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巨头的战场从来都不寂寞,在激烈的捉对厮杀中,英特尔、AMD、英伟达这场三国大戏已经延续了数十载。

 

三国割据中,一度形成了 AMD 在 CPU 市场作为中下马对战英特尔的上马、在 GPU 市场对英伟达的上马的田忌赛马格局,但这种格局在最近五年发生了惊人的反转,曾经的“老大”英特尔落寞、AMD 复兴、GPU 之王英伟达在 AI 新时代如鱼得水。

 

这一点在股价和市值上反应得格外明显。英伟达短短数年即实现了十倍股的传说,5 年涨了 16.4 倍,本年迄今(YTD)涨幅 36.1%,AMD 的五年涨幅(6.8 倍)稍显逊色,但今年的表现就算放在所有科技股中也算一骑绝尘(177.6%),相对而言,老牌霸主英特尔 5 年涨幅仅 0.98 倍,YTD 甚至是 -2.73%的收益率。

 

AMD 和英伟达之所以在过去两年半的表现惊艳世人,最重要的原因正是两者抓住了大时代之匙。计算和图像处理的能力使得这两家公司在云计算和 AI 业务上获得更高估值弹性,这是本轮两家“显卡”公司暴涨的最强推手。

 

正如亚马逊抓住电商零售的时代之匙,沃尔玛“沉沦”;阿里和腾讯抓住 IM 的时代之匙,百度“沉沦”。在 10 年以上的行业大机遇面前,AMD 和英伟达的崛起,与英特尔的“沉沦”,正形成鲜明的高低错位趋势,并且很可能仅仅是刚刚开始。

 

英伟达、英特尔、AMD 过去 5 年的股价走势(Yahoo Finance)(深蓝线 AMD;浅蓝线英特尔;紫线英伟达)

 

英伟达、因特尔、AMD 年初至今(YTD)的股价走势(Yahoo Finance)(深蓝线 AMD;浅蓝线英特尔;紫线英伟达)

 

回到最初:1968-1985 英特尔登王座,AMD 稳坐第二把交椅

创立于 1968 年的英特尔(Intel)和创立于 1969 年的超威半导体(AMD),创始人同出仙童半导体公司一门。

 

英特尔的创始人包括“摩尔定律”的提出者戈登 . 摩尔(Gordon Moore)、“集成电路之父”的罗伯特 . 诺伊斯(Robert Noyce),而 AMD 的创始人是仙童的销售高管杰里·桑德斯(Jerry Sanders)。

 

创始人的不同背景决定了前者重技术和研发(对资金和业内最牛人才天然比后者有号召力)、后者重市场营销的不同基因。比起“5 分钟就拉来 500 万美元”风投的英特尔,花了“500 万分钟才拉来 5 万美金”(桑德斯回忆称)的 AMD 注定会趋利避害选择追随行业头把交椅公司的技术步伐、老老实实做学习和复制者、靠低价和性价比来守住第二大供应商的位置。

CPU 时代:老大老二大打出手,新人英伟达摸索成长之路

1)1985-1995 年 英特尔和 AMD 撕官司;英伟达创立

 

英特尔 AMD 股价 1985-1995 (Yahoo Finance) (深蓝线 AMD;浅蓝线英特尔)

 

英特尔吃肉、“第二大供应商”AMD 抱大腿喝汤这个趋势持续了 20 年,直到两家陷入了 1987-1995 年的世纪诉讼大战。

 

1982 年,为了拿下 IMB 的 PC 外包订单,英特尔被迫和 AMD 合作、签订了 5 年技术合作协议授权 AMD 代工生产自己的 X86 系列处理器。然而英特尔很快发现,技术授权给“缺的就是技术”的 AMD 会威胁到自己的地位,于是在 1985 年单方面撕毁了技术合作协议。踢开 AMD 自己来做当时技术最领先的 386 处理器,而 AMD 刚推出自己的 AMD386 处理器。

 

