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日,华为正式发布HarmonyOS 2.0,也就是华为自己的鸿蒙操作系统。

 

其实华为鸿蒙操作系统早就已经可以使用,只不过前期都是小范围试水,而本次2.0版本可以说是其面向全系列消费电子产品的正式商用版。

 

 

而赶巧不巧,这两天谷歌旗下安卓,也就是目前华为手机、平板所使用的操作系统,在发布自己最新的安卓12推送名单时,明确将华为甚至是荣耀排除在外,而其余国产品牌比如小米、OPPO、VIVO、一加、中兴、传音等均在名单之中。

 

 

因此,华为在谷歌受美国实体清单影响拒绝向其提供安卓的同时,无缝衔接推出了自己的操作系统鸿蒙,有点浴火重生的赶脚。

 

有关HarmonyOS 2.0的特性,想必大家已经被各大媒体各类分析文章轰炸的不想再多看一眼,这里不再多说。

 

前几天,华为一份内部备忘录显示,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呼吁公司员工“敢于在软件领域引领世界”,任正非称,由于受到外部限制,华为很难在短期内生产先进硬件,应该专注于构建软件生态系统,如鸿蒙操作系统、全场景AI计算框架Mindspore和其他IT产品。

 

毕竟,未来没有芯片的华为,很难继续在硬件领域开疆拓土,而由一行行代码组成的软件,才是目前华为最有可能求生的路线。

 

而且,世界上有无数家没有硬件产品却依然活得很好的科技公司的先例,比如甲骨文(Oracle)、微软、Adobe等等。

 

所以,鸿蒙的推出,对于华为来说,确实意义重大。

 

那么鸿蒙未来有没有可能被“卡脖子”?鸿蒙操作系统并不是从底层开始完全新写每一行代码的操作系统,毕竟这个年代想从头打造一个全新的操作系统基本就是天方夜谭,就算你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足够的开发者愿意重新开始基于你的操作系统去开发,毕竟IOS和安卓不是没有市场。

 

在媒体《晚点》对鸿蒙负责人王成录的采访中,王成录坦诚的说:鸿蒙也会吸收开源社区的优秀技术和代码,用了AOSP(Android开源项目)的开源代码。而根据AOSP的协议,其代码是开放的、允许被使用的,无论是华为、小米还是OPPO,使用AOSP的代码打造自己的操作系统,美国政府压根就管不了,因为谷歌并没有对其的控制权,或者说谷歌控制的是同样基于AOSP的安卓,而不是AOSP。

 

这也导致安卓开发者开发基于鸿蒙的应用时会格外容易上手。

 

所以,对鸿蒙真正构成挑战的,不是说其代码未来有一天会不会被“封禁”,而是鸿蒙的盘子或者说生态能够做多大。

 

鸿蒙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实现不同类型设备的全覆盖,或者说是面向万物互联(IoT)的操作系统。无论是手机、平板电脑、智能手表、电视,甚至是一个台灯、一台洗衣机、一个电风扇,都可以搭载鸿蒙,实现设备无障碍互联互通。

 

 

因此,鸿蒙的愿景,不是玩儿自己的,而是希望更多的合作伙伴加入鸿蒙阵营,把鸿蒙的盘子做大,去开发基于鸿蒙的应用,这样华为才越有可能基于鸿蒙“续命”。

 

不过,目前来看,知名手机厂商加入鸿蒙的可能性不大。毕竟人家有最新、用户最适应、份额最高的安卓系统可装载,真没必要陪华为一起“冒险”。

 

而且,凡是稍微有点名气的手机厂商,都会基于安卓系统打造自己特色操作系统,这已经成为各大手机品牌之间的一个竞争点。

 

所以,鸿蒙更可能拉拢来的是非手机、平板等消费电子产品的智能家居家电厂商。毕竟,就算强如美的、格力,它也是术业有专攻,传统家电企业造家电行,但是做软件就不在行了。有成熟的智能家电操作系统拿来用,供应商又与自己没啥利益冲突,何乐而不为。

 

因此,目前加入鸿蒙阵营的确实也是这类企业。比如手机大厂魅族,就已经宣布将自己的智能家居产品接入鸿蒙,不过人家的手机产品依然用自己的安卓。

 

 

而家电老大美的更是宣布全品类搭载鸿蒙操作系统。

 

 

根据华为的预期,2021年搭载鸿蒙的设备至少3亿台。这个数字大吗?一点不大。因为华为目前在网手机数量就在7亿部左右,而华为预估3亿台设备拆分下来包括超过2亿台华为设备安装鸿蒙系统,在第三方设备(主要是IoT设备)的装机量超过1亿台。所以,华为自己本身也没有预期会有友商的手机加入鸿蒙阵营。

 

不过,不管怎么样,鸿蒙的诞生确实让华为全系列硬件产品在软件层面有了一层安全保障,不再会心惊胆战。

 

而更难的则是硬件方面。在鸿蒙发布会的同一时间,华为正式发布了其下一代P系列旗舰手机P50————的概念影像。。。

 

 

余承东称,华为P50系列产品的具体上市时间还未确定。道理大家都懂,对于目前的华为来说,涉及使用芯片的产品,无论手机、平板、笔记本还是基站,未来能不能产、能产多少,都是一个未知数。

 

毕竟,就算是华为上一代的手机产品,目前都已经缺货缺到一机难求。线下店全部产品几乎都需要预定,就算是加钱找黄牛热门机型现货也难以买到。

 

而华为的P50,早前已经被传出依然要使用P40上使用的麒麟9000芯片,据估计麒麟9000在台积电断供华为前,一共生产了800万片左右,假如需要同时分给P40、Mate40、P50、Mate50(如果还有)四款手机的话,P50能分到的芯片数量非常有限。

 

而对比下小米对标华为高端手机的小米11系列,仅2021年1月-4月四个月就卖出了300万部,因此,P50就算最终会面世,其会有多抢手,不用我说大家也能猜的到。

 

或者说,造出P50一方面是争一口气,另一方面是保住其现有的供应链与人才队伍,赚钱盈利的意义真的已经不大了。

 

不过,在王成录的采访中他提到了一点很有意思:这两年的鸿蒙生态发展特别重要。目前我们仍有几亿华为手机用户,如果老用户升级到鸿蒙系统后,体验非常好,他可能会留下来(暂时不换机)。只要这两年时间抢下来,我们的硬件可能就回来了。

 

所以,华为目前的策略,是用软件扶硬件,把软件优化的足够好去提升存量硬件性能,帮硬件争取足够的时间。没准断供的问题就可以通过外部形势改变或者国内产业链的崛起最终化解。

 

华为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