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硬币有两面。芯片荒下哀号遍野,但二手半导体公司却枯木逢春。

 

2022年,电影《奇迹·笨小孩》走上荧幕,其中易烊千玺饰演的景浩创办了好景电子元件厂,拆解残次机中的零件卖给手机公司,最后良品率达到85%以上,4个月入账80万元。

 

不管电影如何,这样的剧情设定已经非常新颖。中国深圳的华强北汇聚了大量的电子元件回收小公司,这在当地已经形成了产业链。而现在,不光电子元件的紧缺引起了半导体的紧张,生产设备、芯片也都成逃不开被重复利用的命运。

 

二手设备重回产线

 

去年年底,一批烂尾10年的二手半导体设备被山东东营政府低价抛售后,很快吸引了包括中芯国际、华虹集团、中芯宁波等国内大厂甚至是二手设备商等大批潜在买家的关注。

 

近日ASML首席执行官Peter Wennick接受了媒体的采访,表示已为芯片短缺尽了最大的努力,但ASML光刻机的年产量仍落后于半导体制造商提出的采购要求。Peter Wennick估计,ASML每年的光刻机产量需要在目前基础上提高50%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考虑到这种精密设备的复杂性,几乎不可能做到。

 

ASML在2021年交付了286台光刻机,与2020年相比增加了50台,也就是说年产量提高了18%,但距离50%的目标还差很远。

 

ASML光刻机产量无法满足市场需求,也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二手光刻机的流通。

 

先进半导体设备的缺位推动了二手设备的高升。用于将电路蚀刻到硅片上的二手光刻机价格比2年前暴涨200%。二手半导体制造设备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兴旺景象。市场报告称,佳能FPA3000i4是一款1995年生产的光刻设备,用于在芯片上蚀刻电路,2014年10月它的价值只有10万美元,而现在已经涨到了170万美元。

 

同时,二手制造设备的价格也因使用状况而有所不同。租赁公司Mitsubishi HC Capital表示,一些二手制造设备的价格甚至涨了四倍。按照半导体设备租赁公司的说法,目前最缺的仍然是200nm的传统晶圆制造设备,这一设备的二手价格和彼时的新品相当。200nm的晶圆主要用于制造汽车和电器,自1990年以来,200nm晶圆便是主流产品。

 

产品跨界,将价值最大化

 

ASML在2022年一季度财报电话会上还向投资者们表示,有公司大量采购洗衣机——仅仅是为了把里面的芯片挖出来以解燃眉之急。

 

产业链普遍猜测,购置洗衣机的公司是汽车公司。汽车中有许多地方需要用到不少种类的芯片,其中有一些确实和家电中使用的芯片是一类,比如一些微控制器、电源芯片、电机驱动、环境传感器等。与高端芯片需求不同,MCU、PMIC等制程和工艺的要求并不算高。如果一家车企其他零部件有持续供应或有一定的库存,只是缺少某类芯片的供应面临停产,那么或可以通过洗衣机的芯片补上缺口,帮助整车顺利生产。

 

南方都市曾报道,有许多广东家电公司已经从家电产线开拓出汽车电子的产线。其中有些已经真的打入了汽车供应链,取得了较好的市场成绩。

 

风华高科就是其中的代表,风华高科的主营产品广泛应用于家电、通讯行业,近年来强势进军汽车电子、工控等应用领域,并加快提升高端产品产出率、拓展高端产品市场份额,截至目前,风华高科主营产品在汽车电子市场的销售占比已由2020年的6.5%提升至11.4%。其主营产品大部分规格已通过AECQ-200车规级认证,并与众多汽车电子客户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车规产品已陆续进入各大品牌汽车前装企业供应链。

 

半导体回收市场破碎且供需不均衡

 

美国的CAE是全球最大的网上半导体二手设备交易平台之一。根据其官网数据,该网站有609625个设备的供应量,而需求量仅为328871个,来自180个国家。可以看出,二手半导体设备目前处于供过于求的局面,这与全新半导体设备的需求市场情况不同。

 

来源:CAE

 

Gartner资深分析师Rino Rajan表示,二手市场相当碎片化,且信息源非常多元,很难整合成清晰有序的数据信息链。半导体回收公司多数规模较小,并且没有上市,市场上缺少对其深度的了解和分析。

 