此时的 AMD,可不是当年一穷二白有大腿抱就够了的小弟了,IBM 的单子对英特尔和 AMD 都意味着赚到了重要的一桶金,至少是够打官司的一桶金,于是 AMD 将英特尔告上法庭,两大巨头开始了长达 8 年的诉讼持久战。

 

1995 年,AMD 虽然赢了官司,但被英特尔“恶意”拖过了 386 的技术时代。等到官司落定,AMD 可以合法销售自己的 AMD386 系列时,英特尔早在 1993 年就已经推出了吊打 386 的 586 奔腾系列处理器了。

 

后起之秀英伟达此时处在创立后的第 3 年,刚推出了第一款多媒体加速器 NV1。“小透明”英伟达虽然也是芯片公司,但明确提出自己的愿景是研发电子游戏中 3D 图像的专用芯片、致力于给玩家带来更逼真的视觉体验。

 

2) 1995-2005 官司打完了英特尔和 AMD 正面刚技术;英伟达转型 GPU

 

烧了千万美元诉讼费、被英特尔的拖延战术拖得“虽胜尤败”的 AMD,在这场世纪官司之后,决心在研发上跟英特尔正面拼,不再在技术上如此被动地受制于人。

 

英特尔 AMD 股价 1995-2005 (Yahoo Finance)(深蓝线 AMD;浅蓝线英特尔)

 

于是,从 1997 年到 2005 年,半导体市场出现了 AMD 和英特尔拳(你)脚(追)相(我)向(赶)尔虞我诈的快速迭代现象。

 

1997 年,英特尔偷鸡不成蚀把米:为了打击靠 Socket7 兼容插座来解决自身山寨处理器与英特尔平台不兼容问题的各大“蹭饭”竞争对手们(主要是 AMD),推出了不兼容的 Slot1 插座以及采用 Slot1 插座标准的奔腾 II;这一步“兵行险着”(强迫消费者换掉山寨主机板,否则无法升级 CPU 到奔腾 II),被 AMD“见招拆招”当成了抢市场份额的良机,趁势推出基于 Socket7、比崩腾 II 便宜的 K6 架构。K6 的大卖为 AMD 提供了和英特尔正面怼的财政和市场基础。

 

1999 年,英特尔默默翻篇了不允许兼容的事,新插座标准 Socket370 兼容 Socket7,且发布了最新的奔腾 III 处理器

 

1999 年,AMD 盯着奔腾 III 打,推出了性能更强的速龙(Athlon)CPU,史上第一次在产品技术上超越英特尔

 

2000 年 3 月,AMD 抢先发布了第一款 1GHz 的 CPU 速龙 1000

 

2000 年底,英特尔上大招推出 1.4 和 1.5GHz 的奔腾 4。然而很快被消费者发现,奔腾 4 性价比不如 AMD 的速龙系列,还贼贵

 

2003 年,AMD 发布速龙 64,英特尔继续用更高主频的 3.8GHz 的奔腾 4 应对

 

2004 年,英特尔被迫开始开发对标速龙 64 的产品

 

2005 年,英特尔抢发了双核 CPU 奔腾 D,一周后,AMD 发布双核速龙 64*2。吃瓜消费者发现速龙双核继续吊打奔腾双核

3) 老大老二真刀真枪打得热火朝天这几年,英伟达在爬坑的路上。

 

1996 年,摸索了 3 年后,年轻的英伟达把重心转到了图形处理器上,之后开始了顺风顺水的 1996 年 -2000 年,英伟达在图形处理器市场做得风生水起,游戏整机厂纷纷下订单。1999 年营收破 1.5 亿美元且顺利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图形处理、3D 技术这个细分行业之中除了 ATI 再无敌手。

 

然而,凛冬说至就至。随后的 2000-2003 三年,英伟达一头撞进了艰难岁月:

 

未能如期如要求完成微软的 Xbox 用图形芯片订单,微软反水投向了英伟达死对头 ATI 的怀抱

 

日后撑场子的旗舰产品 Geforce 系列此时不停爆出质量事故,多次自燃故障后,英伟 CEO 黄仁勋(Jason Huang)喜提“两弹一勋”称号

 

