府为更好的发展集成电路产业,从2018年各地密集出台各项人才引进优惠和补贴政策。

 

上海——《上海市软件和集成电路企业设计人员、核心团队专项奖励办法》

软件和集成电路企业设计人员专项奖励的金额,由市级评审工作小组依据申报人员对社会及所在企业的贡献、岗位重要性等因素进行综合评价、分类确定,个人奖励金额最高不超过50万元。

软件和集成电路企业核心团队专项奖励,对经核定的营业收入首次达到10亿元、50亿元、100亿元、200亿元企业,分别奖励其核心团队累计不超过500万元、1000万元、2000万元、3000万元。

 

深圳——《深圳市坪山区人民政府关于促进集成电路第三代半导体产业发展若干措施(征求意见稿)》

引进人才:对于集成电路企业引进的人才,按行业高端、行业精英、中层骨干、专业技能等层次,分别给予总额为50万、30万、20万、10万元的资助,上述资助分3年发放

 

西安——《西安市地方税务局18项优惠政策助力高层次人才引进》

在西安市工作的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以及其他高层次人才取得的政府特殊津贴、院士津贴、资深院士津贴,以及国务院规定的其他补助、津贴,免征个人所得税。

 

武汉——《武汉市实施“黄鹤英才计划”的办法(试行)》

为入选人员在汉领办、创办企业或研发机构,择优给予创业扶持资金。对入选的领军人才,按项目给予300万元至500万元的资金支持;对入选的高层次人才,按项目给予50-100万元的资金支持。

 

厦门——《厦门市加快发展集成电路产业实施细则》

经IC领导小组认定符合《厦门市集成电路产业高端人才评定标准》A类、B类、C类集成电路高端人才分别享有一次性安家补助100万元、50万元、30万元。

 

重庆——《重庆市引进海内外英才“鸿雁计划”实施办法》

“鸿雁计划”入选人才分为A、B、C三类。A类人才参照其年缴纳个人所得税额度的2倍或定额给予奖励,最高不超过200万元;B类人才参照其年缴纳个人所得税额度的1.5倍或定额给予奖励,最高不超过100万元;C类人才参照其年缴纳个人所得税额度的1.2倍或定额给予奖励,最高不超过30万元。

 

合肥——《合肥高新区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政策》

对集成电路企业新招聘员工(签订正式劳动合同并缴纳社会保险费)分别按照高层次人才3万元/人,博士、正高职称2万元/人,35岁以下硕士或高级职称、毕业三年内“双一流”本科、技师职业资格1万元/人的标准给予一次性人才奖励。

 

二、高校建立学院,培养新型人才

为了应对人才缺口,2020年国内高校开始重视芯片人才培养。8月,国务院发布8号文(《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明确要求加快推进集成电路一级学科设置工作。

 

到了12月30日,“集成电路科学与工程”正式被设立为一级学科。有别于以往微电子学院或者其他相关学院中的旁支专业,集成电路学院就是为了培养芯片产业所需的人才而建立的。

 

安徽大学、中山大学、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相继在2021年成立集成电路学院。除此之外,复旦、浙大、西电科大等多所高校也先后成立了“芯片学院”。

 

但高校培养人才始终存在周期长,更偏学术的问题,2021年新建的学院,即便大四直接就业,那也是2025的事情了。

 

面对如此现状,清华大学魏少军所长这样说过:“首先要鼓励一批不是从事集成电路的人,转型到集成电路事业当中,并且加大企业的在职培训,通过提升在职人员的技术水平,能够使他们满足现在需求。”

 

就像当初的IT行业一样,相应的IC培训机构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出,这是时代需求下应运而生的产物。

 

机构一多,势必鱼龙混杂,绝大多数都是趁着风口进行收割的,而真正一门心思培养IC设计人才,解决行业人才缺口的我们反受其累。(希望大家擦亮眼睛,谨慎选择。)

 

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国家相关部门(教育部、工信部等)正在制定IC行业教育培训的相关标准和制度,相信到时很大程度会改善目前IC人才培养的乱象。

 

随着形势的发展,人才的培养工作即将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三、企业加大力度,砸钱招人抢人

从目前的国内的IC行业岗位薪资上来看,跟国外对应的薪资相差很多。

 

这和早些年芯片行业不被重视有一定关系,但随着近几年国际国内各类事件对芯片行业的影响,行业的薪资水平也在不断攀升。

 

从知乎热搜里的“oppo的四十万年薪”到现在秋招的各家砸钱挖人,无一不说明了芯片行业人才的价值和竞争力。

 

价值是什么?对于普通求职者来说,实打实的写在offer的薪资数目才是价值。

 

一个985院校毕业的应届微电子专业硕士,现在普遍30w起薪,稍微好点的40w,哪怕是其他专业转行的,起薪也是在25-30W的档次。

 

企业现在的重中之重就是把人才拉过来,不惜一切代价,坚持两个原则:1、人才是第一生产力;2、拿钱留人是最实在的。

 

现在的华为天才少年之一稚晖君当初就是毕业进oppo做的算法,去年被华为天才少年计划拉走的。

 

“天才少年”计划是2019年任正非亲自启动的。截至目前,华为“天才少年”计划已经招募了17人,其中5人拿到了最高一档的年薪201万元。

 

行业缺人的大势之下,想要抢人留人招人,企业要做的无非就只有一件事:给更多的钱就行了。

 

政府的政策、高校的培养,这都是短期内很难见效的事情,但企业不一样,行业薪资整体的水涨船高无疑会吸引更多人来加入IC行业。

 

题外话:

无论是IC设计人才培养的出现,还是行业薪资的不断升高,部分“业内人士”开始担忧行业会不会越来越卷?

 

对于这个问题,与其杞人忧天,不如想办法提高自身知识水平和专业技能,如果一个微电子科班的同学在技术面的环节输给了其他专业转行的同学,那存在不足的是你而不是这个行业。

 

无论对整个行业还是目标企业来说,出现更多的优秀人才,都是极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