半导体的强势国家或者地区同样在半导体回收有很大的优势,全球最大的二级半导体设备贸易公司SurplusGLOBAL是韩国最大的二手芯片制造设备经销商。其CEO公开表示:“二手设备的需求很旺盛,但公司的库存不足以满足需求。”他说,二手设备的价格在过去六个月里上涨了20%,而翻新的200毫米工具的数量从十年前的7000到8000个下降到了1000个。SurplusGLOBAL定位于一站式的半导体等高端设备解决方案提供者,公司已经于2017年1月在KOSDAQ完成了IPO上市。

 

位于横滨的hightec systems是日本提供二次设备和零件的领先公司,致力于提供二手系统和零件。该公司在传感器、逻辑和电源线方面有较大的份额。公司官方表示,公司有各种电子和机电一体化零件,并在日本人的仓库储存了超过 150000 件二手物品。

 

美国方面也有许多初创公司进入优化重设半导体供应链的产业中。3月底,外媒报道,美国Moov正在搬入其位于亚利桑那州坦佩市的新总部,占地 32000平方英尺。该公司是一家经营二手半导体制造设备的初创公司,现在正在为大规模扩张做准备。该公司表示,随着新制造设备的短缺,尤其是成熟节点的短缺,半导体二手制造设备的紧迫性越来越高。

 

中国的二手半导体经销商初露头角,盛吉盛便是其中一个,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主要从事半导体设备的翻新和改造,并提供半导体制造相关的备件和技术服务,涉及的设备主要有CVD、PVD、炉设备、测试设备、蚀刻设备以及清洗设备等,由国家集成电路基金(通过芯鑫融资租赁)中芯控股、韩国Triplecores及芯空间共同出资打造。这或许可以从侧面看出,包括中芯国际、上海新阳等一批国产半导体企业,产线之中或许也有翻新的半导体设备。而在翻修半导体设备方面,中电科技下属的45所已经改造了近百台光刻机,48所在2004年就翻新了24台离子注入机。

 

但其实,二手半导体设备也不是产业链中的新事物,十多年来,二手半导体设备市场一直是IC制造供应链的重要组成部分。行业资深人士表示, 90年代末2000年初,半导体二手设备市场开始逐步建立。当时全球各地的信息传递速度较慢,透明度较低,因此部分总部位于半导体发达国家及地区的资产处置公司经常可以先人一步代理或者买下旧设备,再向技术落后的国家和地区出售。二手设备市场形成的契机主要还是工厂与工厂,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制造技术代差造成的。

 

大约十年前,芯片制造商开始从8英寸迁移到12英寸, 2011年业界出现一波8英寸关厂潮,大量8英寸 fab关厂,使得当时大量使用的8英寸晶圆设备涌入公开市场。随着设备公司倒闭或被收购,某些类型的设备不再得到使用,然而这些机器仍然存在也被后来的买家利用。

 

回收势头不可阻挡

 

全球行业分析师公司(GIA)发布了“硅回收晶圆——全球市场轨迹与分析”报告。

 

新的回收加工技术有助于降低硅晶片中产生新缺陷的风险,鉴于原始半导体级硅和硅晶片开发的成本不断上升,回收晶圆变得越来越重要。而且测试环节也需要大量晶圆,与原始测试晶圆相比,可以显著节省成本。

 

疫情期间,2020年硅回收晶圆的全球市场估计为5.297亿美元,预计到2026年将达到8.404亿美元,6年内约以7.6%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

 

2021年美国硅回收晶圆市场估计为1.207亿美元,而中国预计到2026年将达到4200万美元,在分析期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9.8%。其他值得注意的地域市场包括日本和欧洲,预计在分析期内分别增长5.9%和6.5%。在北美,越来越多的太阳能电池板安装导致对硅片回收服务的高需求。由于技术专长的广泛可用性,该地区是几家提供回收晶圆服务的主要参与者的所在地。在欧洲,可再生能源的日益普及以及对各种电子设备和组件的需求不断增长,将支持对回收硅片的需求。预计印度、中国(含台湾)、泰国和韩国电子行业的增长将促进亚太地区的市场增长。

 

正如文章开篇所说,华强北早就有了回收的产业链,而现在华强北再次从美妆转战芯片,翻新回收重新火爆,大量一米柜台上“资源再生,合作共赢“”回收芯片、内存、主板、电脑、游戏主机”的标语比比皆是。

 

现在,一些制造商将二手半导体的复兴视为商机。全球已有数以百计的企业早已涉足半导体二手设备业务,包括国际上有名气的资产处置公司、贸易商、网上交易平台、翻新公司、技术服务公司、零备件制造公司等。

 

中美日韩欧洲,这些半导体传统强势地区,也将迎来新的机会。

 

作者:一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