至此,以在发布会上着皮夹克闻名的黄仁勋,一方面忍辱负重向微软服软认错、争取订单,另一方面和英特尔达成了专利交叉许可协议

 

天平开始倾斜,英特尔碾压 AMD;AMD 被迫双线作战 ;英伟达死磕高性能图形产品

 

三巨头股价 2005-2014 年(Yahoo Finance)(深蓝线 AMD;浅蓝线英特尔;紫线英伟达)

 

2005 年,英特尔的“钟摆计划”(Tick Tok)横空出世。时年已经 76 岁的戈登 . 摩尔,制定了英特尔处理器微架构和芯片制程更新的时间线(遵循“芯片上的晶体管每 24 个月翻一倍,即半导体行业的产品性能每两年翻一倍”的摩尔定律)。

 

AMD 在 2003 年还一度有 OPTERON 服务器能够在制程上超越英特尔,但钟摆计划一出,AMD 在技术上直接熄火,开启了被英特尔压制得死死的悲情十年:产品线、售价和品牌形象不得已持续下沉。

 

2010 年,因为 Bulldozer(“推土机”)架构的名字、以及 AMD 与农产品加工制造商商 ADM 的近似,已经被戏称“农(民)企(业)”AMD 又衰又丧到了要靠手工磨掉显卡的一角来解决散热 bug 的地步。10 万张上市时间本就已经拖延的 HD6970 显卡被玩家谑称“每张都是纯手工定制”。这个让全球玩家惊掉下巴的神操作一举奠定了 AMD“农企”的悲情江湖称号。

 

2011-2015 年,AMD 连续亏损濒临破产。

 

 

2006 年,AMD 做出买下 ATI(英伟达在 GPU 的死对头)的战略决策,开创了 CPU 整合 GPU 的新解决方案。然而,买下 ATI 意味着曾经的战友 AMD 和英伟达变成了对手,AMD 开始了在 CPU 线挑英特尔、在 GPU 线对垒英伟达(且还 ATI 消化不良)双线作战的苦日子。

 

而 AMD 不是唯一一个被夹击的,英伟达处境也一样。2006-2012 年,英伟达遭遇了 AMD 翻脸、英特尔停止专利交叉共享自己撸袖子进入 3D 图形加速器领域、投入大量人力财力研发的 CUDA(通用并行计算平台)烧钱又没有短期收益等“N 连击”,股价一度从 37 美元跌到 6 美元。

 

2012 年,随着人工智能、深度神经网络技术的突破发展,提供算力基础设施的英伟达总算熬到了咸鱼翻身的机会,基于 CUDA 架构的大规模并行运算芯片 Tesla 可谓为 AI 时代而生。黄仁勋在 CUDA 上的坚持开始产生回报。

 

AMD 天降奇迹上演绝地反攻;英特尔的看家本领摩尔定律失效;英伟达熬到了深度学习风口

眼看着要扑街的 AMD 在 2014 年迎来了新任 CEO Lisa Su,开始了绝地大反弹:

 

 

AMD 上一轮高潮是 2015 年到 2017 年初两年七倍的高增长,接着的 2017 年其推出了在高性能处理器上直接对标英特尔、且价格更低廉的锐龙处理器和 EPYC 系列,硬生生从英特尔嘴里抢回了部分 CPU 市场份额。

 

 

今年 7 月 AMD 发布了高端桌面 Threadripper 系列 CPU,试图改变自己和低端产品划等号的名声,并直接冲击英特尔垄断的高端 CPU 处理器市场。当然,最重磅的是今年 AMD 公布了 7 纳米的集成显存,宣称开始为客户提供 7 纳米 Radeon Vega 架构的 Radeon Instinct 样片。

 

