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kiki

 

据中国台湾经济日报报道透露,全球GPU龙头英伟达近期对台积电下了“超级急件(super hot runs)”订单,以提前生产原计划明年出货的部分产品。传闻称,这批“超级急件”涉及5000片晶圆产能,相关产品的交期将大幅缩短,从原本预估的5-6个月,压缩至2-3个月,台积电最快将在10月底至11月初向英伟达开始交货。

 

对于该消息,英伟达方面表示不评论市场传闻;台积电也表示不评论单一客户与有关财务预测方面消息。不过台积电因美国芯片禁令接客户急单也并非没有先例,有意思的是,台积电上一个广为人知的急单客户名字是“华为”。华为急单的故事已经广为人知了,英伟达急单的背后又是什么呢?

 

01 急单为哪般?

 

结合近期“美国拟限制英伟达高端GPU芯片销往中国”和“美方有意扩大半导体管制范围”来看,“英伟达下急单”的消息并非空缺来风。

 

早在8月31日,英伟达就发布公告证实:公司被美国政府要求限制向中国出口两款被用于加速人工智能任务的最新两代旗舰GPU计算芯片A100和H100。若对中国(含中国香港)和俄罗斯的客户出口两款高端GPU芯片——A100和H100,需要新的出口许可。

 

消息出炉后,英伟达股价31日盘后重挫6.65%,英伟达方面表示,如果无法取得这些芯片的出货许可,公司将可能损失4亿美元营收,这占第三季度营收约6.8%。

 

继当天收盘大跌2.4%至每股150.94美元后,英伟达沿续跌势,截止9月16日美股收盘,英伟达跌至每股131.98元。

 

或考虑中国是英伟达重要市场之一,且类似禁令同时也发给了美国另一GPU巨头AMD,相关条例即时执行将可能重创美国芯片产业。很快,美国政府在向英伟达发布禁令邮件的次日——9月1日又决定给予禁售令最多1年的宽限期——放宽英伟达与其供应链、客户购买A100和H100两款产品的时间。将禁售令更改为:英伟达可在2023年3月1日前为在中国的美国客户提供A100的必要出口支持;此外,2023年9月1日以前,英伟达H100与A100产品的订单履行和物流可以通过中国香港进行。

 

但尽管禁售令延迟一年,业内传出,英伟达为了应对市场和出口管制政策的不确定因素,因而在近期决定寻求台积电支援,协商以“超级急件”的方式尽早生产明年出货的订单,以确定在禁售令生效或者发生改变前能满足市场客户的需求。

 

02 急单背后的中国客户

 

显然,英伟达不想在高端GPU市场失去中国市场客户,而交易的另一方——中国客户短期内也并不能找到英伟达高端GPU的完美替代品。

 

一直以来,由于GPU可用于大量数据计算,因而成为被市场公认的AI发展加速引擎。由此,美国此次对中国技术遏制的后果之一就是,中国AI芯片应用的重要领域,如数据中心、自动驾驶等将面临高端GPU芯片缺货的风险。

 

实际上,中国近年来在AI领域的快速发展已经引起了美方的注意,本次的GPU禁令只是美方酝酿已久的“AI禁令”的首次行动。对此,中国厂商也并不感到很意外。

 

从目前消息来看,英伟达A100和H100主要供应的对象为人工智能企业、高性能数据中心服务器和智能驾驶厂商。已经批量商用的A100具备出色的算力表现,对复杂模型训练应用吸引力极大。据虎嗅网早前报道,云巨头和一些有财力的科技公司加起来的购买量至少有万台规模。譬如,国内某家人工智能独角兽企业,采购了上千块A100。H100还没有投入商用,不过这款GPU芯片采用的是英伟达最新发布的Hopper架构,据称相较A100,可将AI计算性能提高30 倍,有望在高端运算中心中成为又一明星产品。

 

服务器厂商方面,百度云、阿里云、腾讯云和浪潮等中国云平台厂商均为英伟达客户,具体的采购数据虽不可知,但从全球收入比例来看,本次禁令中的主角之一A100对整个数据中心业务的贡献超过50%。

 

智能驾驶方面,蔚来在2020年5月,英伟达发布Ampere架构GPU A100之际,就已向英伟达下了订单,将A100用于自动驾驶训练。2022年8月,小鹏汽车也宣布,将与阿里云共同建立中国最大的自动驾驶智算中心“扶摇”,用于自动驾驶训练,其数据中心使用的芯片很有可能是英伟达A100。这个猜测的另一有力支撑是,在美国宣布GPU禁令之际,小鹏创始人何小鹏在其朋友圈表示,“坏消息是这会对所有自动驾驶云端训练带来挑战,好消息是刚好我们已经将未来几年的需求提前买回来了。”

 

在禁令生效之前,预计如小鹏一般囤货的厂商并不在少数,这或许也是英伟达急单生产来年订单的一大底气。英伟达急于满足中国客户的另一大底气在于,英伟达高端GPU在硬件参数和软件生态上有领先优势,目前国内企业缺乏可直接替代英伟达高端GPU的产品。在禁令生效前,通过相关厂商的囤货,英伟达可提前收割这部分营收。

 

03 华为困境重演

 

综合以上信息,英伟达的急单和华为在2019年赶在美国芯片禁令生效前提前向台积电下单生产5nm产品的境遇有类似之处。这个角度来看,华为下急单后续遭遇的两大困境也可供当前英伟达及其客户作参考。

 

一方面,华为下急单后的缺芯现象值得中国厂商关注。关于禁止华为5nm芯片生产条例实施后,华为手机由于备货有限,先是控制5G手机出货,到最后仅推出4G手机,华为面临无芯可用,只能降级使用4G芯片。这在英伟达急单事件中也可能重演,不同的是,华为同时是禁令中芯片的需求方,而英伟达事件中,缺芯的也将是需求方,如上文提及的中国服务器、自动驾驶厂商等。在这种情况下,相关中国厂商也面临降级使用其它芯片的可能,目标芯片有可能是国内厂商的GPU,也有可能是英伟达或AMD的低端系列产品。

 

另一方面,禁令后华为收入急剧下降现象对英伟达有借鉴意义。华为因缺芯无法推出主打的高性能手机,手机业务自此一蹶不振,营收也受累,2020年上半年华为消费者业务的营收还有2558亿元,但是到了2022年上半年,该业务营收仅1013亿元。英伟达也将面临营收考验,Truist Securities的分析师在一份报告中表示,长远来看,失去中国AI芯片客户的影响约为英伟达收入的10%,并补充说该公司不太可能挽回这些损失。不仅如此,面向高端GPU芯片的禁令也将激发中国厂商发展和使用本土GPU的意愿,这将对英伟达的营收产生深远的负面影响。

 

此外,英伟达作为上市企业,在高端市场中失去中国客户的隐忧,将降低部分投资者的信心,由此也会引发股价下跌,公司市值下降。这一点已经在切实发生。

 

在华为“芯片禁令”中,中美企业均付出了代价,当英伟达等美国芯片企业面临“芯片禁令”时,恐也难逃负面影响。这样的“华为困境”不知道还要重演几次?

 

参考资料:

台湾经济日报 记者尹慧中、钟惠玲 《辉达急单到台积大进补》

中国企业家杂志 刘哲铭《“断供”令市值蒸发千亿美元,英伟达踏上华为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