与 AMD 这一路绝地反弹相对应的是,英特尔的“钟摆威慑”失效了。2014 年后,作为钟摆计划理论基础的“摩尔定律”遭遇了元件晶体管的物理极限天花板。业内人士如英伟达 CEO 黄仁勋甚至宣称“摩尔定律已死”。英特尔虽然死鸭子嘴硬不承认摩尔定律失效,但别说 7 纳米,英特尔的 10 纳米芯片已经跳票三年,一再拖延上市日期。

 

已经走到 7 纳米的 AMD 则完全扭转了被压制局面,甚至相对英特尔有了一到两年的制程优势。

 

除了在服务器市场奋力追赶英特尔并获得突破以外,AMD 在 GPU 市场的潜力和竞争力也一直被重点关注。尽管 2017 年在 GPU 产品领域进展缓慢,但是 7nm GPU 的发布意味着 AMD 将进入 AI 计算的超前领域,专注在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的 Rdeon Vega GPU 芯片为 AMD 产品提供了多样性,第一款 Radeon Instinct 加速器已经向首批客户提供样片,下半年开始出货。

 

根据 AMD 的描述,这款加速器是“世界上最快的训练加速器”,针对大规模并行应用进行优化,满足大型数据集机器智能和 HPC 级系统工作负载需求。数据也显示,计算和图像部门的营收是驱动 AMD 过去几个季度持续高增长和毛利率改善的重要武器。

 

而熬到了自己时代的英伟达,2012 年与 Google 的人工智能团队合作,建造了当时最大的人工神经网络,之后各深度学习团队开始广泛大批量使用英伟达显卡。2013 年,英伟达与 IBM 在建立企业级数据中心达成合作。2017 年,英伟达发布了面向 L5 完全无人驾驶开发平台 Pegasus。英伟达股价自 2014 年至今翻了 9 倍多。

 

三巨头股价 2012- 至今(Yahoo Finance)(深蓝线 AMD;浅蓝线英特尔;紫线英伟达)

英伟达成长为 GPU 霸主;英特尔和 AMD 竟然为了应对英伟达结盟

过去的 2 年半,英伟达在高端 GPU、高性能计算 HPC 和数据中心等业务依然保持一骑绝尘,坊间也称英伟达是深度学习(海量数据和训练集都需要高算力的 GPU 支撑)得以突破发展的三大元勋之一。

 

2014 年,英伟达的收入为 41.3 亿美元,而 2018 财年,这个数据是 97.1 亿美元,这 2.35 倍的增长对应的英伟达 GPU(含内置 GPU 的 CPU)市场份额增长仅为 3.4%,可见英伟达吃到嘴的是市场里最肥的一块肉。

 

目前,英伟达主要两块业务是游戏和数据中心。数据中心业务虽然目前体量只有游戏业务的三分之一,但处在深度学习和云计算的大型风口上,后续发展潜力巨大。根据天风证券的测算,目前全球服务器用 GPU 市场,英伟达占掉了 96%的份额,而 AMD 愉快地占掉了剩下的 4%。

 

 

目前数据中心业务已经是英伟达第二大业务,从 17 年 2 季度开始保持每个季度 100%+的同比增长。今年前 9 个月英伟达数据中心收入已打 13.26 亿美元,同比增长 148%。

 

英特尔和 AMD 对英伟达的牛气冲天自然不会视而不见,“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2017 年 11 月,英特尔甚至宣布和 AMD 结盟。为了打压“共同的敌人”英伟达,英特尔和 AMD 撕了这么多年竟然能做到联手、将 AMD 的半定制图形芯片集成到英特尔的某款 CPU 中,吃瓜群众也是吃了一大惊。

 

可结盟的消息宣布没几天,英特尔挖走了 AMD 的核心技术负责人之一、图形主管 Raja Koduri。刚结盟就插盟友一刀,这反转打得吃瓜群众猝不及防,只能感叹三巨头的世界真是波诡云谲暗流汹涌。

 

田忌赛马的过去 AI 大时代的未来

2014 年,知乎上关于英特尔、AMD、英伟达有一个问题是这么提的:“AMD 显卡卖不过 NVIDIA,CPU 卖不过 Intel,为什么还能生存到现在?”

 

有一条不起眼的回答是这样:“因为农企(AMD)显卡做得比英特尔好,CPU 做得比英伟达好”。

 

这条狡黠又完美概述了彼时三巨头生存现状的答案竟然只有 89 个赞,真是英雄蒙尘。而 4 年后的现在,田忌赛马的格局,正在发生变化。

 

根据专注于 GPU 市场的 JPR 咨询的最新 GPU 市场(含内置 GPU 的 CPU)份额数据,2018 年 1 季度,AMD 的市场份额冲到了 4 年的高点 14.9%,可惜受数字货币市场转寒冬的影响,这个数字 2 季度马上回落到了 13%。目前看来,AMD 今年虽然在服务器、GPU、云计算全面往前追赶,但似乎把 2019 年重心调到了半定制和游戏机市场(主要为微软、索尼和任天堂供货),而不是消费级图形产品。

 

天风证券认为,在 GPU+CPU 市场万年老二的 AMD“作为唯一拥有 GPU 和 x86 硅芯片技术的公司”,极有可能发挥 GPU+CPU 的协同效应、上移自己的产品线、重回高端市场。如果 AMD 这么做,那么田忌赛马的三国格局或将再次改写。

 

而没有搭上数据中心这班车、自己技术的制程出现了停滞的英特尔,也没有坐以待毙,采取了收购他山之石以为己用上的策略。据天风证券的统计,过去 5 年,英特尔旗下的 Intel Capital 是全球 AI 投资最激进的机构之一。人工智能时代的重要细分领域,英特尔目前都有布局:FPGA 芯片巨头 Altera、深度学习公司 Nervana、无人驾驶行业领导者 Mobileye、机器视觉芯片厂商 Movidius 都已经被英特尔收入囊中。

 

三国故事的新一季,我们拭目以待。


延伸阅读
一文看尽英特尔 50 年发展史

7 月 18 日,英特尔迎来了它 50 周岁的生日。这位 CPU 巨头 50 年来曾带来 PC 市场的辉煌,如同 PC 时代的催化剂,只要有计算的地方就有他的身影;他也曾一度有着芯片领域垄断的地位;而他也被公认错过了移动市场,为此付出巨大代价……如今,在 AI 时代浪潮下,英特尔能否握紧第一张船票,航行在 AI 阵列的前端呢?

 

50 岁英特尔面临的挑战

就在英特尔成立 50 周年之际,其 CEO 科再奇却在 6 月 21 日因职场绯闻闪电辞职,这让英特尔陷入舆论漩涡,大家纷纷猜测科再奇的卸任背后是否另有隐情。

 

 

有分析师认为他的离职的其他原因,可能是因为 10nm 芯片难产问题,导致英特尔在芯片制造工艺上首次落后于竞争对手 AMD 和台积电。

加之 PC 业务缩水,英特尔 2018 年第一季度财报中 PC 中心的 CCG(客户端计算事业部)收入增长率仅为 3%。于是有人猜测科再奇是迫于压力辞职。

 


英特尔 2018 Q1 财报,CCG 增长率并不乐观

 

目前英特尔 CEO 由鲍勃·斯旺临时担任,他于 2016 年加入英特尔并担任首席财务官,他是财务人员而不是工程师。所以,如果想要在 CEO 的岗位上做好,那么他必须建立起能把控技术的高管智囊团,并解决英特尔 10 纳米芯片制造工艺的问题。

 

谁将会是下一任 CEO 成为大家关心的话题,业界猜测候选人除了目前临时担任 CEO 的鲍勃·斯旺之外,还可能有以下几个人选:

 

内部人选:

纳文·谢诺伊(Navin Shenoy):于 1995 年加入英特尔,目前负责英特尔最重要的数据中心集团。作为在英特尔内部成长起来的高管,他是英特尔 CEO 的传统选择。他曾担任英特尔前 CEO 欧德宁(Paul Otellini)的技术助理。在内部,他被认为具备英特尔所需的产品愿景。


文卡塔·伦杜琴塔拉(Venkata Renduchintala):于 2016 年从高通转投英特尔,目前负责英特尔的客户端设备产品和最热门的物联网产品。他拥有很强的技术背景,同时管理风格也曾引起关注。2016 年有媒体报道称,消息人士称伦杜琴塔拉“不害怕说出自己的观点”,而他的领导风格是“指挥和控制”。

 

拉贾·克杜里(Raja Koduri)于 2017 年从 AMD 离职加入英特尔。他在加入时组建了新团队:英特尔核心和视觉计算集团,负责图形和其他可视化技术。


吉姆·凯勒(Jim Keller)是刚加入英特尔的高管。他于今年 4 月从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团队离职。在此之前,他的职业生涯主要供职于 AMD 和其他半导体公司。他的机会不大,但如果英特尔希望为 CEO 职位带来新鲜血液,同时继续保持从内部提拔的传统,凯勒或许是合适人选。他目前负责英特尔的芯片工程。

 

外部人选:

里克·卡西迪(Rick Cassidy):台积电北美 CEO。台积电的半导体制造工艺正在给英特尔带来冲击。英特尔正尝试将 10 纳米工艺投入使用,同时设计 7 纳米工艺。与此同时,台积电的 10 纳米工艺早已开始使用,而今年早些时候也开始了 7 纳米工艺的量产。目前,台积电正在研发 5 纳米工艺。5 纳米工艺被认为是“摩尔定律的终点”。从台积电挖人能满足英特尔的需求。


桑杰·贾(Sanjay Jha):近期从英特尔芯片制造业务竞争对手 Global Foundries 离职。他在该公司担任 CEO 长达 4 年,于今年 3 月离职。他此前也是高通首席运营官。目前尚不清楚桑杰·贾为何从 Global Foundries 离职,例如是他的业绩未达预期,还是主动辞职。有媒体报道称,Global Foundries 一直以来对 CEO 不太友好,在不到 10 年时间里已经换了 4 位 CEO。


AMD CEO 苏姿丰(Lisa Su):英特尔梦寐以求的 CEO 人选,不过看起来跳槽的可能性很小。


雷妮·詹姆斯(Renee James):她曾被视为科再奇的唯一继承人。不过,她不太可能回到英特尔。詹姆斯在英特尔工作了 28 年,于 2015 年离职。今年早些时候,她担任自己的芯片公司 Ampere 的 CEO。她也表示很高兴能自己创业。

 

痛失移动市场,苹果前高管评英特尔之毒性文化

苹果前高管 Jean-LouisGassée 在 medium 发文《英特尔之毒性文化》。他在文中从心理学角度分析了英特尔因其文化导致其一再错过移动市场的失误。

 


Jean-LouisGassée

 

他表示科再奇因绯闻离职的消息让他感到震惊,并对科再奇任职期间英特尔的表现做了总结:过去 12 个月英特尔股价上涨超过 50%(即使在 CEO 离职后),而纳斯达克指数上涨 25%。华尔街似乎对英特尔的未来比苹果更为乐观:Intel 的 P / E(价格 / 收益比率,市场预期的指标)是 22,而苹果的则是 18。

尽管财务状况良好,但是英特尔还是被认为错过了移动革命,因此损失巨大。

 

他分析道,英特尔曾经拒绝为第一款 iPhone 提供处理器的机会,当时 CEO Otellini 说他没“看到”这个机会的潜力。如果说拒绝 iPhone 是因为当时确实并不能确定它是否会大卖,但是之后又接连错过 iPad 诺基亚、黑莓等就说不过去了吧。

 

 

所以,当 iPhone 在 2007 年爆发时,英特尔坚守自己的立场来捍卫自己的位置:公司将以众所周知的制造优势获胜。x86 体系结构固有的缺点——功耗、不必要的复杂性、没有 SoC 集成,都将被克服,而英特尔将会在移动包领域占据领先地位。

 

此后,英特尔下意识推动他们的 x86 优势:通过 Windows 垄断获利。作为 x86 制造商,英特尔允许因为高利润而被颠覆。

 

Jean-LouisGassée 从心理学上解释英特尔的种种问题(当然只是一部分,英特尔的问题还有更多),上文中的“以制造优势获胜”不过是换了种说法,X86 制造者为了守住高利润而任由自己被颠覆。这是真的。

 

但作者认为情感和文化上的东西也是至关重要的。在其他行业,我们也能见到错误的认知导致行动僵化。在技术圈里,微软 OS 授权收费文化起初没把安卓的“免费开放”看在眼里,等到醒悟时为时已晚。让我们假设一下,与其在 2007 年揶揄 iPhone 价格太贵,微软要是抢在安卓之前,早一周发布免费的 Windows Mobile OS,情况将会如何?

 

直到 2013 年 5 月 17 日,Otellini 宣布卸任时,表示“后悔”自己当年拒绝苹果这笔交易的造成的过错。

 

 

错过移动市场多年,英特尔也已经放弃移动时代,而将目光聚焦在了数据中心业务和 5G 时代。万物联网的 5G 时代数据量剧增,需要强大的计算能力和处理能力,这无疑是英特尔所擅长的。

 

 

此外,英特尔也正在全面进军人工智能领域,其人工智能事业部副总裁兼人工智能架构总经理 Gadi Singer 今年曾透露英特尔将聚焦硬件、软件和生态系统,对 AI 展开全方位布局。

 

据他介绍,目前英特尔已经打造了一套完整的全栈式 AI 解决方案,包括至强处理器、Nervana 神经网络处理器等硬件,FPGA、网络和存储技术等技术,MKL 和 DAAL 等用于深度学习和机器学习的数学函数库,以及支持和优化 Caffe、Neon 等深度学习框架等。

 

可见,错过移动市场,又遭遇 PC 增长困境的英特尔,这次要牢牢抓住人工智能的机遇了。

CPU 巨头转型之际,再次回顾过去

在英特尔 50 岁生日之际,让我们梳理一下这个 CPU 巨头这 50 年走过的历程:

 


Intel 处理器进化史(图片来源:电科防务研究)

 

1968 年,戈登·摩尔和罗伯特·诺伊斯在硅谷创办了英特尔公司。

 

1969 年,凭借首批 106 名员工,英特尔公司在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城的米德菲尔德路 365 号开始运营。

 

1971 年,英特尔开发出第一个商用处理器 Intel 4004,片内集成了 2250 个晶体管,晶体管之间的距离是 10 微米,能够处理 4bit 的数据,每秒运算 6 万次,频率为 108KHZ,前端总线为 0.74MHz (4bit)。微处理器所带来的计算机和互联网革命,改变了整个世界。

 


Intel 第一个 CPU,已有 40 多年历史

 

1978 年,英特尔生产出了著名的 16 位 8086 处理器,是所有 IBM PC 处理器的祖宗。

 


Intel 8086 处理器

1981 年,IBM 生产的第一台电脑使用英特尔的 8086 芯片,因此,英特尔一举成名。

 


IBM 第一台个人电脑 5150,使用英特尔 8086 芯片

 

1982 年,英特尔推出和 8086 完全兼容的第二代 PC 处理器 80286,用在 IBM PC/AT 上。

 

1985 年,康柏制造出世界上第一台 IBM PC 兼容机,兼容机厂商们像雨后春笋一样涌现出来,但是为了和 IBM PC 兼容,处理器都是使用英特尔公司的。

 

1985 年,英特尔继摩托罗拉之后,第二个研制出 32 位的微处理器 80386。英特尔靠 80386 完成了对 IBM PC 兼容机市场的一统江湖的地位。同年,英特尔进入中国。

 

80386 是 80x86 系列中的第一种 32 位微处理器

 

1987 年,安迪格鲁夫正式担任 CEO,英特尔开始了快速发展的 10 年,并且成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公司。

 

1989 年,英特尔推出了从 80386 到奔腾处理器的过渡产品 80486,其实就是 80386 加一个浮点处理器 80387 缓存。依靠 80486,英特尔一举超过所有日本半导体公司,坐上了半导体行业的头把交椅。

 

 

20 世纪 80 年代,英特尔果断停掉传统的内存业务,从此专心做处理器。

1993 年,英特尔推出奔腾处理器 Pentium,从此英特尔不再以数字命名处理器了。但是工业界和学术界,仍然习惯称呼英特尔处理器为 X86 系列(比如 Pentium 就被称为 586)。

 


英特尔奔腾处理器采用了 0.60 微米工艺技术制造,核心由 320 万个晶体管组成。支持计算机更轻松的集成“现实世界”数据,如语音、声音、手写体和图片等。

 

Pentium 是 x86 系列一大革新。其中晶体管数大幅提高、增强了浮点运算功能、并把十年未变的工作电压降至 3.3V。

 

奔腾处理器的诞生,让英特尔公司甩掉了只会做低性能处理器的帽子,其运行速度达到工作站处理器的水平。随后十年里,英特尔推出了很多代的奔腾处理器。

 

1999 年的时候英特尔公司市值最高突破了 5000 亿美元,最高峰为 5090 亿美元,

 

2000 年,英特尔的手机处理器 XScale 问世。

 

2001 年,英特尔的 64 位服务器处理器 Itanium 问世,英特尔在服务器市场彻底超越 RISC 处理器的代表太阳公司。

 

2005 年,苹果开始使用英特尔处理器,摩托罗拉彻底退出个人电脑处理器市场。

 

2006 年,英特尔和 AMD 主要产品都采用 65 纳米的半导体技术,但是英特尔在最新 45 纳米技术上明显领先于 AMD,并且已经开始研发集成度更高的 32 纳米的芯片。从那时起直到今天,英特尔对 AMD 一直保持绝对优势。

 

2006 年,双核处理器问世。

 

2008 年 11 月 17 日,英特尔发布四核 core i7 处理器。

 

2009 年,四核处理器问世。英特尔继续在服务器处理器市场占优势。

 

2012 年,英特尔宣布重返移动终端市场,但是效果不佳。

 

2014 年 2 月 19 日,英特尔推出处理器至强 E7 v2 系列采用了多达 15 个处理器核心,成为英特尔核心数最多的处理器。

 

2014 年 3 月 5 日,Intel 收购智能手表 Basis Health Tracker Watch 的制造商 Basis Science,这一收购交易显然是英特尔进军可穿戴设备市场努力的一部分。英特尔把 Basis 品牌整合进其 NDG(新设备集团),目标是大踏步进军新兴的可穿戴设备市场,同时打压高通。

 

2015 年 1 月 8 日,英特尔发布世界上最小 Windows 电脑 Compute Stick,大小仅如一枚 U 盘,可连接任何电视机或显示器以组成一台完整 PC。

 

2015 年 6 月,英特尔收购了头显设备厂商 Recon。

 

2015 年 12 月斥资 167 亿美元收购了 Altera 公司,这是英特尔有史以来金额最大的一次收购,意味着英特尔要考虑 CPU 之外的新技术应用,在 PC 市场不断萎缩且移动市场迟迟难以打开的背景下,英特尔希望实现 CPU 和 FPGA 硬件规格深层次结合,布局物联网市场。

 

2016 年 11 月 30 日,据国外媒体报道,英特尔正在组建一个专门的事业部来从事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研发,它的名字就叫做 Automated Driving Group(自动驾驶事业部,简称 ADG)。

 

2017 年 3 月,英特尔收购 Mobileye, “算法+芯片"整合成 AI 制胜关键。

 

2017 年 6 月 7 日,2017 年《财富》美国 500 强排行榜发布,英特尔公司排名第 47 位。

 

2018 年 4 月,英特尔宣布 2019 年大规模交付 10nm 芯片。

 

2018 年 7 月 13 日,英特尔宣布收购芯片制造商 eASIC,加速 FPGA,降低对 CPU 的依赖。